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博客网bokee.net www.bokee.net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学写温和的杂文 打印此页

学写温和的杂文

http://chenlinsen128.blog.bokee.net    2018-6-6

                                                                         学写温和的杂文

杂文现在不大时兴了,《杂文报》停办多年,多发针砭时弊的杂文的网站,如凯迪,天涯,空间也被挤压,言论比较尖锐的自媒体,许多遭到封杀。在这种情况下,温和的杂文就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在65日《新民晚报》上看到一篇只有几百字的短文,觉得就是这样的一篇“温和的杂文”。

他讲孔子所受恶言,这有什么讲头呢?没有人认为孔子只听得到好话。这么短的一篇文章(正文459字),显然不是做历史考证,那么他针对怎样的现实?就从他在文章结尾联系实际的两个问题来看,就很容易察觉。他说的第一个意思,就是圣人也会听到恶言,何况一般人。并进一步说,和不喜欢的人相处,听不入耳的话,是人生常态。第二个意思,什么人才听不到“恶言”,那就还要一定的“武力捍卫”,可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不是始终行得通的。这样一看,读者只要智商不太低,就能“洞察”作者的用意,其实不要说出来,放在脑子里就行。

即使写这么短的一篇杂文,也要有一点工夫。比如对“恶言”的解释,作者就不是采用词典里的释义,而是做了自己的解释。因为古人的话嘛,不一定要削足适履地符合现代的词典。“恶言,就是难听的话。”这就避免了性质判断,价值判断,而成了中性的词,有很大的伸缩空间。而词典里的解释是“恶毒的话”,然则就有违法的嫌疑,有“阶级斗争”的火药味了(上年纪的人知道,中国曾经有所谓“恶毒攻击罪”)。对文章中作者所用的重要概念,进行必要的诠释,有利于明确概念,固定立场,不被对方钻空子,是聪明的做法。从形式逻辑上说,就是遵守“同一律”。其次是作者对孔子所可能受到的“恶言”进行的一系列猜测,这是需要“国学”素养的。这两点,都能显示作者的功力。

温和的杂文有一个重要的体现,就是从表面上基本不“联系实际”。从字面上看,与今天的现实生活扯得上的只有一句话,“一个亿的小目标”,其实这只是调侃,王健林也不会生气。其他的,作者究竟想说什么,想针对什么,一点影也没有。这正是“温和的杂文”的好处,就是怎么“查”,也查不出作者的“反动言行”。当然这也要有最起码的“政治保障”,如果是那个特殊的年代,就连《燕山夜话》那样藏得很深很深的“反动思想”,也会轻而易举地“查”出来。

就是快到结尾的一段:“英雄不论出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只是自古社会价值评判多元,同一个人,在众人眼里自然有贤不肖之别。”也许是我神经过敏,我怎么觉得句句都有“影射”?这“鸿鹄”读什么音?“自古社会价值评判多元”,那么现在允不允许“多元”,貌似还是个问题。

【附】原文

孔子所受恶言

卞建林

孔子曾说,自从子路跟着他,恶言不闻于耳。恶言,就是难听的话。子路勇武直爽,有不平事,会挺身而出,他做了孔子弟子,别人自然不敢在孔子面前恶言相向。

  孔子有学问有理想有追求,也是个有修养有教养的人,人格接近完美,有什么恶言可以加到孔子身上呢?推测一下,可能是下面这些——

  史载孔子是其父母野合而生,所以身世问题会有人指指点点。其次,觉得像孔子这种人,教一个学生收几条干肉,“一个亿的小目标”一辈子也完成不了,因而鄙视。孔子弟子子贡多金而活络,当时就有人认为他比孔子贤。再次,觉得孔子师徒聚在一起终日讲论,不事生产,浪费粮食。还有,觉得孔子师徒冠服而聚,弹琴咏歌,有点装,看不惯。

  英雄不论出身,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只是自古社会价值评判多元,同一个人,在众人眼里自然有贤不肖之别。

  像孔子这样的贤哲,后人眼中的圣人,还会听到恶言,更何论一般的人。可见,和不喜欢的人相处,听不入耳的话,是人生常态。

还有,孔子这样,还要一定的武力捍卫才能耳根清净,而那些恶言,在子路的武力面前匿迹,也可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不是始终行得通的。

(《新民晚报》2018年6月5日第1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