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网络流行语: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了

                                    

网络流行语: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了

 

陈林森

 

最近在网络和其他媒体上流行一句话,就是“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了,其中“××”可指代物,也可指代人,意在说明该事或该人的发展已经不是人类可以控制的了(即某事物的发展前景或增长势头已经到了不可小觑、不可阻遏的地步)。这是一种具有夸张和调侃色彩的流行语,多用于转帖标签、照片评论、文章标题或引用网友言论,甚至有人用于书名,比如网络作家木木写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吼吼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我了》(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11月)。

据查,这句话最早的出处是20116月上映的迈克尔·贝执导的美国科幻片《变形金刚:月黑之时》。该部影片是《变形金刚》系列电影的第三部,通常被简称为《变形金刚3》。原话是片中霸天虎的一句台词:“人类已经不能再阻止我了。”(The humanity already could not again prevent mine)影片上映之后,该台词风靡一时,被人们稍加变形并代之于各种事物,成为最新流行语中一个“活跃分子”。我们在百度网页可以获得2百万条用例,在百度新闻可以搜到7400条结果。甚至已经进入了主流媒体,例如央视体育新闻2012215日在报道林书豪比赛时,用了一句“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林书豪了”当做结语,足见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这句流行语的热度和疯狂了。

以下是媒体使用这句流行语的部分实例:

①“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海底捞了。”此前,海底捞的微博营销被广为传播,几乎成为微博营销最成功的一个范例。(《生活新报》201199日)

②但是,就在发改委约谈之后的仅仅10天,部分地区的茅台酒价格又上涨了近200元,以至于有网友戏称“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茅台涨价了”。(中新网2011930日)

③评论: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地沟油了?(《每日商报》20111215日)

④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干露露的暴露欲望了!(中国网互动中国社区20111226日)

⑤有媒体甚至戏称,“人类已经无法阻止A股下跌了!”(中国网20111230日)

⑥当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学生逃课时,老师们也hold不住了,全景照、蓝牙点名、指纹打卡……招数层出不穷(《羊城晚报》201237日)

⑦当下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假睫毛的横行了(北方网2012319日)

⑧“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淘宝了”,这是众多网友对淘宝调侃式的描述。在淘宝上,各种超乎想象的新鲜商品层出不穷。(《嘉兴日报》2012326日)

⑨有网友惊呼,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最炫民族风》了,这或许有些夸张,但在校园内,有网友证实,“天天都有人在教室嚎”!(《城市快报》2012330日)

⑩网友“张广义的张广义”评论称“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兰州堵车了”。(《兰州日报》20111231日)

可以看出,这句网络流行语目前还处在传播初期,作者往往作为引用而“临时性”使用,同时标明来自网络,但也可以直接使用,镶嵌到文章中或作为标题,从而使语言具有网络语体的诙谐幽默和轻松活泼,带给人们一种亲切感和时尚感。或许最初流行时,受原生台词的影响,“阻止”的宾语以人称代词为主(如“我”“我们”“他”“他们”“它们”),但逐渐不受其约束,而代之以任一人或事物。它在感情色彩上并无固定的倾向,可以是对受欢迎和追捧的事物的一种惊呼,但更多的是对生活中的负面、有害的事物和人们不希望看到的现象的批评和抨击,也有的是表达对具有正负两面性的事物发展后果的一种担忧。

这一网络流行语,也有写作“人类已经不能阻止”“人类已经阻止不了”等形式的,但数量上都少于“人类已经无法阻止”。

例如:

①“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多么经典的暗号,可人类已经不能阻止它们OUT(过时)啦!(《钱江晚报》20111228日)

 76中高二年级的黎老师用微博形式书写校园黑板报,简直太有才了,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微博啦。”近日,网友“76的破事儿”在新浪微博上发帖。(《信息时报》2011122日)

③广大网友尤其是女性网友对此感慨称:“人类已经阻止不了旗袍流行了,旗袍必将成为龙年女人的首选。”(东方网2012112日)

和传统成语不同,某些流行语的写法并非整齐划一,而是略有参差。人们在使用实践中,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表达形式,使其中一种形式得到胜出而被更多网友和作者仿效。

所谓流行语就是某一词语挣脱开原发语境而扩大到更多领域,并且在一个时期以超出人们可以预知的速度而蔓延和普及。改革开放以来,流行语越来越受到人们(特别是青年人)的青睐,流行语的数量和传播速度都越来越为人们所无法阻止。这种发展趋势还以流行语的形式不断翻新和突破为特点,也就是说流行语的语言形式日益多样化。由最初的单个的词语,到近年来的短句形式(如“地球人都知道”“你懂的”“我反正信了”),到类似于“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这样的需要填充和可以衍生的结构形式。(学者认为,流行语甚至包括一个字形[如“],一种语调,一种缩写形式等等。)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张谊生把这种结构形式的流行语称之为“流行构式”,他举的例子是“XY”(如“美女也愁嫁”“失败也英雄”“法院也流氓”)。(参见《当代修辞学》2011年第6期)近年涌现的知名度较高的“流行构式”还有“很×很××”(如:很黄很暴力;很傻很天真;很好很强大)、X的不是X,是寂寞(如: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等等。“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这样的“流行构式”,和以上流行构式有极大的相似性,由最初具有特定内容的偶发性单个语句而滥觞为不受内容或题材限制的通用构式,给网友和作者以极大的表达自由,在实际使用时,人们可以根据需要填入自己想要陈述的内容(或评价对象),表达复杂多样的思想感情,其能产性、扩张性、表意的复杂性和运用的自由度恐不是由单个而固定的词语组成的一般流行语所能比拟的,从而带来网络流行语的一种崭新的风貌。

分享到:

上一篇:学者论“重庆模式”之坍塌

下一篇:《南方周末》指瑕二题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