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比喻的大观园(《修辞与写作》第一讲)

         比喻的大观园

   (《修辞与写作》第一讲)

(原题:从组织结构看比喻的多样化)

近年来,比喻多样化现象颇为引人注目,各种比喻的特殊形式陆续被人发掘和研究。但这种研究多限于对比喻的各种形式的孤立研究和罗列排比,缺乏整体的比较、归纳和解说。笔者试图从辞格的组织结构的角度对比喻多样化现象作一综合考察,以就教于专家和同行。

比喻从组织结构上可以分为普通比喻和特殊比喻。普通比喻就是普通的明喻、暗喻和借喻,它们共同的特点是:⒈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比较明确,都是确定的相似关系;⒉比喻的结构比较简单,只有一个本体和一个喻体。

由于明喻是普通比喻的基础,暗喻、借喻都可以还原成明喻的形式;同时存在一种常见的暗喻形式:“本体++喻体”。因此,若用A表示本体,用B表示喻体,普通比喻的公式可以记为:

A像(是)B

根据表达的需要,普通比喻经过变形或组合,就成为各种特殊比喻,从而产生琳琅满目的比喻多样化现象。这种变形与组合是有规律可循的。

㈠反喻

反喻是普通比喻的延伸与否定,即由“A像(是)B”变形为“A不像(不是)B”。例如:

杀头不像割韭菜那样,韭菜割了还可以长起来,人头落地,历史证明是长不起来的。(毛泽东语)

从格式上看,反喻比普通比喻(在与反喻相对时可称为“正喻”)仅仅多了一个否定词。因此,反喻可看作是正喻的简单变形,但它们在性质上有根本区别。在反喻中,本体和喻体在整体上也是极其不相似的,但二者在所要描述或论述的某一点上恰好相反。之所以把反喻也看作是比喻,是因为它也符合比喻的基本定义。《墨子·小取》上说:“譬也者,取他物而以明之也”。东汉王符《潜夫论·释难》上说:“夫譬喻也者,生于直告之不明,故假物之然否以彰之”。可见,“假物以明”应是比喻最基本的特征,而究竟取物之“相似点”还是“相反点”则决定于设喻的需要。《诗经·邶风·柏舟》中的名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大约没有谁说它不是比喻。

从修辞效果上看,反喻具有正喻同样的形象生动的特点,甚至更加斩截鲜明,有时简直非用反喻不足以说明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反喻常和正喻配合使用,这样一正一反,构成“对喻”,使意思更显豁,形象更鲜明。例如:

如果美是专指“婆娑”或“旁逸斜出”之类而言,那么,白杨树算不得树中的好女子,但是,它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茅盾《白杨礼赞》)

他(指鲁迅——引者)在黑暗与暴力的进袭中,是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不是向两旁偏倒的小草。(毛泽东《论鲁迅》)

㈡强喻

强喻也是普通比喻的变形,即由“A像(是)B”或“AB那么(一样)SS表示相似点)”变为“AB还(更)S”的格式。

都知道蝎子毒,不知道船主比蝎子还毒。(杨朔《海市》)

多诱人的声音呵,它比绳子更有力!(臧克家《海滨杂诗》)

强喻是明喻的变态和强化。它本质上是说本体像喻体一样,不过程度更甚。“比较”只是辞面的意思,实际上二者是不可比的,因为本体和喻体在整体上是极其不相似的,性质上不属于同一范畴。比喻中包含了比较,只是为了使形象更鲜明、感情更强烈罢了。因此,强喻的修辞效果简言之就是“强化比喻”。

强喻的格式也可以倒过来说成“B不如AS”或“BS不如A”。例如:

就连刽子手的钢刀,都赶不上你这刻毒的心肠一半的锋利。(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赠汪伦》)

㈢逆喻

逆喻是将本体与喻体互易其位的特殊比喻,有人称之为“倒喻”。普通比喻是本体在前,喻体在后,有时为了表达上的需要,在文字上故意逆转方向,让喻体在前,本体在后,写成“B像(是)A”的形式。例如:

上海人叫小瘪三的那批角色,也很像我们的党八股,干瘪得很,样子十分难看。(毛泽东《反对党八股》)

灿烂的阳光下盛开的百合花就是您的笑容,巨大的汽锤起落的铿锵就是您的声音。(白桦《周总理,您在亿万人民心中永生》)

由于逆喻不是直陈,而是逆述,这就耐人寻味,或者突兀警策,能收到别致生动的效果。

㈣互喻

互喻是由两个普通比喻组合而成。第一个比喻句先用喻体来比喻本体,第二个比喻句再用“本体”来比喻“喻体”。其格式为:ABBA例如: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郭沫若《天上的街市》)

沙丘像凝固了的大海,大海像涌动着的沙丘。(杨闻宇《沙坡鸣钟》)

互喻中第二个比喻句形式上像是第一个比喻句的“逆喻”,实际上不是。因为它仍然是本体(原来的喻体)在前,喻体(原来的本体)在后,比喻的方向并未逆转。

互喻这种比喻形式,使AB两物缠绕系联,跌宕有致,加强了艺术感染力,同时又兼有对偶和回环修辞格的音乐节奏感。

㈤博喻

博喻是指连续使用两个或几个喻体来比方同一个本体的特殊比喻。例如:

我的小屋在树与树之间若隐若现,凌空而起,姿态翩然……像鸟一样,蝶一样,憩于枝头,轻灵而自由!(李乐薇《我的空中楼阁》)

有时喻体可以多到三个以上,例如:

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朱自清《荷塘月色》)

这《孩儿塔》的出世并非要和现在一般的人争一日之长,是有别一种意义在。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的爱的大纛,也是对于摧残者的憎的丰碑。(鲁迅《白莽作〈孩儿塔〉序》)

根据本体和喻体意义上的关系,博喻可以分成两类:

甲、所有的喻体说明同一个意思,同一个方面,通过反复设喻,使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更加鲜明突出,酣畅淋漓。如例⑿。

乙、每一个喻体形容本体某一方面的特征,连续设喻,就能使本体各方面的特征充分表现,暴露无遗。如例⒀、⒁。

下面的例子由于交代了相似点,博喻的第二个方面的功能表现得更为典型:

在轻轻荡漾着的溪流的两岸,满是高过马头的野花,……像绵延的织锦那样华丽,像天边的彩霞那么耀眼,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碧野《天山景物记》)

博喻是普通比喻的组合。为了方便,可以把构成博喻的每一个普通比喻叫做这个博喻的“分喻”。一般的,第二个以后的分喻,本体可以承前省略。博喻的公式可以写为:“AB1,像B2,像B3……”

有时,第二个以后的比喻词也可以省略,例如:

革命事业是青春的事业,……像雏燕,乳虎,新出土的箭笋,充满了蓬勃的生气。(王伯箫《忘年》)

博喻的修辞功能,除了上述甲、乙两方面(加强形象性)之外,还由于它在句式上常与对偶、排比等结合,使语言富有音乐性和节奏感,因而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㈥合喻

合喻也是普通比喻的组合,但它是更复杂更高级的组合。合喻的基本特征是:在一定的艺术构思下,由两个或几个普通比喻(分喻)组成一个复合比喻,每个分喻之间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各个喻体共同构成完整的艺术形象(画面)。例如:

山如眉黛,小屋恰似眉梢的痣一点。(李乐薇《我的空中楼阁》)

合喻多数由两个分喻组成,也有包含三个以上分喻的:

登上天都峰,我叩问青天:/当年的筑路工人哪里去了?/留下这一座巨雕,壮我名山!/那兀立的山石,/莫不是生根的铁锤?/那云缝的松树,/莫不是发芽的钢钎?/那汩汩的温泉,/莫不是他们淌的热汗?/那舒卷的白云,/莫不是他们晾的衣衫?(王绶青《雕天者》)

合喻与博喻有时容易混淆,但格式上有着明显的区别。博喻不管有几个分喻,都只有一个本体;而合喻则有几个喻体就有几个本体。合喻的公式可以写为:A1B1A2B2A3B3……

由于合喻本身就包含了修辞和语境的对立统一,因此,合喻中的各个分喻互为对方的语境,它们互相参照,彼此补充,能够收到珠联璧合、相映生辉的艺术效果。在形式上,合喻与博喻一样,兼有对偶和排比的作用,使诗文的语句结构谨严,气势强劲,节奏鲜明,含意深邃。

现在,可以把普通比喻与特殊比喻的关系用下面的简图表示之:

 

从上表可以看出,一部分特殊比喻是变形而成,可统称为“变式比喻”,它们的本体和喻体的关系不像普通比喻那样简单和明朗,显得比较复杂和隐蔽;一部分特殊比喻是组合而成,可统称为“复合比喻”,它们的结构不像普通比喻那样单纯和独立,显得比较繁复和严密。为了研究的方便,与反喻相对的普通比喻可称为“正喻”(前已述);强喻的原型可称为“平喻”;逆喻的原型可称为“顺喻”;组成复合比喻的各普通比喻(包括省略形式)可统称为“分喻”或“比喻肢”。当然,比喻多样化现象非常丰富复杂,不以六种为限,如还有兼喻(ABBC……),约喻(A1A2A3……像B)、引喻(BA)以及上文提到的对喻(AB1,而不像B2,或A不像B1,而像B2)等,其实大抵也是普通比喻的变形或组合。还有些特殊比喻可看作是比喻与非比喻形式的组合,如详喻是比喻与描写的组合,曲喻是比喻与逻辑判断的组合。这些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当代修辞学家袁晖先生指出:辞格的特点之一是“在组织结构上具有规律性”,“对辞格进行组织结构上的分析,可以比较具体、实在地找出语言运用上的组织规律,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可以较快地提高运用语言和鉴赏语言的能力。”(《试谈辞格的特点》)系统地研究各种特殊比喻的结构原理以及结构与功能的关系,有助于人们进一步从形式上认识“比喻多样化”现象,也有助于人们深入理解比喻的本质和内涵。

 

原载《擦亮你的语言》(陈林森语文论文集),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11月版            

 

分享到:

上一篇:《祝福》教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