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20)

我在南昌十九中(20)

2013224日(星期日)

今天是元宵节,老伴不在家,我和女儿、外孙一起过。因为家里有一些现成的菜,人也少,不需要买很多的菜。我问女儿:要买什么吗?我去买。女儿让我到超市去买一种比较贵的菇,她描述了一下这种菇的形状(后来在网上查了,才知道学名叫杏鲍菇),但我没买对,女儿又叫外孙去买,他买对了,把找来的零钱放在柜子上。他妈妈问他:“有没有人问你,这么小的孩子来买菜?”他说:没有。一会又闪着明亮的眼睛说:“我不知道那个人是叫大妈还是阿姨。”女儿说:“你是说卖菜的?”外孙说:“称菜的。”可能是超市过秤的营业员没注意到他,或者在做别的事,他要跟她打招呼,为称谓问题有些踌躇。女儿问:“她年龄几大?”外孙说:“跟妈妈差不多。”女儿说:“那就叫阿姨呗。”我也跟他说:“叫阿姨比叫大妈好。阿姨是一个比较通用的称呼语,本身有弹性。再说,称呼别人叫‘小’一点好些,叫‘大’了有的人会不高兴。”我跟外孙回忆说,80年代的时候,生活条件差,我又瘦又显老,当时才30来岁,有一次,一个陌生人第一次喊我“老师傅”,当时听了心里不好受。如果撇开称谓问题不谈,外孙当时的思想活动反映了他具有一定的文明礼貌意识,在人际交往中注意对人的称谓,只是采用哪一种称谓语他还缺乏经验。如果让他参加一定的社会活动,与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就有利于培养这些意识,并且在实践中得到锻炼。

我在家里利用一天半的时间备课,备完了《祝福》这篇课文的3个课时,比寒假里的效率要高些。上3个课时也比较紧,但不可能拿出更多的课时。

2013225日(星期一)

今天上午由星子到南昌。我原打算搭830的车,结果坐了810的车。我是725从家(南门)动身,步行到汽车站(平常要走40分钟),虽然有人排队,不过很快买到了票,旋即检票上车,居然名列前茅,特意拣了紧靠司机后边的座位。我身旁坐了一个胖得有些臃肿的妇女,面目不清,一上车就睡着了,整个车程都在和周公聊天。她右手扶着一个包,左手拉着一个袋,很累的样子。我想提议她把一个袋放到行李架上去,但欲言又止。

810不是常规班次。我问司机是加班车吧,司机说“顶班”。这不是一个概念吧。毕竟是元宵节后的一天,乘客比平日多。但车开时人没坐满,可能是为了给路上的乘客预留位子。车到归宗时果然呼啦上了10个人。途经温泉、隘口,也有旅客在路边候车,司机摆摆手说:等下班车。车到高速公路收费亭,有几个人也在候车。司机打开车门上的小窗口,对候车的人说:你们等一下。旋即拨打手机问车站的调度:你说的3个人是在收费亭还是服务区?回答是前者。司机看了一下人数,反复问他们一共几个人,说:只能上3个,另外两个等下一班车,马上就来。3人上车后,司机望望后面,指着靠车门的活动座位,对最后一名上车的说:你坐这里吧。汽车进入通往隧道的分岔路时,再次给车站打电话,告诉他们,温泉、隘口还有几个人在等车,让后面的班车带上他们。

车子上了昌九高速,很快进入庐山服务区,这是星子到南昌的班车必经之处,需要在这里办理补票手续及双方轧账。这时,有一个农民模样的中年男子在招车,并且上车向后面张望。司机说不能上了,坐满了,连导游的位子也坐了人。说来也巧,刚上车的售票员在清点人数时意外发现最后一排座位上还有一个空位,就告诉司机。司机马上大声通知已经转身离去的男子:还有一个位子,快来啊!那位男子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拖着打杆箱,看样子是他的儿子,像个大学生。原来中年男子是送儿子的,他自己并不坐车。汽车驶离服务区,进入高速公路,车上已经满员,加上导游座位,一共坐了34人。我想这位司机可算是功德圆满了。

当车子停在服务区时,一位在收费亭上来的乘客问司机:下次我从南昌回星子,在舍里甲可以上车吗?司机耐心解释:要从舍里甲往某方向走200米,在那里等一定稳。看来舍里甲是星子到南昌的一个重要的上下乘客的站点,几乎每一次都有乘客在此下车。今天在舍里甲下车的有七八个。而在我下车的地方,只有我一人。过了南昌收费站,我就请求司机在加油站停一下,连说两声好、好,不像有的司机只用鼻子哼一下。在这个加油站下车,只要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学校。纳闷的是,我说的这个加油站居然没有一个名字,只有“中国石油”几个通用大字,每次我只好说:二手车市场附近的加油站。有时还要补充:离南昌大桥最近的加油站……

在车上有时也可以看到这位司机的正面形象,不过主要是观察他的背影,在后视镜里还可以瞥见他的某些特写镜头。中等个子,长相不能说很帅气,但也不粗糙,头发较长,有浓黑的鬓角,皮肤黄里透白,鼻子较挺,下嘴唇有点突出,大约 30来岁,整体上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形象,平时不会很引人注意。他工作负责,耐心,一路上很忙活,服务态度好,对每一名乘客一视同仁。车开得快,但很沉稳。说话不是很和蔼,但干脆,清楚,明确。我不知道他姓什么。

                                                   

    正月十四我到家后,下午感觉有件事要有个交代。放寒假时,县里一位官员的儿子要参加一次定向培养(与就业挂钩)的学校的招生考试,通过我的一位老同事来找我给他做家教。那天晚上同事带了官员找到我家,主要情况是:考试水平相当于高中毕业,但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在内容重点和题型等方面与高考有一定区别;没有正规的复习资料,只有一个考试大纲,附一些之前本行业考试的样题。我和客人商定了辅导时间、地点和方法。当时南昌十九中还没有正式放假,但正式上课已经结束,官员允诺给我提供用车方便,以保证我开会和辅导的时间两不误。我一共为他儿子辅导了三天半,每半天为一个时间单位,平均三个小时,相当于21个课时。2月初官员的儿子已经参加了考试,结果不详。现在时间差不多过去一个月,东家还没有任何音讯。我觉得不够正常。在第一次见面之时,同事已经当面说了要给“高报酬”。问题是这么久官员没有与我联系,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在正月十四下午给同事打电话,说得比较委婉,但态度是明朗的。我说对方一直没给我打电话,我希望同事能探听一下。第二天即昨天(正月十五)晚上,没有得到回应,我就再给同事打电话。这次我的语气比较严肃。用老毛的话说:在原则问题上不让步。当然我也解释我为什么对此类问题比较敏感,是因为我在星子曾遭受N多次付出而未获报酬的损失和委屈,包括2009年花一个月的时间为县政府校对几百万字的县志,而没有一分钱的辛苦费;还有退下来的某官员下海办实体,请我给他写带有广告性质的材料,花了两天时间,结果不但不给报酬,还把我的U盘拿去不归还;……一个地方长期不看重脑力劳动,不尊重知识,不尊重人才,这是一个地方落后的表现,其结果必然也会影响经济的发展。同事也感到有点紧张,他也觉得有责任,作为中间人,他没有把事情负责到底。因此昨晚很快得到回音,说与当事人通了电话,据说是考试成绩还没有公布,虽然知道考得还好,想等成绩出来了再向我“汇报”,云云(听得出有支吾的成分)。但他没有撒谎说给我打过电话了,没有打通云云。这位官员直到现在才向同事询问报酬标准。我给同事的电话中已经开价:一课时100元。这应该是一个底线。我一天上6个课时,不能等同于一天的劳动时间,而应视为3天(中学教师每天的标准课时为2课时,何况我晚上还要备课),这样我每天的劳动报酬为200元,也就相当于一个技术工人如建筑工人的报酬标准(200元一天),除掉法定假日,每月报酬大致与我在南昌的收入相当。今天那位官员来了电话,讲得比较客气。说是儿子考了第二名,应当有希望,感谢老师的指导云云,并说按我的标准给付报酬,因我不在家,将把钱交给我的同事(转交我女儿)。当然后面说的只是客套:哪天回星子,给他打电话,请我去“坐一下”(请吃饭)。我历来不是很愿意和官员打交道。

2013226日(星期二)

下午第四节课高一年级开了一个短会,主要内容是进行上学期期末考试质量分析。我所带的重点班(1)班比另一个重点班(2)班平均分高1.34分,及格率持平;在全校前100名中的人数由期中的17人增加到28人,增加了11人,是同学科中增加最多的。但比其他几所重点中学则落在后面。要能使领导满意就必须提升到五所同档次重点中学中名列前茅,这肯定有很大压力。会上还宣布了校本课程(选修课)开设的时间,为每周下午第8节课(课外活动),每周有两次,分别是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的学生,备同样的课,用同一个课件。这样又增加了这些承担了校本课程的老师的工作量,而且这种课比正常的课备课的难度要大得多,因为这要自己找材料,自己编写教学提纲,搜集教学资料。还宣布本学期第一次月考将于320日举行,届时打算与某个县(估计是南昌市管辖的某个县)的重点中学进行联考。教务处曾主任在讲话时强调语、数、外三门课程的地位,并且更强调数学和英语两门课程在高考中的地位。这种说法是正确的,语文考试分数的确没有其他课程那样容易见效。对于一个学生的培养,从他将来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文课程的意义超过任何课程,但从短时间提高分数的作用,语文则扮演了一个尴尬的角色。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人的主观努力可以决定的。

2013227日(星期三)

今天下午第8节课(最后一节)开始进行校本课程,我在高一(1)班教室给填报了第一志愿的同学讲《修辞与写作》,明天将给填报了第二志愿的同学接着讲,讲的内容相同,用同一个课件。今天讲的主题是“比喻的大观园”,内容是比喻的多样化现象,即除了明喻、暗喻、借喻这三种普通比喻以外,还存在一些特殊比喻,它们有规律可循,是通过对普通比喻进行变形和组合构成的。各学科组今天统一开课,学生分别跑班,到指定的教室接受校本课程的授课。学校尽量保证满足学生自己填报的志愿,大多数学生的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都能实现。当然不同学科和内容的课程,填报的人数不同,数学报的学生最多,不得不每一志愿都分两个班。填报围棋入门的只有3个同学,手工制作的只有4人。在我讲课的时候,教务处曾主任进教室拍了照(或摄了像)。

下午收到四姐的短信,告诉我:“兰姐(三姐)患了舌癌,她准备明天来长沙,从长沙坐高铁去广州,她有个学生在广州军区医院,学军陪同去那里医。可能要开刀,这真是晴天霹雳,但愿兰姐无大碍。”我从网上查了一下,这是个很麻烦的病,就是顺利开刀,对进食、说话都有妨碍,姐夫又先她而去,今后生活自理、与人交往都有问题。晚上我打电话给四姐,问了下情况。目前我的五个姐夫只剩下一个,五个姐姐还健在,但愿上帝保佑,不要在三姐身上打开一个缺口。在浙江那边,亲家公的情况也不乐观,据说已经确诊为淋巴癌,这是比较罕见的癌,因此治疗经验不足,有关专家也较少。虽说能就近到上海肿瘤医院治疗,但要与专家预约治疗。三姐已过古稀,亲家公比我还小。现在人的寿命在普遍延长,但六七十岁的老人都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接到上帝的邀请,人不能保证能活到八九十岁。

2013228日(星期四)

今天下午第二次讲选修课,是给填报了第二志愿的同学讲。第二次讲同一内容的课程,一般比第一次要流畅、自然。在讲第一讲时,在最后一个幻灯片上预告了第二讲的内容:《异彩纷呈的外国成语典故》。我还接着要准备第三讲的内容,初定为《避复是写作的ABC》。这正如《祝福》一课还没讲完,就要备后面的课文《老人与海》《蜀道难》。选修课的讲授,有的学科是多个老师,如数学、英语,有的是一个老师,如生物。语文学科开设了《修辞与写作》和《公关礼仪》,前者是我一个人讲,后者是吴莉莉和章蜜两个人讲。难的不是每周要讲两遍,而是每周都讲,备课的任务重。因为这不比平时的讲课,这个带有学术性、原创性,相当于作学术报告,基本上没有现成的资料。我跟田主任说:最好是隔周举行一次,每周一次太多了,很难准备。田主任说要准备讲15讲,要找这么多话题是不容易的。

201331日(星期五)

今天下午又收到四姐的短信:兰姐今天上午就到了广州,下午两点多钟办了住院手续,有两个权威医师帮好诊断,说问题是有但不严重,没有转移的现象,开刀能根治,叫她不要害怕。我要兰姐出院后就到长沙多住些时,我也不到九江去过生日了。事情总是这样,平静的生活会因为一阵风而变得不平静,会受到干扰。不过我还是打电话给四姐,如果三姐手术成功,身体恢复得比较快,3月底之前能够回到九江,四姐的七十大寿还是要搞。

今天变得很冷,狂风怒号,这个红谷滩就像星子一样风大,连太阳能的电灯杆都被吹倒了。学校采取紧急措施,将倒了或将倒的电灯杆用粗绳固定,并让各班主任警示学生,上放学时不要从篮球场边经过。气温也急速降低,不得不加衣御寒。

201332日(星期六)

这个周末我在学校度过。上午一、二两节课是补课,但每个班加一节,每周也只有6个课时,要解决所有问题还是感到紧张。今天跟(1)班学生说,昨晚改完了我们班的作文,大有收获,甚至可以盲目乐观地下结论说:我们班的记叙文的写作基本“过关”了。在这半年多来,我们的写作教学进展是艰难的,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大致经过了三步曲:上学期开学初,是全班同学找不到一篇像样的作文,没有一篇优秀作文拿得出手,几乎找不到一人亮点;到上学期后阶段,我们开始涌现出少数较好的作文,可以在整体上作出肯定的评价,能基本上作为范文拿出来讲评,开始积累一些亮点;到这一次是大多数学生的作文都写得较好,各有千秋,在人物描写(外貌描写和语言描写)上比较用心,作文内容也关注了社会现实,表达了爱憎感情,而且现在错别字也接近消灭,我看与我们坚持默写和听写有关。我告诉学生,从今以后,我们的作文讲评不再叫“批斗会”,而可以称之为“庆功会”了。我还说,不但王帅龙要恢复名誉,而且全班绝大多数同学都可以扬眉吐气了。

这个周末我有很多事要做。要把基本制作完成的选修课第三讲的课件作最后的修改;要备唐诗单元的第二篇课文《杜甫诗三首》;要批改高一(11)班的作文,并且考虑如何进行作文讲评(是分开来讲还是合起来讲)。梁启超说:凡职业都是有趣味的,只要你肯继续做下去,趣味自然会发生。如果没有趣味,星期天不能休息,还要工作,那是很痛苦的事情。

 

分享到:

上一篇:高一寒假作文讲评

下一篇:申纪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网上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