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28)

我在南昌十九中(28

201352日(星期四)

今天是五一以后上课的第一天。上午本来没有课,但因为五一前换了一节课,第二节课高一(1)班的英语上了语文。又考虑到51日是星期三,高一(1)班冲掉了两节课,我想补回来,就和班主任商量,下午最后一节课(第8节)能否给我上语文,齐老师满口答应,还说,今天一节体育,一节微机,你要都拿去。我说那我得一节微机课吧,体育让学生在外面活动一下。我再问,会不会和任课老师发生冲突?他说不会,他跟任课老师打了招呼,如果上课铃响了,学生都没有来,那就是不上了。齐老师真的有魄力的人。我想微机课少上一节也无关紧要吧,电脑靠自学完全可以。我就从来没上过微机课。下午本来高一(11)班有两节语文课,结果我今天上了五节语文课。

今天学生重新报名上选修课,有几个学生来问我,以后我的选修课是上新课,还是旧课。我说,可能上旧课为主吧,修辞与写作要讲的内容很多,我就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备课。

今天在新闻节目上看到常州一位抗战老人65年一直家门不关等妻儿,令我感动。这就是一种痴爱。这位老人96岁了,他儿子是1944年出生的,1948年去了台湾,后来又去了美国。这位老人参加过泸沟桥战斗、台儿庄战斗,可见他是国民党的军人,妻儿又去了台湾,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可没少吃过苦。我看他在回忆追思家人的情景十分感动,他深情地回忆他妻子很漂亮,文化比他高,又懂英语,代数又好,2000年左右打听到她已经去世,但儿子还在,当年去台湾时向他摆手再见,吃饭睡觉都在回忆,儿子四岁时要他抱的情景都进入他的梦中。相信政府能够善待属于国民党营垒的抗战老人。65岁就是我到目前为止的一辈子啊!

201353日(星期五)

备课时有些纠结。柳永词《望海潮》,“千骑拥高牙”,课本给“骑”注音为jì,这在原来没有问题,“骑”作动词读qí,作名词读jì(一人一马谓之骑)。但1985年国家语委颁布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废jì,统读qí。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在“骑”字条注的音只有一个qí,只在义项④加了一个括弧(旧读jì),《古代汉语词典》(商务)也作如是处理,而不像其他多音字那样:另见××页××。现在不作任何说明,课本注释违背国家语委的规定,另搞一套。我们对学生只好说:在古诗词中,为了韵律的需要,临时改用旧读。其实这也说不过去的,比如“国”在古时是仄声,“看”古代是平声,现在在诗词中,能读依古音读么?另外,《窦娥冤》课文中,有的字体也有误差。依例唱词用宋体,宾白用仿宋,但有的地方并没有遵循。比如第三折刽子手的宾白:“你有甚么话说?”“你的性命也顾不得,怕他见怎的?”都印成了宋体。虽然无关宏旨,但处理不一致,总是不爽。教材年年印,难道发现不了吗?还是怕改动成本太高?

201354日(星期六)

这个周末我本来不回家的,我的武宁的朋友方式要来星子石材城买狮子,我只好回去一趟。中午我到县汽车站,方式已经到了近一个小时,我叫他在汽车站等我。然后我向朋友介绍的老板打电话,来到位于峰德镇的金鹿石材城,了解了基本价目:两米高的4600元,两米五高的7600元,三米高的23800元。方式是替位于湖北通山县的方氏祠堂购买,根据会长的意见,要石狮子本身就要两米高,加上底座就有三米高了。我没有料到三米高比两米高价格如此悬殊,但看上去三米高的堂皇气派很多。李老板让我们找到另一家的老板问一下,在路边上有一对三米高的,上面写了一个手机号码,我一问,对方到湖口去了,问价钱,要三万多,还到三万都不卖。李老板说,他这个价钱还优惠了一千多。后来想想,那个号码可能是个“托”,号码主人一定不在家,价钱一定开得很高,以此让客户相信开头的价格是合理的吧。我上网查了“金鹿石材城”,并无价目信息。这个价钱是否合理现在还在未知中。不过星子的石材质量上乘,这是大家公认的。此前,我的老家靖安和外家都昌,这两个县都产花岗岩,但他们买石狮子,还是舍近求远,跑到星子来。当然,这一次并没有当场成交,下一次会长还会带几个人来,他们中该会有懂行情的人吧。下一次就让方式直接和老板联系,就不需要我来了。

201355日(星期日)

今天上午有三姐陈影梅高中时候的几个同学来星子看望她,三姐在餐馆招待他们,要我作陪。其中有几位201111月在九江见过面(朱汉熙教授和夫人王医生,岳翠容老师),今天还见到了前九江日报社的副总编辑叶祥发先生,刘老师和夫人胡老师(河北人)。三姐的女婿万紫云也从九江赶来,在酒店张罗。因为今天是立夏,特意点了一份米粉蒸肉。叶老师的九江话最地道,有时一句半句甚至一时听不懂,呵呵。当初我还会说一点九江话的。叶老师和我是在网上认识的,也可以说是“网友”。当我看到叶老师提到他的几个同学去看望连俊霖老师的文章,我向他提问,是不是我姐姐陈影梅的同学,后来果然证明了。再后来彼此在博客上留言,慢慢熟悉了。朱老师和叶老师都和我一样关心政治,他们的观点都和我很相似,只是时间很少,未及深谈。他们都认为中国要“转弯”,但不能转急了。他们在一起谈论的主要还是老人的话题。叶老师把他们的年龄戏称为“七零后”,那我就是“六零后”了。

朱老师从医学的角度说三姐的病情比预料的还要乐观。二姐陈影竹近期一直陪伴着三姐,开始四姐也陪伴了一段时间。三姐的同学情谊令人感动,我的姐姐们的姐妹情义也令人感动。

 

 

分享到:

上一篇:我在南昌十九中(27)

下一篇:古汉语特殊修辞方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