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19)

我在南昌十九中(19)

 

2013年2月19日(星期二)

今天很有意思,日期是二月十九号,南昌十九中举行开学大会,《我在南昌十九中》日志也正好写到第十九期。

我是昨天中午到校的。我是搭学生刘晓明的顺风车到南昌的。上午九点从星子出发,按正常的速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南昌(班车两小时),但昨天高速公路上车很多,有的司机是生手,加上下小雨,不敢开快,所以将近两个小时才到南昌,又绕到新建县在刘晓明的亲戚家吃了中饭,结果中午才到学校。我担心到校后,宿舍里水电不到位,来后发现水、电、电视、网络都能正常使用。在宿舍没有发现别的老师,后来给章打电话,知道她因外公出车祸而没有来,给汪先江打电话,他从安徽赶来了。早上和汪一起到老校区开会。

教师大会在教学楼五楼阶梯教室召开,新老校区的老师把阶梯教室刚好坐满。我开始坐到中间的位置,后来听说老校的教师有约定俗成的座位,我就和汪等坐到最后一排。开会前有工作人员到每排座位旁给老师签到。大会由学校办公室余晖主任主持,朱校长和万书记先后讲话,他们的讲话都简明扼要。朱校长讲话的关键词一是拼搏,二是高效。他对上学期的南昌市教育系统教工排球赛夺得冠军和昨天市教育系统经典朗诵比赛获得一等奖感到十分兴奋。学校领导对学校集体荣誉非常重视。他谈到排球比赛时师大附中非常“嚣张”,呼喊“搞死十九中”的口号。万书记则重点谈了经典朗诵比赛的情况,对参加比赛的老师们利用寒假休息时间参加排练表示感谢。散会后,老师每人发了500元现金。会后我到南昌银行领了二月份的工资,在原来月工资3721元基础上增加了300元烤火费。这是在公办学校教书的好处,如果在私立学校,寒暑假是没有工资的,有的只发生活费(每个月几百元)。(按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计算工资的方法不同:公立学校是按月发基本工资,再加上加班与补课的报酬;私立学校是按课时计算报酬,所有的劳动都折算成课时或折成现金,放假没有课时,自然没有工资。)下午两点班主任开会,三点班主任下到班级开班会,晚上晚自习正常举行。开学工作的节奏比较快,不像原来的学校开学第一天上不了课。学生下午好早就到了,今天把教本、作业本都领了,明天就可以很快走上正轨。学位食堂今天下午也正式开伙。

下午到管理员处给本月饭卡充值,这个月只有100元,也不算少吧。因为这个月本来就少三天(只有28天),除掉今天,再除掉一个周末(元宵节可能不补课),真正吃饭的时间只有7天。

我在家里备了课,第一篇课文《林黛玉进贾府》打算上四个课时(包括一节预习),做了四个课件,也就是备了四个课时的课。一个课时的课件要花整整一天的时间,这还不包括修改的工夫。放假前也没有发教参,如果没有网络,备课真的寸步难行。

2013年2月20日(星期三)

今天是寒假后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学校抓得很严。早读有领导检查,对提前到班的老师在手机短信上进行了表扬;第一、二节课有领导和中层干部听课,不但是监控有没有老师不到岗上课,还可以检查老师上课是否准备充分,是不是搪塞敷衍。这里开学后没有一个弹性的空间,说哪天开学就是哪天开学,说哪天上课就是哪天上课。不存在有半天到一天的等待学生报名、整理教室、分发课本、编排座位等等杂务,这些事项昨天下午都做完了,昨天的晚自修已经走上正轨,学生们都到齐了。

我是下午上课,上了两个课时。高一的学生,不是对文学特别感兴趣的,对《红楼梦》知之甚少。昨晚布置学生预习,有学生说,这篇课文太深了,不好懂。他们对文学、文化,以及俗文化,了解都很肤浅。为了更好发挥这篇课文的作用,我斗胆增加了背诵的要求。课本没有背诵的要求,连《西江月》二首都不要背。不要求背,学生读书就没有压力。我反复考虑,规定背诵6个片段:林黛玉、贾宝玉、王熙凤的外貌描写(骈句部分),贾氏三姊妹的描写,《西江月》二词,荣禧堂对联。我规定得清清楚楚:要背诵,要默写,要检查。希图用这种方式改造学生的语言,让他们的书面语言向“雅”的方面发展。其实这几段文字加起来也不有一篇文言文长,而且顺口易记,文学价值高。寒假前布置的作文,学生交得很齐,也写得比较认真,发现了一些亮点,要好好讲评一下。

今天年级组长把本应上学期期末发的钱(名义是旅游费,实际是“红包”)计1440元补发给了本组的老师。我是因为提前回家,其他老师是那天不愿等,急着回家,所以多数老师没及时领。

今天打饭时大师傅说我过年过好了,年轻了。我也注意到好几位中青年教师,春节后返校,都比上学期变白了变胖了,脸色更红润了。分析家认为是休息充分了。也是春节休假不要忙工作,可以放心睡大觉,哪能不长肉呢。

2013年2月21日(星期四)

今天下午老伴从星子赶来南昌。明天上午她将要去上海,这是根据儿子的安排。原来孙女是外公外婆照料,现因外公生病,要住院治疗,儿子来电话,要他老妈去浙江管一下孙女。我们当然同意,儿子从网上购了票,是明天上午8:58乘D94到上海,儿子、儿媳都在上海。这事让我们相对平静的生活方式受到冲击,我将要心挂两头。女儿和外孙在家里,我在南昌,老伴、儿子一家在浙江。现在孙女读三年级,可能要等到她上高中,基本上独立了,那就还要6年。这中间还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吧。当然我还是尽量争取在南昌能按我原来的想法坚持工作三年,然后彻底退下来,那样我就比较自由,可以分别在星子和浙江两边轮流生活,同时对孙女和外孙分别作一些家教辅导。女儿工作忙,外孙在家里,肯定没有原来好过了。

2013年2月22日(星期五)

今天早上送老伴去火车站,乘坐D94次列车。六点半就从学校出发,搭乘225路公交到老福山,然后走一站路到火车站,一到火车站就看见有动车专用通道,凭车票和身份证进去,乘客的亲友不能一起进站。我之所以这么早就来到火车站,主要是担心回来的问题。我要赶回来上第三节课,但老福山的车站很乱,上次外甥女克勤来看我,就找不到225路的站台,现在春运期间进行了封闭,站点更加乱了。假如打的到学校,可能要40元,我打算分两段用转车的办法,于是我问一公交司机,到洪城大市场吗?答说,你坐204路。我想如果坐204路,那就可以直接到学校了。我辗转找到了204路公交站台,上车时问:到二手车市场吗?得到肯定回答后,我上了车。我的感受是:今后到火车站应当乘坐204路。一是这路车路比225路得多,225路要经过11个站,204路只要过7个站;二是204路车次似乎比较多。虽然到学校要多走一点路,但还是有利些。这些地理因素要有一个过程才能慢慢搞清楚。(我从学校到老福山是坐225路公交,204路原以为只到洪城大市场或武警总队,站牌上写的终点站是自来水公司,并不到达老福山或火车站,现在才知道实际上终点站是老福山。)

20132月23日(星期

今天上午上了两节课,搭乘10点钟从洪城客运站开出的班车,12点到达星子。老伴昨天在上海住了一晚,今天和儿子一起到了海盐。我回家和女儿、外孙一起过节。现在正是开学之际,女儿在学校做财务,处在最忙的时候,12点钟都没到家。我在汽车站上了公交,拨通了家里的固定电话,外孙一个人在家,说他泡了方便面吃。如果外婆在家,早把午饭做好了。以前有外婆照料,外孙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他的脖子上挂着钥匙,可能这一挂就是6年呢。今天难得天晴了一天,气温也有明显回升。晚上皓月当空,但看上去是个椭圆形,不好看,似乎缺损三分之一,令人怀疑明晚会迅速变成一面圆圆满满的明镜。

学校对我很照顾,上学期开学初我跟有关领导请求,星期一上午不要排我的课,让我周末回家能在家有一个完整的一天。但后来多带了一个班的课,没有享受到“星期一上午返校”的照顾。等拿掉一节课,又快放假了。本学期可以“享受”了,老伴又不在家。原来初步形成的“惯例”(我一个月回家一次,老伴一个月去南昌一次)现在不得不打破,与老伴商量,我本学期平均3个星期回家一次,特殊情况除外。比如过两个星期是外孙的生日,我将回家一次,然后过三个多星期,清明节回家。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祝福》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