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病句讲座32:“走社会”和“走资本”

“走社会”和“走资本”

——吃字儿

 

王汶石的小说《风雪之夜》中写道:

    这里的农民,把走向社会主义叫做“走社会”,词句虽不完整,他们那态度那声调却表示了一种坚强的英雄气概。

无独有偶,张炜小说《黄烟地》里的农妇,则把走资本主义道路叫做“走资本”:

    终于惹得黄鲶婆一拍手掌站起来,手要戳到他的鼻尖上:“你儿子好是你的,到这方儿浪什么?”说着又扭头哼了一句:“这样的也想娶媳妇呢?净走‘资本’!也不照照自己的模样儿!”

解放初,庄稼人记住新鲜词儿不容易,他们无法理解这些词儿的含义,只好记住它们容易理解的一部分,而把“主义”这样抽象的部分干脆“截”掉。

和这种由于文化水平低而故意“截”掉一些单词的音节不同,在连续谈话和诵读时,由于音节自身的特点和连读时的时间缺陷,也会造成失去某些音节的现象,戏曲界把这种现象叫做“吃字儿”。

“吃字儿”有两种后果。一是当说话快的时候,一些词里的字儿(特别是单词中间那些音节不响亮的音节)就被“吃”没了。比如最典型的就是“派出所”,一到天津人嘴里就变成“派所”了,乍一听还真叫外地人犯糊涂。再比如,“百货公司”在“货”字被“吃”掉后,就成了“百-公司”;“劝业场”成了“劝-场”;“黄家花园”成了“黄-花园”;“冰淇淋”成了“冰-凌”。

第二种情况是零声母音节在别的音节的后面,由于语速过快或吐字不清,会造成将两个音节合并成一个新音节,从而失去原有的音节。零声母包括以 i 、u、ü起头的音节和以ɑ、o、e起头的音节,它们连读时容易和前边音节的界限发生混淆。如“言” 、“汪” 、“雨”等,其韵头就是字头;没有字头的字,如“安”、“昂”、“挨”、“熬”等,唱念时开口便是字腹a、o、e,这些字的吐字要注意与其前一字“划断”,否则就会造成“吃字”。比如“何往”两字,容易连读成一个字“黄huáng”字;又如《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唱:“更激起我斗志昂扬”中的“志昂扬”三字,一定要在“志”收音后再起“昂”,“昂”字收音后再出“扬”字,否则可能会唱念成“张扬”二字。(参见梅一辉《关于京剧中的归韵问题》)

《语言美》(海南人民出版社)一书中举过一个例子:广播词“华侨港澳同胞可以优先订票”这句话,很容易说成(或听成)“华侨搞同胞可以优先订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在影剧院观看某市杂技团表演,报幕员由于吐字太快,听她说“表演者:×××”,就像在说“编者:×××”。

一些窗口行业服务人员如果说话“吃字儿”,会给顾客带来麻烦,甚至带来损失。2005年11月6日《北京青年报》有一幅漫画,反映的是有些售票员报站名时语速特别快,常常“吃”字儿,明明是“周家庄”,他却报成了“周庄”。

读书说话不是孤立地发出一个个音素或音节,而是连续发出许多音素或音节形成语流。在语流中,音素、音节或声调之间会相互影响、相互制约而产生一定的音变和音歧。因此,

读得快时,要特别注意吐字的清晰,不能为了读得快而含混不清,防止出现“吃字儿”。

分享到:

上一篇:地球上最遥远的国家——基里巴斯

下一篇:博客文字差错大扫描(第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