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行乞的维纳斯 打印此页

行乞的维纳斯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2008-7-1

行乞的维纳斯

                                         陈林森

在广州火车站候车厅,627日下午440分左右,一位残疾姑娘在行乞。这是一个双臂均被整体截肢的妙龄女子,年龄不会超过20岁,穿着还算时尚的白色背心式上衣,隐约可见她的文胸的轮廓,突突的前胸,匀称的身材,高挑的个子(大约一米六五左右),白皙的皮肤,清秀的面容,如果忽略她的手臂,的确是一个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少女,这使我想起享有盛名的断臂维纳斯,不过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略带含蓄、内敛的美,不像西方女子那样丰腴、妩媚和高大。肩头裸露在外,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只在腋下各有一道锯齿般的伤痕,两条手臂就从这儿生生地锯掉了,而且比维纳斯雕像还断得彻底,换个角度,她恰像摆在橱窗里的被卸掉了两条手臂的服装模特。她沉默着,眼神忧郁,不知道她此刻心中在想什么,也许,如果身体的所有部位都是完整的,她现在是一个舞蹈演员,或者是某个展览馆的讲解员,如果对身高并不苛求的话还可能是一个模特。如果没有遭遇不幸,她在外形上,对于职业的选择有相当大的空间;可是现在,她只能选择最下等的“职业”。此时,她慢慢地踱着,不是走,而是挪移着脚步,无声无息地,顺着候车旅客的顺序,在每个座位前稍事停留,一个大挎包的背带从脖子后面绕过来,挎在身前。如果不怕俗套,可以用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旅客们一看她的状况(或者早就注意到了),都心领神会,不约而同地伸出援手,将数量不等的钱塞进她的挎包。接受馈赠后,少女都会向施主浅浅鞠躬,轻声道谢,然后走向下一位。旅客来自四面八方,挤火车的富人大致比重不高,因此施舍的数量都不多,多数是一元,也有五元的,有一个给了十元。有人在她后面经过,瞥见她的模样,也有主动塞钱给她的。当我开始注意她,到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大约经过了三排旅客,没有一人拒绝救助。因此,虽然每个人施舍的数量有限,但是集腋成裘,一天下来收获当不会少,她的生活费用是不成问题的。有两个同龄的少女正在倾谈,当注意到出现在她们面前的她时,略作犹豫状,其中一人在掏钱包,也许是掏钱的时间过长,乞丐走到邻座那边去了,掏钱的少女略有尴尬。其实就在她之前不到一刻钟,有一个皮肤黑黑的老妇(不是很老)带着一个小男孩,用几乎同样的方式在行乞,却很少有人理会他们。

只是,她,幸福吗?或者具体到,她有过幸福的童年吗?她的家庭成员呢?或者她的监护人是谁?她有父、母吗?她寄居在什么地方?甚至像这样的年龄,她有男友吗?假如有人要欺负她,无臂少女如何才能保护自己?我还悬想,是什么原因使不幸的她、在几岁的时候截肢的?车祸,还是火险;天灾,还是人患?是人间悲剧,还是劫后幸存?假如有记者也在搭乘火车,会不会采访她?以前或今后,有没有人记载过她?有很多人注意她,或者注视她,是出于她的美丽还是出于她的残缺,是爱美之心,还是恻隐之心使然?鲁迅说过: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同样是乞丐,可是她却集中了年轻、女性、美丽、温顺、青春等诸多美好的事物于一身,每一个在她面前的旅客都不可避免地感到一丝震动。这究竟体现的是上帝的残忍——用中国话就是“天地不仁”;还是上帝的公平,慷慨于此而吝啬于彼?我没有把她摄下来,是妻子不让我照,也许可能会伤害她的自尊心。但是这个形象,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之一角,那个美丽却断臂的行乞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