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在南昌十九中(32)

我在南昌十九中(32

2013610日(星期一)

昨晚看电视时,我随意在沙发上躺了一下,外孙马上就把一个小枕头塞在我的头下面。这孩子从小就会为别人着想。

今天早上,外孙和往常那样,醒来后爬到我的床上,和我亲热一下。我抱了一下他,说:你过去睡,我有感冒,会传染给你的。上午我要去医院看医生。感冒有几天了,是被高一(1)班的学生感染的,这个班因某一个学生的流感致使好多学生受影响,有几个发热的和严重的回家了。教学工作受到一定影响。

早上起来后在菜园搞了一会劳动,主要是挑粪。老伴在家里,这一切都搞得好好的。现在有的蔬菜虽然种下去了,但长势不太好。只有豆角,才可以采摘。现在没有旱厕,所谓粪是化粪池里的粪水(平时用青石板盖着)。蕹菜昨天傍晚浇了点这样的粪水,今天早上看上去就精神多了。种菜看上去是很卑贱的劳动,但能吃上这种绝对环保的蔬菜,在当今城市却是多么奢侈的生活方式。今早把没有浇的都浇了。天灰蒙蒙的,看来是要下雨了。菜们,你们也过个幸福的节日吧。

8点多钟上街,先理了个发。9点钟到医院,一个中年医生在坐诊。他问:“有什么事吗?”我说:“感冒。”他没有作任何检查,甚至没有认真看我一眼,只问了一句:“打针还是吃药?”我不想麻烦,就说:“吃药吧。”见他也不询问,我就不打自招:“主要是咳嗽。”然后医生不假思索地在处方笺上开了三种西药。到收费处,收费员告诉我,中间一种药要自费。我说就买另外两种。拿了药后,我再回到内科门诊,说,这第二味药不能报销,你能不能把它的名字写一下(医生字迹潦草,看不清楚),我到药店里看能不能买到。医生说就吃这两种吧。

从医院出来,我去探望生病的三姐陈影梅。她从上海治病回来有三天了,目前一个人在家。儿女都在九江,她说不愿到九江去,从上海带回来的药加工起来很麻烦,每天都要将几斤红萝卜榨汁配药。她说上回在广州手术没有做好,只切除了舌尖的肿瘤,没有发现舌根的肿瘤。舌根的自己可以摸得到。现在不想再做手术,就吃点药,也不一定有效果,叫做“带癌生存”(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概念)。姐姐略显悲观地说,“活一天算一天,反正活到70多岁了。”我问你从上海买回来的药是中药吗?可以报销吗?姐姐说,不是中药,是美国进口的药,不能报销,一共花了八千多元,可以服用4个月。“反正是大量花钱。”姐姐说。4个月后还要去上海复查吗?医生叫我要去复查,但我不想去。我再问,是不是还有点痛。姐姐说有痛,头也有点痛。我问,苹姐(二姐)现在在九江吧?她说过了节还会来星子(照料她)。我告诉姐,明天学校领导会来看你。最后我请她后天到我家过节,姐姐答应了。

 

2013611日(星期二)

我把没改完的试卷带回家,改完了,是原来预作培优班的卷子给高一(1)班使用了。学生听课的效率很低,很难检讨原因。上课时看学生听课的情况是很认真的,注意力是集中的,课堂纪律是很好的。既然是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学生的平均智商照理是不成问题的。老师的教学能力、教学经验、教学态度也没有大问题。但是一考试就见鬼了。这份卷子有一题是翻译课文中的一句话:“……唯君图之。”不但课本上有详细的注解,老师还详细地解说这是一个祈使句,“唯”是祈使副词,“君”相当于第二人称代词,句子的大意是:希望大王考虑这件事。虽然这是上学期学的,但最近教学《廉颇蔺相如列传》,又遇到了一个同类句式:唯大王与群臣孰计议之。我在教学中还有意识地与原来学的“唯君图之”加以比较,指出它们是完全一样的句式。但这次考试,49个学生(3名学生请病假),只有17个学生翻译正确,正确率仅占三分之一。课文中的句子尚且不能翻译,还能指望他们能形成迁移能力,运用学过的知识去解决新的问题吗?还能指望他们面对没学过的知识,能运用学过的原理和机智去解决吗?如果一个农民,种下去100亩农田,只有30亩得到收成,他何以为生?

据媒体报道,今年高考试卷已经发现三处错误:陕西英语B卷第36题答案选项CD两项重叠,语文试卷现代文阅读材料中珍珠港事件爆发年份有误(将1941年写成1942年),浙江语文作文材料将“英国作家戈尔丁”写成“美国作家菲尔丁”。这些都是不该发生的错误,稍微有点责任心,认真审查、核对、校对,就会避免这种低级错误。这个问题应当向教育部追责,对相关命题组负责人、审题负责人给予相应的处分(如免除其今后相应的资格),而不是一句“整体上不影响考生答题”敷衍了事。零差错、零容忍应成为高考命题不可动摇的底线。据我所知,高考命题工作非常严肃,一群被认为专家型人士封闭起来几个月,资料工具书应有尽有,命题人、选题人、审题人各司其职,反复审读,逐句过关,他们每个人都有万元以上的报酬,怎么还会出差错?

《散文选刊》第6期刊登丁燕散文特辑,丁燕是70后女作家,她从新疆来到东莞,其散文写了一系列城市生活图像,玻璃楼房,盒饭,长筒袜……。比如写农民工站着吃盒饭,让我很有感触。又短又细,握在手中像根本不存在的一次性筷子;几张简易桌子;偶尔一块肥肉;头发黏糊的中年男子;绿色粗腰的垃圾桶,空饭盒、塑料袋塞得要溢出来。这些描写在城市边缘地带是有目共睹的。我还注意到丁燕对乳房的描写。一般的小说对女性乳房的描写,都是突出它的丰硕、坚挺、高耸、饱满,丁燕在《女房主》中描写了一个小乳房女人。它的开头很有意思:“我恶作剧地朝她的胸滑眼一看:灰T恤下,弧线微弱,幼小,简直无力承担一只大手的掌控。”然后多次照应:她那年轻的身体仍旧保持着一团稚气,和她幼小的乳,灵敏的臀,混在一起;她那黑直长发,紧绷、狭小而隆起的臀部,几乎不存在的乳房,女学生式的脸……这类描写在当代作品中是不多见的。中国传统文化本不以大乳房为美。现存古代作品中,描写乳房的往往都是丁香般、莲房般的小乳房。清代文人朱彝在一首词中这样写:“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冯梦龙《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中描写女子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中国现代作家,从茅盾到莫言,都热衷于刻画丰乳肥臀,是在文化上审美上受西方影响、与西方接轨的结果,直到愈演愈烈,形成大乳至上的时尚潮流。如果我们的目光不是仅盯着影视荧屏,而是向我们的身边“滑眼一看”,那么,我们必须承认,现实生活恰恰相反,在中国,尤其在南方,乳房偏小的女人仍然是大多数、绝大多数,就像我们的社会,在光鲜的场合所看到的常常是那些豪气万丈的官员和老板,但在人口总量中,总还是小家碧玉的平民百姓居多。无论从人道主义还是从古典审美观出发,应当让后者在文学描写中占一席之地。世界是多样化的,美的定义也是多元的,乳房的形状也是多种多样的,未必都以刘震云描写的篮球状的乳房为美。娇小玲珑、盈盈一握的中国式乳房,为什么不值得赞美呢?不应过分夸大女性身体的某一部位的美学价值,不应让现实生活中的莘莘女性(她们是我们的母亲、妻子、姐妹和女儿)在文学描写面前自惭形秽缺乏自信充满焦虑,不应让对“波霸”的追求占有太多的社会资源和注意力。不论男人或女人,还有更多有价值的事情要做。善待乳房不丰满的女人,要从作家做起。

 

2013612日(星期三)

昨晚与老同事陈述忖相约聚谈,主要听他谈在美国的经历。他的小女儿已经加入美国国籍,女婿办了绿卡,外孙外孙女都是美国人了。这次他们夫妇已经办了签证,下个月就要再次到美国休假。据说他们作为美籍华人的家属,在美国连续居留超过半年(181天),政府就会依法免除其子女的部分税负,这部分金额足以支付他们夫妇在美国生活半年的消费支出。并且他们作为美国人的直系亲属,符合申请绿卡的条件。在申请绿卡时,只需提供在国内经济收入的法律公证,月收入不足700美元的(美国的贫困线?),当地政府予以补满。陈的退休工次为3400元,还可以得到一定数额的补助(这种补助不一定是现金,有可能是购物券之类)。另外还可免费提供老年公寓,而不管其子女在美国有多少住房,多少收入。在老年公寓,还会给老人提供一小块土地,供他们种菜。如果老人在国内没有经济收入,政府会提供足够的养老金,可以过并非没有体面的生活。我原以为到美国的飞机票价单程就要一万多元人民币,实际上往返才要一万多。我原以为中美之间飞行是穿越太平洋,却原来是绕过加拿大,北冰洋,俄罗斯,飞经苏武流放的贝加尔湖。有些事情单凭想象是不能得到正确答案的。他女儿居住在美国南部的德州,气候与国内相差不大。陈述忖还谈到美国的文明程度远远超过国内,这次他的外孙外孙女来中国,对这里人随意扔垃圾、说粗话十分反感。陈述忖的网名是陈思,在网上我们有一定的交往。

2013613日(星期四)

昨天在客车上接汪先江老师的电话,问我在不在学校,我说在车上,他要我代他上67两班的晚自修。其实这两节自修不是他的,是谌萍老师的。我不明白,汪是外地人,过节前我问过他,过节是否回家。他说回家。那他为什么要答应谌萍老师。汪以前帮过我,我肯定要答应他的请求。今天下早读时,章蜜老师突然对我说,有一个不情之请,第一节课能不能到10班去“看”一下,她有个急事。我答应了。章蜜与我一个备课组,关系比较近,她请我帮忙,是信任我。当我往10班走时,发现隔壁的11班也没有老师。我问学生,是谁的课。学生说是沈老师的历史课。我说老师没来,大家就预习《张衡传》吧,今天要上这篇课文。这节课的中途,我还到11班看了两次。就这样,从昨晚到今天上午,我无形中“代”了三位老师的课。其实我昨天不来今天上午赶来本来也是可以的,吴莉莉老师已经主动表示愿意替我“看”一堂早读。我昨天赶到学校,是因为我向班主任多要了两节课。端午节碰上了星期三,如果我不补上这两节课,1班就比11班少了两节课。这两节课是用副课上的,我没有考虑“报酬”。而今天的早读,我还提前了20分钟。就是说,1元钱的补助,我上了50分钟。所以,从昨晚到今天上午,我几乎成了一个“劳模”,吼吼。

2013614日(星期五)

     办公室闲聊,谈到了今年江西高考作文题。我觉得今年江西关于中学生“三怕”的作文题脱离现实,在中学生中根本没有这样的校园流行语。一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我虽然早在5年前就已退休,但一直没有离开过中学语文教学岗位,如果在江西有这样的校园流行语,我焉能毫无知觉。二是所谓流行语一定要适合口耳相传,换句话说一定要押韵、顺口、幽默,但无论是“一怕奥数,二怕英语,三怕周树人”,还是“中学生有三怕,奥数、英文、周树人”,都不押韵,也不顺口,更不幽默。三是流行语要反映中学生实际的思想生活状况,但“三怕”根本不能反映今天中学生的真实状况。中学生怕奥数?奥数本是学有余力的少数尖子的事,他们敢于报考,就应该不怕,反而喜欢;那些不报奥数的学生,与奥数无关,陈水总怕的是拿不到社保,肯定不会怕公务员考试。英语是每个学生都要学的,中学生学英语,早就不是新鲜事,现在不是70年代极左路线破坏教育的时期,那个湖北省某初中生在英语试卷上涂鸦“我是中学生,何必学英文,不学ABC,照样干革命”的顺口溜的年代,学得好学得坏,都没有怕的必要,学英语很正常,就像吃饭一样,有人食欲强有人食欲不振,但哪有一个人怕吃饭的?任何功课都有人学不好,学不好就怕某门课,还整出个流行语,哪有那么多流行语?周树人更没有怕的必要,现在高考与周树人没有什么关系,鲁迅的文章在中学教材中已经寥寥无几,鲁迅的小说比那些选进中学教材的外国文学作品好懂得多了,何怕之有?曾经在中学流行过这样的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如果命题者是把这几句话“改造”成今天这样的“校园流行语”,那就太可笑了。我在巨人网上看到有中学生评论这条“校园流行语”说:做了六年的中学生,头一回听说这条校园流行语,我可以发誓以上流行语也从未在我的同学中间流行过。这个考生对自己被代表“三怕”的现象感到非常不理解,并且把它讽刺为“专家流行语”。

   另外,三句流行语应该是一个整体,如果以所谓“校园流行语”为话题,为写作材料,那就必须把它作为一个整体,来分析它反映了怎样的社会现象或校园思潮,是新的读书无用论沉渣泛起,还是当今中学生不喜欢基础学科,或是教师的教学方法不当导致中学生厌恶三门主课,如果可以任意抽取中间的任何一“怕”,或两“怕”,甚至反过来变“怕”为“喜欢”,那就每个考生都是自说自话,作文就成了某一门学科的学习总结,作文的立意也就乱成一锅粥,所谓“校园流行语”也就变得毫无意义。命题者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闭门造车出来的“校园流行语”并非植根于校园的土壤,所以在引用了这条“校园流行语”之后,又心有余悸地补充说:实际情况是,有些同学有这“三怕”(或其中“一怕”“二怕”),有些同学不但不怕反倒喜欢。这样一来,材料本身就形成了自相矛盾,命题者在命题时底气相当的不足。

如果从修辞的角度来看,这三句话完全是赝品,或者说是语言中的垃圾,或者说显得很外行。一怕奥数,二怕英文,三怕周树人,这三“怕”,不是同一个角度,不是同一个平面,它们根本不能糅合在一起。奥数是数学中的一种竞赛项目,英语是一门学科,周树人是语文学科中某一位作家,它们不是同类项,怎么可以组合在一起呢?曾经流行过的三句话: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它们都属于语文学科,都是语文这门课程的下位概念,这三项是并列关系,是一个大类中的小类关系,代表着学生对文言文、写作、以鲁迅为代表的现代文的畏难情绪,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中学生的学习状况或思想情绪。如果保留“周树人”,那么英语就要相应改成短文改错,或完形填空,或书面表达,奥数就得改成解析几何、三角函数等等。作为高考写作材料,本身不应违反形式逻辑。

晚上和九江市某阅卷老师打电话,我向他询问对今年江西高考作文题的认识,他明确表示不满意。他的基本看法是:一,缺乏人文内涵;二,缺乏时代气息;三,不符合中学生实际,即我所说的,脱离现实,这个流行语不是从生活中来的,是编造的。谈到改卷的结果,分数偏低,原因就是作文没有沾这三“怕”,即三个怕的对象(奥数,英语,周树人)都没有涉及的,分数在及格以下。这样一来,不及格的作文偏多,特别是一些有才华的考生,他离开这几个学科的问题,而是展开来谈“怕”,“勇气”,素质教育,等等,结果评为不及格。哪怕眼看着另外一些谈奥数,英语等,但文理不通,语无伦次,思想肤浅,却评为及格。 

分享到:

上一篇:传说2013年的高考负分作文

下一篇:江西高考作文题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