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点校《南康府志》小记(续七)

点校《南康府志》小记(续七)

陈林森

(一)

南康府志卷十三“名宦”,收录的是历任南康府及所辖四县地方官员中知名者的事迹。这些官员大部分是外地人,以浙江人为多。这可能与古代的官制有关,据说古代官员不得在离家乡三百里范围内做官。这些官员,宦海沉浮,浪迹江湖,“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远没有今天的官员滋润。他们一般不带家属,最多带一个仆人。古代官员的俸禄一般也不高,也没有今天这么多“潜规则”,还常常要把自己的薪俸拿出一部分来兴办公益事业。这一部分共收录了从宋朝到清道光、咸丰年间的官员四百人左右,每个人的传略都很简短,充满了溢美之辞,抽象的套话多,当然有的也有具体的描述。除了对官员政绩的歌颂以外,还特别重视官员对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重视,这可能是中国历代政府的传统。

(二)

鲁有开条:用宗道荫,知韦城县,寻知南康军,有古循吏风。代还熙宁行新法,王安石问:“江南如何?”曰:“法新行,未见其患,当在异日也。”

宗道即鲁宗道,鲁有开的父亲,官至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鲁有开就是今天所说的“官二代”,因父荫而得官,当然官二代也不都是坏的,这个鲁有开有古循吏风。循吏与清官有联系也有区别,清官主要是讲廉洁,循吏除了廉洁以外,还要有政绩,能做到“重农宣教,所居民富,所去民思”。鲁有开因父荫做了韦城县的知县(韦城是古地名,在河南),不久后做了南康军的知军,可能主要是因为他的工作能力。这里标点有个问题:“代还熙宁行新法”,为何在“熙宁行新法”之前要加“代还”?如果“代还”不是衍字,那就必须弄清“代还”是什么意思。很容易查到,代还指朝臣出任外官者重新被调回朝廷任职,那么它的主语就是鲁有开,那它就得单独成句,就是说当鲁有开有新的任命时回到朝廷,恰逢朝廷推行变法。熙宁是宋神宗的年号,这正是王安石变法的时期。也正因为鲁有开回到了朝廷,才有可能与王安石面晤。从鲁有开回答王安石的言谈中看出,鲁是反对变法的,南康府志的编者也是反对王安石变法的,推而广之,封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也是反对王安石变法的。这正如封建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对太平天国农民起义是强烈反对的,称之为“发逆”。

(三)

李维深条:升宜黄知县。时值募军和籴百需猥至,维深上言募军之法,轻用人命,徒耗廪粮。

这样断句读不大通。当为:时值募军和籴,百需猥至,维深上言:募军之法,轻用人命,徒耗廪粮。就是说正当李维深升任宜黄县知县之时,正赶上政府调兵募军,向百姓购买粮食,各种财政开支很多(“猥”在这里是众、多的意思,不含贬义),李维深向皇上报告说:现有的募军之法有问题,轻率地役使人命,白白地耗费公家的粮食。

(四)

孙天民条:建谯楼,修学宫,复学田,见侵者。

这样断句,初看并无不妥,但仔细推敲,“见侵者”是什么意思,难道也是孙天民的“政绩”吗?如果把它与前句合并就好讲了:复学田见侵者。就是说收复了被侵占的“学田”。(“见”表被动。)学田是古代兴办学校的一种制度设计,解决州县所办学校或书院的经费来源,学田一般是租佃出去,收取租金,作为教师薪俸、公用开支以及补助学生的费用。既然是公家的田地,就有可能被周边老百姓侵占了。以上这段话所说的孙天民的事迹一共是三条,而不是四条。可见断句的时候不能一味追求句式的整齐,形式一定不能损害内容。

(五)

丘度条:李势宦仆杀人,私占民田,诸问官首鼠,度归民田而抵之。法监九江钞关,诸琐屑及乘风宵渡者俱不问,而额亦不乏。

这里的“法”字应当上属,“监九江钞关”以下是另一件事。前一件事说的是一李姓有权势的官宦的家仆杀了人,并且霸占民田,无恶不作,别的法官迟疑不决,态度暧昧,丘度将其霸占的民田归还了业主,并且判处这个恶仆的死刑。“抵法”等于伏法,“抵之法”就是使他伏法。光说“抵之”就不好讲了。

(六)

李洗心条:慈惠爱民,振兴学校,修文山书院,加意士子,立育婴堂,分乡别置公所,给资自行赡养。

李洗心是清代乾隆年间的安义知县,这里讲的是他的两方面的事迹。一是兴办学校,爱护士子,二是建立育婴堂,大概是解决孤儿问题。故在“立育婴堂”后应断开。另外立育婴堂的措施也不够清楚,这与断句有关,在“立育婴堂”后面应当是三句话:分乡别置,公所给资,自行赡养。就是说这些育婴堂是以乡为单位分别设置的,由基层行政机构出资,育婴堂自行赡养。

(七)

顾麟趾条:有某姓为祖茔构讼,是夜两造未备,麟趾虑其将兴大狱也,卸篆后单骑诣其家,悉心开导,为弥其釁而还。

这是古代一个维稳的故事,今天的政法委实在应当大力宣传之。顾麟趾,陕西人,道光十五年为都昌知县。当时有某族姓的两家人为争祖坟地要打官司,一触即发,在顾麟趾卸任的那天晚上,这两家人还没有动手打官司,但顾麟趾担心他们将要打一场大官司,或者闹成斗殴,到政府上访也说不定,对和谐社会相当不利,顾麟趾已经辞去官职,只好以个人身份,只身骑马来到他们家,悉心开导,说破了嘴皮,终于使他们弥合了矛盾再返回。这个“釁”字实在罕见,初校处理成疑难字,用缺字号“□”代替。这个字我也没见过,有点像“爨”但又不是,于是在《现代汉语词典》的难检字索引中查找,在1520页找到了这个字,原来是“衅”字的异体字或繁体字,指的是“嫌隙;争端”,这样就可以把“釁”易为“衅”,OK

 

 

分享到:

上一篇:《咬文嚼字》第7期刊用了两篇拙作

下一篇:在火车上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