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十八)

我在南昌十九中(十八)

2013114日(星期一)

《汉书》中有一句:“郡国豪杰至京师者”,要学生翻译,有些学生把“郡国”理解成外国或世界各国,他们不了解汉代的“郡国制”,汉代的封国其实与郡的等级一样,是汉代初期特殊的行政制度。我举例说,假如皇帝的一个子弟封在红谷滩做红谷王,听起来是一个王,实际上就是红谷滩的滩长。学生一听“滩长”这个生造的概念,都笑开了,有的笑得拍桌子。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行政首长可以称之为“滩长”。晚上第二节晚自修,在(11)班播放《巴黎圣母院》的电影,目的是配合名著导读,让学生多一些感性认识。开始我陪着学生看,大约放了一个小时,出现了爱斯梅拉达与弗比斯接吻的镜头,这时也刚好到了下第二节晚自修,我拿了讲坛上的教本,对学生们说:你们继续看。学生也笑了。

2013115日(星期二)

本学期最后一次作文讲评。高一学生的作文,除了内容贫乏、语言粗糙之外,在思维逻辑方面也存在诸多问题,而这一点似乎很少有人论及。在他们现在这样的经济环境和教育背景下,某些与今天的时代格格不入的思想和观念怎么可能产生,令人无语。如果仅仅是站在语文的角度,这一类的错误我也可以不管。但为了对学生负责,我必须严肃指出。有一些错误属于技术层面,例如思维不严谨,表意不明,自相矛盾,概念混淆,用语过度,有一些错误涉及到价值层面,表现在思想僵化,认识守旧,违背国家利益,背离普世价值,与当前中国社会的主旋律很不相称,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开放的路线很不相称。前者如:①不只是实现小康,还要达到衣食无忧。(颠倒了经济发展的两个层次,把温饱放到小康之后。)②随着科技的发展,21世纪到来了。(时间的更替是与社会制度、科技发展无关的,即使科技不发展,21世纪照样到来。但可以反过来说:随着21世纪的到来,我国科技不断发展。再说,时至今天,再说21世纪到来,也没有很大的意义。)后者如;③我梦想有一天,台湾能脱离国民党恶毒的爪牙,重新回归大陆母亲,使台湾同胞脱离苦难之海。(这完全是冷战时期的语言,是阶级斗争时期的提法,不是今天在两岸关系上应当使用的语言,不是大陆官方在叙述国共两党新时期关系时的主流语言。)④我梦想有一天,我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小,让穷人也能上贵族学校,让富人居住着穷人的房子。(今天党的路线并不主张劫富济贫,也不主张再来一次针对富人的暴力革命。说穷人能上贵族学校还说得过去,怎么能让富人住穷人的房子呢?当然如果富人自愿这样做并不违法,但如果采取社会措施迫使富人这样做就是重新以阶级斗争为纲了。)⑤我梦想有一天,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走社会主义道路,再也没有资本主义。(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应当由本国人民自己选择,今天,中国共产党不再提世界革命的口号,不再实行“输出革命”的外交方针,中国党和政府没有力量也不可能去强力改变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制度。如果说是将来实现共产主义,那不应该是今天十几岁的中学生的“梦想”的范围,否则就是矫情。)⑥我梦想有一天,……钓鱼岛将能成为中日人民共同的宝岛。(中国政府严正声明,钓鱼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怎么能说是中日人民共同的宝岛呢?)如果是半个世纪以前,在我读中学的时代,当时所受的教育和所处的政治思想环境,说万恶的国民党,解放台湾受苦受难的阶级兄弟,解放全世界三分之二仍然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劳动人民,实现世界革命,把地主资本家打倒,没收他们的财产,对他们进行专政等等,那是毫无疑义的,但是今天这些孩子怎么还在作文中弹奏前朝的曲子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2013116日(星期三)

上午第四节课,教务处曾主任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下午老师大会上作一个讲座,时间20分钟。他指的是教师论坛,前些时候地理老师王赟作过一次。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自从上次陈校长希望我搞一个教师讲座,我曾考虑过讲一讲课堂教学语言的问题。那时我还带三个班,我跟陈校长说我现在忙不过来,最好下学期再搞。但我私下里还是考虑了,如果本学期一定要搞,那我就讲“课堂教学语言”。这样我就利用中午的两个小时作了一下准备。这原是九十年代初在九江教育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原题是《课堂教学语言的语体特征浅析》,这次我把“浅析”二字去掉,以免过于学术化、学究气。我找出了这篇文章的电子稿,换了一些例子,增加了一些新的例子,为了配合增加的例子,体现某些新意,特别增写了一段重要的话。我快速准备了一个课件,也准备口头补充的例子。这个内容当然来不及给领导审查,所以每一位听讲的人都是“耳目一新”的。下午三、四节课,开新校区全体教师会,先是由曾主任布置期末考试有关事宜,接着由田主任布置期末工作及放假有关事宜,最后由陈校长作重要讲话。会议结束后,安排我的讲座,讲完后一问,我以为花了半个小时,结果恰好用了20分钟。当然语速快了点,也只能给听众留下一点印象。陈校长亲自听了我的讲座,并且非常满意,我讲完了后,他还忍不住给了一个点评,给予了高度评价,说他自己都记了一点笔记。田主任说我中午加的一段话很好,这个意思别的老师也能想到,但写不出这样精辟。

晚上,陈校长和别的行政领导到办公室来巡视,还主动对我说,今天的讲座很精彩。我说吃晚饭时,我跟田主任提了条建议,将来有条件的时候,也像九江一中那样办一份学报。别的领导还以为是校报,说是已经有了,我说不是,是学报,是学术性刊物,可以一年办两期,刊登老师写的教学经验总结,教学论文,也可以有副刊,发表教师原创的文艺作品。陈校长听了很高兴地说,明年就可以办。

关于期末考试,南昌市安排了抽考,我校参加抽考的一共120名学生。陈校长谈到了南昌市重点中学的两个“梯队”:师大附中、南昌二中、南昌三中、外国语学校这四所学校是第一梯队;南昌一中、南昌十中、南昌十九中、铁路一中、南大附中这五所学校为第二梯队。至此,南昌市重点中学的阵线总算明了了。关于监考强调要严格,学生不提前交卷,考试中途不上厕所,监考教师不得利用监考改卷,学生有手机的见一个收一个直接交给陈校长,一律不讲人情,等等。正式放寒假要到元月底,即腊月二十左右。

2013117日(星期四)

上午九点多钟语文备课组的老师去老校区开会,主要任务是给需要评职称的老师打分。去的时候是坐徐老师的车,六个老师挤在一部车里,到老校区,那里的语文老师都在会议室等待,看我们新校区的老师来了,买了花生、薯片欢迎我们。语文组这次一共有四名老师有申报资格,其中高级一人,中级三人。新校区的傅、徐都是需要晋升中级的对象。打分的区间规定在70-90之间,超过这个范围的无效。在这四位老师自己述职后打分,这四个人可以给自己打分。我们都是打90分。本组老师哪能不给面子呢,给上面的领导再根据指标的情况作出裁决吧。如果是全校老师打分,限定人数,那情况就不同了。打了分后,我们几个新来的老师,到总务处领本学期定制的校服(一套西装,含衬衫、领带、马甲),至少一千多元吧,有人说四千多元。其实这里的老师平时很少有穿西装的,女老师更不大穿。章蜜就说她从来没穿过西装。回来是坐的校车,校车是一部能坐九人的小面包。那些还没有领校报的新老师,我们跟他们签了字领了回来,这里的老师都愿意主动给别人帮忙。我跟汪先江老师领了。

2013118日(星期五)

历史学家王国华写了一本书,叫《教科书里没有的历史细节》。我是从网上看到这本书的。书里有一节谈同性恋,说明朝有个周汝砺,在董宗伯家做家教(坐馆)。由于长时间孤枕难眠,决定辞职。董宗伯知其寂寞,一次酒席上故意提起一些同性恋的典故来诱导,周听了十分生气,董却在酒后给周安排了一个“善淫”的童子。周汝砺梦中感觉很爽,醒后询问娈童是怎么来的,被告知是董宗伯安排的。周汝砺大呼,龙山(董宗伯的字)真圣人也!自此,周汝砺再不提回家的事,终日沉迷男色,后来终因纵欲过度身亡。其实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被同性恋”的故事,他本来只是正常的两性生活得不到满足,在听到东家提起同性恋话题时仍然十分生气,看不出他原本具有特殊的性倾向。只是因为董宗伯安排的娈童十分了得,才改变了他的性取向。所以这并不是典型同性恋的例子。周汝砺最后的悲剧结局,反映了故事的作者反对同性恋的态度。王国华加在这个结局后面的点评说:如果当初把周汝砺的妻子接来,让他过正常人的日子,也许结果好一些。则表现了王国华与故事的作者一样,视同性恋为“不正常”的态度。这在今天是相当保守的立场。王国华在分析中国古代同性恋的成因时,全部归咎于社会原因,如长期出外做官者离别妻妾,私塾先生外出坐馆,僧人孤独难处,犯罪者同居一室,军人严格的性别隔离……甚至还归咎到中国的专制制度,统治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封建礼教男女之大防,女色来之不易等等。中国古代妓院从来是合法的,不存在女色来之不易的问题。说最高统治者女色尝够以后,要换换口味,也是主观想象,如果没有心理因素,不可能想到将女色换成男色。比如我本人,从理性是赞成对同性恋网开一面,但从感性上我无法认同,我从来只对异性有兴趣;假如我做了皇帝,也不会利用“职权”去玩弄娈童。王国华把同性恋的原因完全归于社会是片面的,同性恋应当有主观的内在的原因,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行为,是本人无法选择的,也是不能用医学手段加以解决的。据李银河专著《同性恋亚文化》一书介绍,美国多数精神病学家(72%)认为同性恋是生理因素造成的。不能认为同性恋的形成都是反常的社会原因造成的,也不能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反常的有偏差的性倾向,否则都会导致对这部分群体的歧视、排斥,不利于人性的张扬,不利于建设高度和谐的社会。

前次作文中,高一(1)班有一名女生写《我也有一个梦想》,其中专门有一段表示反对对同性恋的任何歧视,而且语句严谨,似乎经过了深思熟虑,表现出对此社会问题的很高的关注度和比较丰富的知识。我很想和这位女生作深层次交流,但涉“性”话题谈起来不大方便。昨天去老校区开会,我们六个老师坐校车返回,车上,小吴问道:听说这条街上以前有一家酒吧。我当时听了纳闷,一条街上有酒吧有什么大惊小怪。后来才知,她说的是原来有一家同性恋酒吧,后来被封了。在车上我们聊了这个话题。傅红新认为同性恋有遗传因素,他看到一个解释,是从人类进化前就形成了的,原来是猿猴时期,猴王掌握了绝对的交配权,其他雄猴无法取得异性配偶权,产生了最早的“同性恋”。这当然是一家之言。司机对同性恋有排斥态度,他就不认同同性恋的遗传因素,认为都是社会诱导产生的,是可以也应该纠正的。我也表示了我的看法,对同性恋酒吧不应该打压,同性恋的活动只要是不伤害他人的,就应当宽容。

 

分享到:

上一篇:“被海风摇曳”?

下一篇:“火中取栗”缘何频频用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