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匍匐的春天 打印此页

匍匐的春天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2016-3-29

                                                                                         匍匐的春天

鄱阳湖大道两旁春意盎然,鲜花怒放,绿柳婀娜,但由于忙于装修房子,近期很少散步,错失了观赏大好春光的机会。倒是几乎每天都要经过桃源大道。桃源大道是县城新修的四车道宽阔的马路,是连接鄱阳湖大道与神灵湖大桥、城东工业园区的交通枢纽,2013年修成,路旁安装了路灯,栽种了行道树。这条路周边没有什么公园和绿化带,不过从行道树中也可以窥探到漏泄的春光。近日里,随着春天的来到,这些梧桐树告别了“枯木朽株”的冬季,渐次绽放出新芽,这些叶片虽小,还没有形成葳蕤的树冠,却充满了生的希望,不要多久,就会张扬起绿叶婆娑的世界。虽然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用樟树来代替梧桐充当行道树,但梧桐树自有它的长处,夏日酷暑,以其无私的阴凉为行人特别是劳动者带来福荫,千百年来给城市张起一柄柄凉爽的绿伞。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幅很不协调的景象,一棵梧桐树横倒在路旁,仔细看,从它的树梢上依然吐露着春的信息。这棵树去年下半年就已经莫名地倒掉,我以为它早已死亡,要是过去烧柴的岁月,早有人将其连根挖去,锯成硬柴,剁成枝条,投入炉火,化为灰烬,可是现在却无人问津,听任它静卧在路旁,向所有的行人与车辆礼拜。它的树干完全匍匐在地面,树梢靠近另一棵树,只是根部还与土地联系在一起,并没有被连根拔起,尽管受到了伤害,完全改变了正常的生活姿态,使它不能充分享受到阳光雨露,不能按照植物的天性生长发育,实在有点像在暴政之下生存的人们,在无情的政治暴虐与伤害之下,过着“异类”的生活,无法昂首挺胸挺挺拔拔堂堂正正做人,只能以自卑自贱的姿态延口残喘地做牛做马,在同类的蔑视下顽强地延续生命;也像生活在正常社会之中的残疾人,伤残的肢体使他不能享受健全人本应得到的待遇和求生的空间,但他却不屈不挠地用残余的肢体从大地汲取成长的营养,伸展裸露的胴体吸收慷慨的阳光。在行走中,妻子说了一声:“这棵树真‘贱’啊。”中国字的“贱”有丰富的含义。形声字,从贝,戋声。本义:价格低。既可以指地位卑下,受到普遍的轻视和鄙弃,在口语中又指生命力顽强,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也能维持生命,就像一匹断肢的小狗,不管不顾地踯躅在大街小巷,忍受着百般的摧残也要活下去。

我虽然经常从这棵树旁走过,但它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倒掉却一无所知。鲁迅曾写过一篇《论雷峰塔的倒掉》,那是因为雷峰塔镇压了白娘子,它的倒掉值得人民为之欣喜。但我想这棵行道树一定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它的倒掉一定是无辜的。《庄子》曾经说过“直木先伐,甘井先竭”,意思是长得很直的树木,因为有用,可以成材,所以总是先被伐掉,甘井的水甜,人们争先汲取,所以先干枯,要想不被“先伐”,不致“先竭”,那就不要成为“直木”,不成为“甘井”,这当然是消极的思想,但才能外现,反受其害的现象,在现实中又的确存在。但这棵倒掉的梧桐树,也不见得比别的树更直,在树的干和枝上,也看不出它的异样,看不出它有虫蛀菌食的痕迹,它的倒掉一定是意外的伤害,来自外界的不可抗拒的侵袭。要是我们的人类遇到如此意外的伤害,还能像它这样顽强的生存,并且从身体上萌发出匍匐的春天来么?想起人的一生受到意外伤害和自然灾害的机会总是有可能不期而遇的,谁也不能保证一生之中绝对不会遭受邪恶势力的打击和迫害,中国的成语有“飞来横祸”“无妄之灾”“意外祸殃”,这幅“匍匐的春天”的画面,难道不能令人深长思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