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怎样上好语文课(Ⅰ)

怎样上好语文课(Ⅰ)

陈林森

 

201584日在全市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的讲课稿)

陈按:这是201584日上午在九江电大给全市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的讲课稿,是这次讲课的第一个专题。由于原文较长,为了阅读方便,分3次发表。

 

我的这个讲稿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去年10月,我应邀到南昌十六中讲学,除了上两堂示范课,还在语文组教师座谈会上作了发言。发言讲什么?我把多年来酝酿的关于课堂教学的基本思考加以整理,第一次形成了文字。事后整理出了一篇文章,在《九江教育》今年第1期发表了。今天我把这篇稿子进一步加以补充、调整,作为今天讲的第一个专题,包括互动,大约需2个小时。

语文教师需要有多种能力,包括教学能力、科研能力、写作能力等,其中最基础的是教学能力,特别是课堂教学能力。现在我们认为“一张嘴,一本书,一支粉笔打天下”的教学模式落后了,有了很多的现代教学手段。但是我们往往走向另一个极端,我们的主要精力不是用来备课,备学生,而是用来制作课件,课堂教学的本质反而被异化了。我们应当返璞归真,思考如何回到课堂教学的本原上来。

一个语文老师怎样才能把课讲好?我在长期教学实践中形成一种看法,上好语文课有三条标准,就是:正确、清楚、生动。这三条标准,或者说三条原则,无论是过去的教学条件,还是今天的教学条件,都是行之有效的。

一,正确。不是说老师所掌握的知识是错误的,更不是说现在的教师不具备规定学历,而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在课堂教学中出现陈旧过时的知识,或由于知识结构中的盲点以及备课中的粗疏带来失误。决不能“误人子弟”,这是我们的底线。

语文属于人文学科,比起自然科学知识更新得更快。所以我们的知识需要不断更新,与时俱进。比如语言的更新。有学者认为,当前汉语中每年产生的新词有一千个左右。如最近出现的“失联”,这是一个很年轻的新词语,产生于201438日的马航事件。以前只有“失踪”,为什么还要“失联”?因为客观上有这个需要。而且它是产生于现代通讯手段的发达的条件,是新的形势催生出来的。失踪与失联是有区别的。失联最初是指飞行器,但现在出现了官员失联,这个新词语就推广了。能够推广使用的语词就会进入全民语汇。

新词语既可以从无到有地涌现,也可以在旧词中产生新义。有一个成语——“美轮美奂”,我一直耿耿于怀。传统成语词典注释是:形容房屋的高大、众多、美观。但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已经出现了新的注释:也形容装饰、布置等美好、漂亮。由于1999年高考试题曾经考过这个成语,当时的答案囿于旧注,不认可对房屋以外的事物的形容。现在连小学课文(五年级下册《丝绸之路》)都出现了“美轮美奂”的新用法,在各大媒体上将美轮美奂用来形容一切美好的事物(尤其是舞台表演)已经是铺天盖地。可是有的语文教师和教研人员孤陋寡闻,抱残守缺,直到今天还在恪守早就过时的定义,包括有的模拟试卷,仍然陈陈相因。

学生接受信息的渠道很广,老师一不小心就会落在学生后面。“奇葩”本是古语词,原意是指奇特而美丽的花朵,常用来比喻不同寻常的优秀文艺作品或非常出众的人物。这是我们熟悉的,比如“这篇文章是当代散文园地的一朵奇葩”,这是传统用法,而现在出现了新义,多指一些稀奇古怪、让人无法理解的人物或现象。有一次学生作文中出现了“奇葩”的新用法,用来讽刺班上的某种不良现象。我当时还没有掌握,就在作文旁批了一行字:“奇葩”是贬义吧?但几天后我在阅读中发现了这个词的新用法,已经很普及了,我就在班上公开表示了我的歉意,并肯定了学生的新用法是有根据的。

其次,知识面要广。语文老师与其他学科不一样。比如数学。一个数学家,在数学知识的圈子以外,他一无所知,他可以是一位优秀的数学研究者(例如陈景润,在生活上几乎是白痴),语文老师不可以。语文教材、语文试题涉及了大量语文以外的知识,科技文涉及自然科学知识,文言文包含古代文史知识,还有很多课文要联系社会和生活常识。“给学生一杯水,自己要有一桶水。”这句话特别适用于语文老师。在某种意义上语文老师需要成为“杂家”。当然不是说老师在知识储备上没有一点疏漏。当学生提出的问题,恰恰在老师的知识储备中是盲点,出现这种情况,决不能为顾面子而信口开河,或不置可否,而应当承认自己不知道,而在课后查资料,保证给学生的知识一定是正确的知识,决不能误人子弟。

有些知识,由于教师备课不认真,很容易出现纰漏。有一天,我的外孙回到家,告诉我,他上课时纠正了老师的读音。原来那天上六年级的课文《诗经·采薇(节选)》,老师朗读这篇课文:“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老师刚一读完,外孙就举手说:老师,要读雨()雪霏霏。还好,老师没有固执己见,查了字典以后,接着就当众纠正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教师,他不应该满足于就事论事,而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为什么小学课本对的特殊读音不加注释,这应当认为是教材的疏漏。《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都收了“雨”的这一用法(下[雨雪],读)。在《诗经》这样的古籍中,的动词用法一定要依惯例读第4声。我们不是把这个字的读音当作孤立的现象,还要考虑语文知识的连贯性、系统性。初中有篇课文《智子疑邻》,里面有一句“天雨()墙坏”。到了高中以后,要学习《苏武传》,文中有天雨()雪的句子。中学课本都有相应的注释,表示“雨”是动词,读第四声。知识不但有一个系统,它背后还有相应的规律。这里面其实有一个知识,就是古汉语的词性活用,古代汉语中部分名词的词性活用(名词动用、使动用法)改变读音时有一个规律,就是较多地向第4声靠拢,如:衣(穿衣)、冠(戴帽子)、王(称王)、语(告诉)、中(射中,符合,中伤,如木直中绳)、食(使吃,读)、饮(使饮,请人喝酒)等。这个系统的知识,高中可以教给学生。

我们在备课的时候,不但要注意知识的准确性,而且要关注知识背后的体系。教育家鲍鹏山说:当知识不成体系时,它是无用的,只是碎片。如一家报社搞知识竞赛,其中有一道题:中国历史上哪一个朝代的宦官是可以娶妻的?这个问题只有对专门研究宦官的专家才有用,假如你的主要精力不在此,这样的知识碎片,对你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们教给学生的应当主要是规律性的知识。

更重要的是,老师要有严谨的治学态度。一般来说,教师的职业是“述而不作”,但决不能照本宣科,过分依赖教参。老师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对一切没有绝对把握的问题,必须及时查阅资料,除了工具书,还要经常上网查询。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非常便捷的学习工具,但网上信息鱼目混珠,需要辨析、甄别。(据说网上的错误信息达到百分之30)我在这里不能不提到,我们还不能迷信教辅资料。我们现在使用的试卷有的是很不严谨的。比如南昌市曾经统一使用的高中期末试卷,问题很多。20131月高一上学期语文期末试卷,我发现了七八处硬伤。如考文言句式,有一句话“此余之所得也”(《游褒禅山记》),命题者说它是介宾结构后置,其实它是判断句,这句话中连介词都不存在。

这里我想提出,有必要重新强调基础知识的教学。在主流教育观念中,对基础知识的教学是很不屑的。但是,很简单的常识是,知识是能力的基础,没有知识,能力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想用今年高考的例子来说明。今年高考古代诗歌的试题,有一个问题是:诗的尾联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答案是:表达了诗人虽有羁旅思乡之愁,却能以国事为重的爱国热忱。尾联是什么呢?“勤王敢道远,私向梦中归。”这里有“勤王”这个词,学生未必熟悉,或者知其一不知其二。勤王的字面意思是“为王朝尽力”,这是泛指;特指当君王的统治受到威胁,臣子发兵援救。勤王既然是为王事努力,那当然能得出“以国事为重”的思想感情。但比“勤王”更关键的是“敢”字。这里的“敢”意思是“不敢;岂敢”,用训诂学的术语就是“反训”。古人说,凡一字两训而反复旁通者,若乱之为治,故之为今。就是一个字含有正反两个意义,在适当的地方,要用它的反义词来解释。如“乱”解释成“治”。“敢”解释成“不敢;岂敢”是常见的反训,如《孔雀东南飞》:“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又,《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可堪回首”,“可堪”就是“岂堪,不堪,哪能忍受”。尾联两句诗的大意是:为王事出力,怎敢怨恨路途遥远呢,对故乡的怀念只好偷偷地放在梦中宣泄吧。这难道不是把国事放在首位吗?今年的文言文翻译中,还涉及“为动”用法:“苟立异姓,吾当死之”,这个“死”就是为动用法。为动用法,中学教材里也有。《陈涉世家》:“等死,死国可乎?”“死国”,为国事而死。《孔雀东南飞》小序:“时人伤之”,“伤之”,就是为这件事感到哀伤。我觉得今年高考试题给我们敲了警钟,要从那些花花哨哨的教学中回归到语文教学的本真,扎扎实实地进行基础知识的教学,在这个基础上形成解决问题的能力,决不能在教学中大搞形式主义。

也许有人会说,语文学科属于人文学科,不是每一个问题都有标准答案,不是每个问题的答案都有对错之分。有一句名言:“答案是丰富多彩的。”那么,我们怎么认识这个问题呢?我的意思是,即使是不同的观点,也要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就是说,你的观点可以是错误的,但是你的思维不应该是混乱的。就像辩论赛的立场,正方反方,是随机确定的,而不是基于各自的真实立场。不管你持哪种观点,都应该有条理的展开论述。辩手发言时,经常的措辞是:第一,第二,第三……。这就是他的思路。有一次,讲《孔雀东南飞》最后一节课,主要是讨论课后的问题。关于焦仲卿的性格是否软弱,引起了学生的争论。认为焦的性格软弱的同学,谈了三条理由:一是面对焦母对刘兰芝的无理指责,他丝毫不为妻子辩解;二是面对焦母的蛮横斥责,他沉默不语,再拜还入户,哭哭啼啼去找刘兰芝,显得很软弱;三是殉情时的表现是徘徊庭树下,没有刘兰芝坚决果断。否定性格软弱的同学则针锋相对:第一,焦仲卿在焦母发话之前已经有言在先,为刘兰芝作了辩护: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态度相当鲜明,竟致惹恼了母亲,用不着再重复;第二,焦仲卿虽然对母亲没有当面顶撞,这不代表焦的性格软弱,因为他已经在母亲面前鲜明地表示了态度,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取,说出这样的话,在封建社会,孝道文化大行其道,这本身就是对焦母的反抗,但焦仲卿毕竟是个孝子,我们不能苛求他用激烈的方式来直接顶撞母亲;三是殉情前的徘徊反映了两人的文化教养、社会地位的差别,考虑问题肯定要比刘兰芝复杂一些,不像刘兰芝那样决绝是可以理解的,这也不代表他的性格软弱。当然,学生的发言会有停顿和断续,需要老师的接茬和圆话,像主持人那样,使讨论能够顺利进行下去。像这样的探究题,即正反两种观点都可以成立,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就可以得加以肯定(考试时就能得满分),但决不能简单化处理。讨论的基础是通过对文本的阅读形成自己的观点,然后又从文本出发,搜寻和归纳理由。总之,对那些人文色彩比较浓厚的问题,答案可以见仁见智,但都必须有明确的观点,充分的理由和合理的思路。我们肯定在人文领域,有些问题的答案是丰富多彩的,我们的根基是:一,必须符合正确的价值观;二,必须从文本出发,而不是故弄玄虚;三,必须符合逻辑,有正确的思路。

 

分享到:

上一篇:香港二日自助游

下一篇:怎样上好语文课(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