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熊艾春式“烂官”要不要治?

熊艾春式“烂官”要不要治?

陈林森

最近,湖南省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怒砸网站电脑的新闻引起舆论哗然。事由完全是熊艾春自己造成的。71日,自我感觉良好的熊艾春将几首原创诗公布在当地社区网站,遭网友差评。熊以为是网站跟他过不去,74日,他愤怒地闯进社区网站,将办公室一台工作电脑砸毁,并当场写下“熊艾春怒砸社区电脑”的字条,可是九个字中就有两个错别字。

熊某是官员中的一种典型。他属于哪种类型呢?第一,贪官?目前尚无证据。从他的履历来看,多是油水欠丰的部门,且任正职的情况不多,可能腐败的机会不那么好找。第二,庸官?百度解释:庸官是庸庸碌碌、没出息的公职人员。庸官不一定水平差,只是工作没有魅力和干劲,缺乏开拓精神,政绩平平,这一类官员数量不少,熊艾春大概不在此列。据媒体报道,熊的一位同事说:“他在没病的时候工作表现还可以,工作也还是比较积极的,也表现得有开拓精神。”第三,是不是昏官呢?昏官是昏庸的官员。这等于同义反复,而且与“庸官”也无法区分。从所见例子看,昏官大体犯有渎职罪,或在决策上出现重大失误,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熊所担任的职位,恐怕想当“昏官”也难,因为他即使作出一个错误决策,也不会给当地经济和民生造成重大损失。文联主席这种职位,比中学校长、医院院长安全系数高得多。比如,耒阳市的作家、画家平时不会到文联食堂来吃饭,群体食物中毒、女生被性侵一类责任事故就不会发生。

那么熊艾春是个什么类型的官员呢?我觉得,只能用“烂官”来形容他。烂官不是一个规范的称呼,但想不到更合适的称谓来描述这位文化官员。也就是网友说的文联主席晒诗砸电脑还真“熊”的那个“熊”。别看他闯进网站时何等嚣张跋扈,其整个表现却非常“松(读第二声)”。当他砸电脑后写字条时,关键字“砸”思考良久不得要领,无奈写成一个奇葩的错别字“灿”,还是觉得不对,又两次询问网站工作人员“砸”字怎么写,工作人员哭笑不得,说:“你是文联主席,连砸字也不会写?”工作人员只好教他怎么写“砸”字。据说他被带到派出所后,语无伦次,毫无愧色,还多次做出掩面而笑等奇怪的动作。至于他写的诗,岂只是“不敢恭维”,而且我们读者都跟着感到羞愧,如果我是他的语文老师,差不多要羞愧得自杀了。

他的第一首诗(网上公布的)叫做《国际保健消费指南赞》,大概带有广告性质,最后两句是:“今日高兴洗脚后,明日健步去爬山。”这样的诗歌,就连平时说话的水平也没有。“洗脚”这样的纯生活用语,毫无文学含量,又没有言外之意,就这样赤裸裸地进入文学殿堂。《耒阳赞》可能是他自鸣得意的一首,开头两句:“耒水源于地球心脏,阳光来自宇宙东方。”这样的诗句,不仅不能算文学语言,而且只能归入胡言乱语。耒水是湖南一条普通河流,属于湘江的支流,它来源于“地球心脏”,岂不变成了岩浆?阳光来自“宇宙东方”不好理解。宇宙没有中心,它有无数个磁场,无法确定东南西北。航天员告诉我们,在太空中没有上下方位概念。“宇宙东方”根本是个杜撰的概念。那首遭差评最多的《耒阳赞四》就更可笑,只剩下大喊大叫了:“耒阳天下第一福地,竹海第一福地中央。身在福中要惜福呀?惜福才会福多多啊!舞文弄墨文人事呀? 吹毛求疵很不好啊!劝君不要肝火旺呀?弘扬正气才正常啊!”他想写八言诗(他自己说的“八律”),字数不够,啊、呀来凑。这首诗说的是什么呢?他是在反驳网友对他的批评,认为网友的批评是“吹毛求疵”,是“肝火旺”。有的诗你乍看会以为是扫盲班学员写的,如《为党的兴旺而奋斗》:“为党的兴旺而奋斗,党兴国强人民欢叫。方针政策符合民意,人民一定跟着党走。全体党员共同努力,日本鬼子自会发抖。发展党员严格把关,民族复兴自会欢笑。”“人民欢叫”什么话?“欢叫”不但不是文学语言,甚至不是正常的汉语词汇。“欢叫”不够,又来个“欢笑”,“民族复兴自会欢笑”,不知道是谁在欢笑?他的好些诗都自我标注为“律诗”,其中没有一首符合格律,甚至押韵也乱来。更可笑的是,他还创造“六律、八律、九律”等概念。总之,熊艾春的所谓诗作,除了字数整齐这一点符合要求外,其他没有任何方面是符合诗词格式的,也没有丝毫诗意和诗味,遑论形象思维、艺术想象、含蓄隽永、以少胜多等等诗歌必备的各种要素。不光是诗歌本身的语言,那些前言后语聊作说明的文字也都臭屁不通,比如他到“竹海”(耒阳一个景区)去游了一下,回来诗兴大发,写了十二首“七律”,但他说的是“神游”,就是他实际上并没有去“游”,只是他的灵魂出窍,代替他的肉身去游了竹海。如果说神游,那天堂地狱哪里不能去?

一个官员,文化水平,或者写作水平不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在我们中国很正常。但你可以“藏拙”,可以低调,怎能哪里有疮疤炫哪里,哪壶水不开提哪壶?据说文联的其他同事、宣传部的领导,都劝他不要把诗发到网上去,但他不听,还和别人争吵起来。缺乏自知之明,应当是修养不够吧?

这个官员还不懂法律。社区网站负责人报警后,被带到派出所,民警要求他赔偿对方损失2000元,他还叫嚣,要网站赔偿他精神损失费十万元,扣除电脑2000元,网站还要赔偿他98000元。文革已经结束了近40年,一个国家干部,竟然闯入人家私营企业,去大搞打砸抢,这难道不是违法行为?你的诗作,别人评论了一下,你就要动手报复,反说别人诋毁你,宪法规定的公民的言论自由,你作为公务员竟然毫无所知吗?

这个官员还不懂现代通讯手段,毫无互联网知识。网站工作人员已经向他解释,网友的评论并不代表网站的立场,但他就是不理睬,就像是活在桃花源中人。他竟然以为,把网站的电脑砸了,网友就不可能再对他进行批评了。

综上所述,熊艾春确实是个典型的白痴官员,是个差官、劣官、烂官。如果说张二江是贪官的典型,童名谦是庸官的典型,雷政富是淫官的典型,薄熙来是奸官的典型,那么,熊艾春就是烂官的典型。这样的官员在我们的干部队伍里还有多少?组织部门是不是也要查一查?他们拿国家的俸禄,干不了人民交给他办的事,完全不具备公职人员应有的文化水平和道德修养,而在那里尸位素餐,这难道不是另一种腐败?这类烂官对于损害官员队伍的声誉,其负面效应并不低于腐败官员。贪官还可能有以前的功绩,当年的辉煌,显赫的学历,过人的能力,被人们感念、夸奖,熊艾春这类烂官,可以说毫无功绩可言,毫无优点可以称道,依他们的能力和水平,甚至智商、修养,在任何时候都根本不可能干出任何对人民有利的事情。

我曾在2013年就媒体报道的都昌县某官员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不良表现提出批评,写过一篇杂文《网友围观拷问官员的素质》,指出记者和网友开始关心官员的素质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在文章结尾写道:“官员的基本素质理所当然地应当高于普通老百姓,人民群众对官员的德与才的预期自然也高于普通群众。……也许邵××是一个‘清官’,也许邵××没有贪腐行为,也许邵××的为人值得称道,然而,如果他是一个庸官、懒官、糊涂官,老百姓就没有意见吗?这种庸劣无能的官员为老百姓办事,我们能放心吗?”当时我写得还比较温和,也没有使用“烂官”这样的更有刺激性的概念。拿熊艾春与邵××比较,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历来说德才兼备,但我们公开宣传时,总是更强调“德”;我们在各种媒体上表扬的官员的形象,更多的是道德模范,工作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典型,很少宣传那些在工作中坚持自我提高,不断提高业务水平,使自己更加适应现代化事业的需要的干部。在今天的形势下,一个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他的“才”与“德”比较,如果不是更重要,至少是同等重要吧?我更加关心的是,我们的党和政府,特别是管干部的部门,对贪官,对庸官,对淫官,都开展了惩治,那么,对熊艾春这样的“烂官”,要不要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治理呢?虽然媒体报道,耒阳市委已经对熊作出了“免职”的处理,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处理,恐怕也只是权宜之计,决不能杜绝此类官员继续贻笑大方。

 

 

分享到:

上一篇:说说“主客倒置”

下一篇:2015上半年全国报媒典型语病报告(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