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30)

我在南昌十九中(30

2013520日(星期一)

今天作文讲评。表扬了两个班的三个学生的作文,对其优缺点作了分析。除了总的评价之外,对结构和语言还作了即兴的点评。如罗希作文中的一段话:“对于我来说,我一直觉得历史是一门很特殊的学科,它的独到之处在于在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上挖掘它遗留下来的东西,由现在思考过去,证明一切事物不是说过去就过去了的。”这里表达的是比较复杂的意思,作者还不能充分胜任这种表达任务,语言还不够精准,加工还不够到位。例如:后面已经说了“我一直觉得”,前面“对于我来说”似无必要。“在于在……”有重复之嫌,宁可把“在于”改为“是”。“挖掘它遗留下来的东西”搭配不是很恰当,改为“挖掘它埋藏着的东西”可能效果要好些。因为,既然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东西,那你就是知道的,用不着“挖掘”,只要“接收”就行了。“由现在思考过去”搭配也不很恰当,“思考”改为“追思”,词语的关系就紧密了。“说过去就过去了的”的说法过于口语化了,而议论文中复杂的句子,应当尽可能书面化,以形成严肃、谨慎、字斟句酌的文风。这样的点评,不是平时批改作文可以做到的,只有解剖麻雀时才可能偶一为之。孙彤作文中的一句话:“对于亲人的关爱,朋友的包容,师长的教诲,难道我们都能充耳不闻,不为之动容吗?”我也作了即兴的点评。首先我肯定作者能组织出这样的排比句,内容与形式达到了较好的结合,在高一学生的作文中还不多见。其中“教诲”原来是“教育”,虽然也不能算错,但表达效果和感情色彩都不如“教诲”。特别是你谈的是“感恩”的话题,用“教诲”就体现了感恩的语气,而“教育”则显得抽象,一般化。另外,我强调中学生作文最好不要谈论“爱情”及其他成年话题。我的论证是:如果你谈得肤浅,幼稚,隔靴搔痒,会显得浅薄,属于“为赋新词强说愁”;如果你果然有真知灼见,有切肤之痛,俨然是过来人,那也令人怀疑,这岂不是泄露了你过早涉足了这一领域,老于世故,或者偷尝了禁果?

今天年级组发了本学期第二笔现金,是晚自修的补助(1330),加培优班补课费(三次150元),共计1480元。本学期超量工作补助应当比上学期多一点,因为增加了培优班和选修班的课。这个体现了多劳多得。

2013521日(星期二)

吃中饭时,在食堂,我主动迎上去对艾欢说:“听说你要走呀,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艾欢说:“上完这个学期的课再走。”两边都说好了吗?那边已经公示了,艾说,我参加了那边的考试,这边的课又不能丢,搞得人很惨。艾所应聘的学校是一所大学,那应当对自己的进步更有利。我表示祝贺。艾笑着说,哪里可以解决编制,我就到哪里去。他说,我来十九中本没打算跳槽,我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我是想在这里长期干的,但这边解决不了编制。我想这也不能怪学校,这是一个需要继续进行制度改革的问题,应当扩大用人单位的自主权。早就了解到在南昌学校工作,编制问题不容易解决,需要拖较长的时间。青年教师面临着户口、婚恋、购房、生育等现实问题,久拖就会出现危机。但是对不同类型的毕业生有不同的政策,有的毕业生(免费师范生?)可以解决编制。艾欢是个很优秀的青年教师,长得也很帅。我对他的印象很好。上学期开学初,一次我举行公开教学,他早早就到教室来听课。平时彬彬有礼,脸上常带笑容。在教师会上,他的教学业绩受到过表扬。他的离去有点可惜。如果新学期再招聘一个老师来,不是也要替别人解决编制么?毕业生到公立学校来,目的不就是为了解决编制问题吗?我对有关的政策还是不太了解。

2013522日(星期三)

今天齐老师去考驾照,他的两节数学课换给了我。我很乐意。在我需要的时候,也可以通过他来换课。在换课这一点,齐老师是我的“最佳搭档”。因为他和我上两个同样的班的课,一般来说,课时不会重复。要换就都换了,不用找第二个老师。谁也不能保证没有特殊情况,需要在工作日处理非办不可的事情。学校不严格禁止这样的事,给老师们带来了一定的方便和自由。我本来只有下午两节课,现在上午也上了两节课。

下午两节课讲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因为文化背景和课文体裁的特殊性,这篇课文上起来比较困难。后来向章蜜处借了一个U盘,放了一段电影(26分钟),与课文节选部分相对应,使同学们有一定感性认识。比剑的场面表演的成分比剧本多得多了,非常激烈,有很多动作是课文所没有的。当然观看电影还是不能代替阅读。

下午第八节课开教师会,主要内容是布置本周月考的工作,这次月考因为牵涉到文理分班的问题,所以对舞弊现象要严防死守。领导说,今年高考制度也更加严格了,包括要用全身探测仪来检查考生身体,不能带手表进考场,不能带有色饮料(只可带透明的纯净水,并且要撕掉商标)以防遮挡视线。我赞成这样的规定。凡是旨在公平公正的公众行为,制度和技术手段是越严越好。会上陈校长宣布,徐肖芸老师担任年级组副组长,协助陈勇老师做好年级组的管理工作。

2013523日(星期四)

上午到老校区听课。这是本学期最后一次到老校区听课,这次听的是语文教研组组长周静菁老师的课。周是一位老教师,即将退休了。她上课的班级是高三(7)班,这是一个文科重点班。我来十九中,开始学校打算让我接这个班的课,后来考虑到生活安排问题,改放到新校区。我对今天这堂课很有期待。果然,这堂课是我在老校区听的所有课中最好的一节。周老师讲的内容是“校二模作文讲评”。这次讲评不是从概念和理论出发,而是从本班学生作文的实际出发,备课时作了充分的准备,搜集了大量的实例,进行了科学的归纳,有针对性地指出了学生作文中的优缺点。所讲的内容面向高考,特别是联系江西的高考实际,明确区分两种不同类型的议论文,一种是“时评性”,一种是给材料作文。当然,“时评性”的名称还可以商榷,我问周老师,据她说是市教研室的提法,认为我省今年高考很可能是写“时评性”议论文。这个提法以前一般称为“评论”,“评论”比“时评”要广泛一些,因为所给材料不一定是时事热点,很可能是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一个现象。例如这个二模作文题,妈妈和女儿的故事,就算不了什么“时事”。周老师这堂课对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根据高考的需要,将议论文区分成两种:时评(评论)性议论文和一般材料作文。前者针对性强,要对材料作具体分析,不能脱离材料;后者则是从材料中提炼出一个观点,不要具体分析材料本身的意义。我甚至觉得周老师的讲课与我有点相似,就是从学生作文中总结搜罗出各种正反面的实例,然后归纳出几个主要问题,所搜集的例子非常典型,老师的语言清晰准确,非常到位。周老师还找出不同水平的6篇作文,随机排列,印发给学生,让学生评出等级,然后老师用屏幕展示老师给出的评语和建议分数区段,事先在每篇作文后面留了一定的空白,让学生听完课后将教师的评语抄下来。整个课堂设计合理,结构紧凑,首尾呼应,留有余地,显示老师驾轻就熟的教学艺术。但我还是感到学生互动做得不够。这样的写作指导课当然应以老师指导为主,但也不能一言堂,也可以让学生针对某些问题发表意见,老师偶尔提出问题,学生也会小声地回答,但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学生站起来发言,学生的回答听课老师也听不清楚,使课堂气氛略显沉闷。其实我自己也常常注意不够,只是看别人时容易发现问题而已。她所讲的内容还挺有个性,不是那种教条式的说教,而是有的放矢,以理服人,甚至语重心长。她讲到第四篇作文,容易得感情分,因为作者站在妈妈的角度,较易打动阅卷老师,不像有的学生通篇发牢骚,把爸爸妈妈说得一无是处。周老师说:你知道是什么人改作文吗?都是做了爸爸妈妈的人改作文,而且女老师也不少。你把妈妈说得一无是处,能让她们有好感吗?这段话我是深有体会的,用我说过话来说,即使你不能“投其所好”,也不能投其所“恶”。从广义地说,就是写作要兼顾读者的因素,说得不好听就是不要“得罪”读者。而高考考生的作文,从理论上说,只有一个读者,就是你所不认识的某一个阅卷老师。而阅卷老师绝对不是一个和考生年龄层次相同的“愤青”,一般来说,是学生的长辈。总的来说,周老师是一位富有经验的老师,也是一位相当敬业的老师。她的教学水平明显地高于其他语文老师(就我所知道的),由她担任十九中的语文教研组长是实至名归的。

2013524日(星期五)

真正的夏天已然来临,今明两天南昌地区最高气温将达35摄氏度。今天(月考)监考的时候,学生都穿着短袖上衣,只有我还穿着长袖。昨晚十一点半睡觉,身上还是汗水(可能是洗了衣服的缘故),但空调打不开。我问了好几个老师,都说宿舍里的空调能打开,没听说谁的空调坏了,那就可能是遥控器的问题,有可能是电池的电没了?今天晚饭后去买了一对新电池,果然屏幕上显示了26度的字样。我还琢磨着如果空调不行,得去买一台小电扇来。同事说如果空调坏了,也可以叫物业来修。

在办公室,一个老师问另一个老师的问题,有时,我会从旁插话。这种习惯不好,是一种“好为人师”的职业病。在别人看来,有“扬己抑人”之嫌——特别是别人答错了我答对了的时候。如果别人没有适当的反应,我就会尴尬。做人要低调,这是一个很坚强的理念,要尽量克制自己。只要别人开口问自己,不管对方态度如何,我都要认真地回答,这是一种责任。别人不是问自己,就一定要忍住不要做声。

2013525日(星期六)

今天继续月考,我没有监考任务。原计划星期天去看望老同学江民繁的父亲,根据天气预报,明天可能有大雨,就决定今天去。昨晚已经和民繁的妹妹江玉兰联系上了,得到同意,再和在南昌的另一个老同学吕敬蜀联系,邀老吕和我一起去(他们隔得比较近)。我八点钟以后动身,先坐公交到老福山,再打的到“东方塞纳”。我带了一瓶酒,一筒奶粉(原来家里带来的奶粉时间长了一点,我重新买了一筒),然后再买了点水果、藕粉之类。我没有让吕敬蜀花钱,因为他们夫妇都没有固定收入。问明了地点,我和吕打的来到青山湖区公安分局大门口,江玉兰已经在那里守候。进了旁边的巷子,就来到公安分局的宿舍。这房子虽然旧了一点,但装修得不错,包括地下室有三层。这是江玉兰的房产,老爸老妈和女儿一块住,安享晚年。

上到二楼,老爷子就迎上前来。老爷子讳海泉,今年85周岁,身体硬朗,头脑清醒,满头白发,脸色还比较红润,只是耳朵有点背。他后来告诉我,左耳完全失聪,只靠右耳,但右耳的听力也减弱了。老人对我们的来访十分高兴。本来他每天上午要出去散步的,今天没有远行,只在附近走了走,守候我们的到来。江民繁比我大一岁,我还琢磨着老爷子有接近九十高龄,听他说,他当初是十八岁结婚,十九岁生了江民繁。小时候没有到县里读书,读的是私塾。老爷子记性还不错,往事记得很清楚。听说吕敬蜀曾在三汊港农机厂工作过,历数厂里的几个负责人的名字,谁过世了,谁还健在,丝毫不差。原来在计划经济时期,老爷子在丰城武装部工作,三汊港农机厂要到丰城煤矿买煤,经常找到老爷子那里去,那时煤是紧缺物资,要求人批条子。后来老太太下楼,和我们见了面,也很慈祥,很温和。老太太今年也八十个年头了。我原打算不在这里吃饭,我跟吕打了招呼,原则上不在这里吃饭,回到你家里吃顿便饭,但老爷子坚决挽留,他起身用力按住我的手,江玉兰则说是她做饭,不要两位老人动手,她还预先把她的一个嫂子叫来帮忙。盛情难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老爷子是1949年年底当兵的,后来一直在部队工作,主要工作地点是在宜春地区,包括军分区和武装部,在正团级岗位上退休,因为差了两个多月,没有享受到“离休”待遇。当我们问起的时候,他也很坦率地说,部队的待遇比地方还是要高些,现在他每月有六七千的退休金,老太太也有两千多元,经济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同样级别的离休干部,光护理费每月就有1800元。原来他在青云谱干休所居住了较长时间,我早就想去看他,但一直没有成行,现在我在南昌工作,无论如何也得来看望一下老人。老人家还非常客气,还亲自动身跟我们倒茶续水,要跟我们搛菜,平时他不喝酒,我们来了,还破例喝了一小杯白酒。老人说话平和,很有分寸,口音夹着浓厚的乡音,家里有这样一个老人家真是福气。看我们带了些微不足道的礼品,他还要说上一句礼俗上的客气话。江玉兰也很有情义,她说她经常钓鱼,有时钓多了,吃不完,可以送到吕敬蜀家给他们家人吃。我们说,如果下次民繁来了,提前告诉我们,我们来这里再一次聚会。

 

分享到:

上一篇:《哈姆莱特》教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