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20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读书札记 (65篇) 展开   列表

《羊的门》札记(下)

11、关于呼家堡。呼家堡是豫中平原上的一个奇迹,一个现代神话。 呼家堡靠呼天成的无上权威和他多年来所构筑的庞大的关系网,顽强地维持着文革政治和计划经济相交配的产物——一个古董般的怪胎,依靠封闭式的管理模式,化石般地保留着人民公社的那套政经体制,而又能成为新时期的一个响亮的亿元首富村。呼家堡的致富,基本上不是靠先进的管理方法和科学技术,而是靠呼天成的关系网钻了政策的空子。小说中写呼天成不惜重金请了一位姓董的教授来呼家堡搞科学实验,不过是搞出来个“呼家面”(这里面究竟有多少科技含量值得怀疑)。在经济分配上带有浓厚的供给制和平均主义的色彩。在小说中,村民们在物质生活上究竟达到何种富裕的程度,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他们在生活方式和行为模式上与社会和周边环境何等格格不入。呼天成在呼家堡的无上权威不是靠他的先进思想和正确的政策,而是靠呼家堡的村民——草民——对呼天成的盲目崇拜和感恩

阅读(3019) 评论(0) 2006-08-03 12:20

《羊的门》札记(上)

《羊的门》札记  /  陈林森 /  2001.5 1、长篇小说,作者李佩甫,2000年出版。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小说家》(双月刊)2001年第2期载李佩甫《从莫斯科到彼得堡—访俄散记之二》,可知李是专业作家,年龄大约40-50岁之间。 2、以豫中平原为背景,写民俗,写官场争斗,写人的心机和阴谋,也写了一部分文革世态。描写了一个神秘人物呼天成(呼伯),这是一个官不大(村官)却有通天能量的人物,他手中居然掌握亿万资金,有中央、省、市、县各级关系网,许多上层人物都对他顶礼膜拜,在他手上没有办不成的事。整个颍平县乃至整个许田市的人事差不多都是由他一个人来左右的。另一个主要人物是呼国庆,大概是1949年出生这样的年龄层次,主要职务是县长~县委书记,可是他却要在关键时刻依靠呼天成。还有一个官僚是王华欣,他是呼国庆的死对头。呼王斗争有张有弛,时起时伏,呼差点儿栽倒在王的手中,每次都是在最关键的时

阅读(2954) 评论(1) 2006-08-03 12:19

丰子恺散文随记

一、城乡物质文明的对比 丰子恺有一篇散文《都会之音》,反映都市的物质文明对于乡村的影响和诱惑,引用了江浙一带流行的俗语:“拾得了苏州袜带儿”。原意是说,乡下人拾了一只当时认为服装最时髦的苏州人的袜带儿,须得把原有的鞋袜衣帽连同房子、老婆统统换过,方才配用。否则,这袜带儿在乡下人身上就“不配得可笑”。丰子恺强调了城乡之间在物质文明上的悬殊,认识到了中国乡村远离现代物质文明的程度,所谓环境是“粗陋、简朴、荒凉、寂寞”的,住房是“矮屋茅棚”,饮食卫生极不讲究,过着“马虎”的生活,农人是“鹑衣百结,面有菜色”,和画片上的摩登女子比较起来,好像是石器时代的原始人。他认为乡村的改造是整体的,不是局部的,否则只有“可笑的不称”;但这种改造是非常艰巨的,长时间的。事实上,今天,中国乡村从整体上只是刚刚从丰子恺所说的状态摆脱出来,不少地区还残留着子恺散文里所描写的景象。而城乡物质文明程度上的差距,也许比丰

阅读(176) 评论(0) 2006-08-03 11:29

读梁实秋《雅舍小品》札记(下)

八、旅行 开首便言:“我们中国人是最怕旅行的一个民族。”可谓一语道破中国人的“安土重迁”的传统心态。闹饥荒的人不肯轻易逃荒,宁愿在家乡吃观音土,这也许有地域上的差别,例如安徽人,我们就曾说他们最喜欢逃荒,以至于在计划经济时代吓小孩的最有效的话是“安徽佬来了!”有钱人也不愿轻举妄动,墙上挂着一张地图,看了就可以当“卧游”。士大夫的闲情逸致,在梁实秋的笔下,现出的是一种惰性。“号称山川形胜,还不是几堆石头一汪子水。”话虽偏激,却又是一种事实。这和现时“上车睡觉,下车看庙”的谑语一样一针见血。“原始的交通工具,并不足为旅行之苦。……‘御风而行,泠然善也’,那是神仙生涯。在尘世旅行,还是以脚能着地为原则。”这又俗中见雅。我想邵长缨游庐山时之不愿坐缆车,并不全在于要节省几个钱。“大隐藏人海”,说的本是钱钟书杨绛一类人的风范,是身居闹市亦淡泊名利的最高境界,但梁却反其意而用之,意在申述旅行的逃避功能

阅读(3797) 评论(0) 2006-08-03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