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咬文嚼字》第7期刊用了两篇拙作

《咬文嚼字》第7期刊用了两篇拙作

陈林森

昨天打开信报箱,收到我订阅的几份报刊,其中有第7期《咬文嚼字》。我习惯地翻开这本杂志,看有没有我的文章。结果在《百科指谬》栏目找到我的那篇《“毛主席号召批判《红楼梦》”?》,题目未改,正文略有删改。文章是针对某大报一名人文章中说“毛主席号召要批判《红楼梦》”的提法提出异议,主要观点是:一,毛主席从来没有号召批判《红楼梦》;二,毛泽东曾发动过对《红楼梦研究》的批判,但这不等于批判《红楼梦》;三,事实上,《红楼梦》是毛泽东最重视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之一。

拿到家里再一看,发现这一期《围观名家博客》栏目的被围观博主是李银河,于是再一查目录,其中第4篇也是拙作:《政协委员提交的不是“议案”》,这是针对李银河一篇博文中一不小心把政协委员提交的提案称作了“议案”。这篇文章无非是阐明“议案”和“提案”这两个概念的区别。李银河的博文逻辑性非常严密,我读李的博文受益匪浅,而且一直以来,对王小波、李银河夫妇非常崇拜。事实上,要对李银河的文章在语法、逻辑上吹毛求疵,难于上青天。但智者千虑,或有一失,有时受习惯性思维影响,对某些概念的使用可能出现“以讹传讹”的错误,或者像古代的九方皋相马那样,“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在严密的论证过程中出现细枝末节、无伤大雅的微疵。专家或公众指出这一类差错,丝毫不会损害博主的声誉和权威,也许对博主的“先入为主”的习惯性认知错误有了一个纠正的机会,只会使博主的文章写得更好。

《咬文嚼字》有一个固定的栏目,叫做“众矢之的”,每期选收5篇短文,按照统一指定的对象进行“指瑕”活动。对象是编辑部有计划地挑选的,每年针对一批名人或一类报刊开展集中性的指瑕(每期一个名人或一期报刊)。2012年比较特殊,针对的是名人的博客,这些名人早在去年第9期上就公布了,按先后顺序是:方舟子、郭敬明、韩寒、黄健翔、郎咸平、李承鹏、李银河、马未都、钱文忠、徐静蕾、郑渊洁、周国平。我收藏了这些名人的博客地址,但因为时间不足而一直没有打理。当时我收到编辑部寄来的这些名人的博文打印稿,后来我想这是为了那些不大上网的年龄偏大的老作者着想的,可是我当时竟然没想到这等于是一种约稿方式,还奇怪干嘛要不厌其烦地给我寄这些我没有要他们寄的东西,直到五月长假期间,正好是李银河的博文稿,因我对李的文章特别感兴趣,就稍微认真地翻了翻,不翻不知道,我看到了一封很简短的很不起眼的约稿函:

先生:

您好!谢谢一直以来对本刊的支持。

这是李银河的部分博文,您也可上新浪网的她的博客中看其他文章,只要是她新浪博客中的文章就行。今年第7期“众矢之的”栏目用,又要麻烦您了!

祝先生吉祥、如意、安康!

《咬文嚼字》杂志社

201247

又及:尽量在5月长假后寄回。拜托了!

   

当时五一长假快过完了,我只好把资料带到学校,利用业余时间通读,随时发现问题做上记号,最后根据进一步研究,写出了围观李银河博客的九则短文,《政协委员提交的是提案不是议案》是其中之一,发表出来时题目改成《政协委员提交的不是“议案”》。

一期上两篇文章带有偶然性,不同的栏目有不同的编辑,以前我也注意到有的作者在某一期不同栏目有两篇文章,我也曾在《语文月刊》某一期同时上过两篇短文。《咬文嚼字》每期3元,小32开,分量很轻。大作家、大学者、大学教授可能瞧不起《咬文嚼字》这样的小杂志,更瞧不起发表在这上面的雕虫小技的短文,一篇文章几百字到千把字,稿费只能用十来计算,够不上一个晚上的空调费用,或者是一包高档香烟的价值。但是有了这样的一份刊物,对于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质也能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有些事情是这样的,没有它,也饿不死人,国家也不会灭亡,比如“文革”期间学校停办了好几年,不也过来了?那个时候,也没有文学杂志,也没有学术期刊,也没有百家讲坛,也没有电影电视和舞台演出(除了样板戏和红歌),也没有图书馆,也没有考试和知识竞赛,也没有中外文化交流,甚至没有法律,没有制度,没有宗教……不也过来了?

 

【附】

“毛主席号召批判《红楼梦》”?

陈林森

 

2012226日《羊城晚报》B2版刊载了《不要低估青少年的阅读能力》一文,文中说:“我过去很不喜欢读《红楼梦》,感觉很婆妈,很繁琐,看几次都丢下来,看不完,一直到大学毕业以后,毛主席号召要批判《红楼梦》才把它看完。”

这里的“毛主席号召要批判《红楼梦》”于史无据。事实上,毛主席从来没有号召要“批判《红楼梦》”,在新中国历史上也没有发生过一场“批判《红楼梦》”的政治运动。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发起过对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的批判,但这不等于批判《红楼梦》小说本身。相反,《红楼梦》是最受毛泽东重视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之一,毛泽东对《红楼梦》评价极高。比如,他在《论十大关系》中就说过:“(我国)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技术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此外,凤凰网读书频道2009326日的文章《毛泽东领导批判“红楼梦”开建国后学术、政治斗争先河》,其标题的提法也是不确切的。

(原载《咬文嚼字》2012年第7期)

 

政协委员提交的不是“议案”

陈林森

 

 “前几年,为了解决失业问题,有政协委员竟然提出让女人回归家庭的议案。”这是《为女权主义正名》一文中的一句话。政协委员能够提“议案”吗?不能。根据有关规定,政协委员提交的是“提案”,人大代表才有可能提出“议案”。

“议案”是由具有法定提案权的国家机关、会议常设或临时设立的机构和组织,以及一定数量的个人,向权力机构提出进行审议并作决定的议事原案。在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期间,大会主席团、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出席大会的代表团或者30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交由各代表团或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后由大会主席团审议决定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第二章对议案的提出和审议、表决,作出了具体的规定。

“提案”是政协委员和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各专门委员会,向政协全体会议或者常务委员会提出的书面意见和建议,经提案审查委员会或者提案委员会审查立案后,交承办单位办理。提案委员会负责对提案办理工作进行检查和督促,不符合要求的,及时商请有关单位办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提案工作条例》,对提案的提出、审查、办理、监督等,作出了详细的规定。

为什么人大的议事原案称“议案”,政协的书面意见和建议称“提案”?原因可能是:“议案”须要审议表决,故名“议”;“提案”经审查立案后直接交付有关单位办理,不需要审议表决过程,故名“提”。

(原载《咬文嚼字》2012年第7期)

 

 

 

分享到:

上一篇:赵士林:给十八大的十八条建议

下一篇:点校《南康府志》小记(续七)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