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如何理解《裤裆巷风流记》中的“兮兮”

如何理解《裤裆巷风流记》中的“兮兮”

陈林森

《语文学习》曾发表陈天忧先生的《兮兮复兮兮》(1994年第12期),评论女作家王小鹰《意外死亡》(《小说界》1990年第6期)的上海方言特色——大量的叠音后缀的使用,如“淡寡寡、呆墩墩、木乎乎、委琐兮兮”,其中“兮兮”是个突出的例子。无独有偶,最近拜读范小青的长篇小说《裤裆巷风流记》,似觉“××兮兮”的使用有过之而无不及。范小青是“苏味小说”的代表作家(文学评论家樊星将她与陆文夫称为苏味小说的双星座)。她的生活、学习、工作与写作活动,大多与苏州相关,受苏州文化影响感染很大。她的作品中运用了许多方言词语和方言句式,散发着浓浓的苏沪地域味道。据不完全统计,“××兮兮”在全书中出现了近50次。可以看出,叠音后缀“兮兮”是吴方言的一大特色。

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录了“兮兮”,注释是:<>后缀,用在某些词的后面,表示状态:脏~|可怜~|神经。从词典所举例子看,“兮兮”主要用在形容词的后面,组成“××兮兮”或“×兮兮”的形式,表示某种状态。“神经”作为一个科学概念是名词,但在口语中,“神经”实际上是一个形容词。《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在“神经”词条下的义项②为:<>形容神经不正常。(相当于口语中骂人时说的“神经病”。)

在北大语料库搜索,得到含有“兮兮”的语料681条,除上述最常见的“脏~、可怜~、神经~”以外,常见的还有:紧张~、神秘~、傻瓜~、惨~、臭~、怪~、穷~等。这些例子中,作为词干的词语基本上是形容词,“傻瓜”本身虽是名词,但在“傻瓜兮兮”中表达的却是形容词“傻”的意思。

我们要探讨的主要是两点:一,小说《裤裆巷风流记》中的几十个“兮兮”中,用在“兮兮”前面,作为词干的词语(多数是双音词,也有单音节如“脏兮兮”、多音节如“乡下人兮兮”),比通常的例子,在词性上更广泛,包括名词、动词、形容词。二,在别的实词后面加上“兮兮”之后,除了表示状态外,还有哪些语言修辞的效果?

通读《裤裆巷风流记》后不难发现,小说把“兮兮”的方言韵味扩展到各种词性的词语后面,使之都带上形容词的味道。跟在形容词后面的有“难堪”“穷酸”“苦”等,跟在名词后面的有“乡下人”“黄草纸”“小市民”“牛皮”等,跟在动词后面的有“作孽”“不搭界”等。例如:

1)那辰光的做官人,一般有个三房四妾,不稀奇的,也是一种风气。只讨一个女人,总归好像没有派头,乡下人兮兮的。(2

这里的“乡下人兮兮”,“乡下人”虽然是名词,但在这句话中,表示的是像乡下人一样寒酸,小里小气,没有派头,跟不上风气之类意思。反映了苏州虽然在当时不是什么大城市,但苏州市民对乡下人的作派却还是很蔑视的,是瞧不起的。

2)“就是么就是么,危险房屋住在里面吓兮兮的,不晓得哪一天塌下来,性命交关的,还是换新公房合算……”(第31章)

“吓”是动词,意思是“使害怕、吓唬”,但在这里实际表示的是“吓人、可怕、使人害怕”的意思。这句话如果用普通话说,大概可以说“危险房屋住在里面挺吓人的”,但说成“吓兮兮的”,更能传达出说话人内心忧惧、紧张的程度,听者仿佛可以感觉到说话人心跳的声音。

总之,当“兮兮”跟在名词、动词后面,整个短语就在“兮兮”的作用下,转化为形容词,说写者借以表达的是某种状态,而不是某一事物或某一动作。

第二,“××兮兮”这样的短语,除了表示某种状态,还可以传达更多的韵味,附加更多的修辞色彩。

我们注意到,放在“兮兮”前面的词语,无一例外,都是负面的概念,消极的状态,没有一例是正面的、积极的、值得赞扬或令人羡慕的状态。但对于这些消极事物(状态),作者并非一概采取激烈反对和坚决批判的态度,分别传达出来的有各种复杂的情感和态度。

3吃饱了饭没有事体做,不好弄本书看看,小市民兮兮,一天到晚嚼舌头,不嫌牙骨子酸,学学人家三子,读点书……”(第4章)

这段话是已经读了大四的姐姐乔杨批评弟弟乔乔的话,既有对乔乔吹牛聒噪、影响自己读书的厌烦,又包含对其“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和遗憾。“小市民兮兮”又从另一侧面表现了乔杨对生活理想的追求和对裤裆巷3号居民的不满与由此显示的清高。

4)看看二阿哥一日老颜一日,作孽兮兮,阿惠恨不得从哪里变出一间房间,或者变出点钞票,租吴家那间隔厢。(第5章)

这是写阿惠的心理活动,“作孽兮兮”是阿惠对二阿哥卫民现实处境的高度概括。我们知道,“造孽”一词除了如词典解释的“做坏事”以外,还可以表示“可怜”,在方言里还带有“心疼”之意。卫民因为家里住房拥挤谈不上对象,快30岁了还没有结婚,她对二阿哥非常同情,尽管她自己工作长期没有着落,在屋里总是被大人骂“吃白饭”,身上从来没有一分零花钱,但她关心哥哥胜过关心自己,在小说中,她对于任何人的困难和痛苦总是寄予满怀同情,总是希望能帮助别人却又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作孽兮兮”在这里更多地表现阿惠对二阿哥的心疼,反映了阿惠的善良和纯朴。

5)乔老先生的孙子乔乔,听这种老古董听得发腻发酸,但总不可以塞牢自己耳朵不听,也不可以封牢阿爹的嘴巴不许讲,就贼忒兮兮插嘴问阿爹,你讲太监,老法里的太监,真的要割卵的?(第3章)

小说多次用“贼忒兮兮”形容乔乔的神态,表现了他对爷爷(“阿爹”)的不恭。那么“贼忒兮兮”是什么意思呢?

在《汉语大词典》中可以查到“贼忒嬉嬉”这个词,注释是:方言。形容鬼祟不安。亦形容嬉皮笑脸。《何典》第三回:忽然土地来吊他出狱,正不知是祸是福,心里贼忒嬉嬉的到了土地面前。亦作贼忒嘻嘻。茅盾《小巫》四:过了一会儿,小杏儿贼忒嘻嘻地说道:老爷死了!喏——就横在这里的,血,一大滩!’”

在文中用的是“嬉皮笑脸”的意思,表现了乔乔的玩世不恭、油腔滑调和对阿爹乔老先生思想陈旧的不满和抱怨。小说中有时也直接用“嬉皮笑脸”这个普通话词语来描写乔乔。

从这个例子还可以看出,“兮兮”与古代汉语中的“兮”没有必然的联系,是纯粹记录方言口音的词语,有其音而无其义。陈天忧《兮兮复兮兮》中说,“贼忒兮兮”等词语中的“兮兮”,“一般还是起到语气助词的作用,这是古汉语的延续”,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古汉语中的“兮”是语气助词,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啊”,但吴语方言中的“兮兮”,不仅是音节重叠的不同,而且不是语气助词,而是类似于古汉语中的“然”,是表示状态的助词(有的语法书说是代词);其次它们的位置也不同,古汉语中的“兮”用在句末或句中,吴语方言中的“兮兮”是用在别的词语后面,常作谓语、状语、定语,在句子中的位置则没有规律;使用范围完全不同,古汉语中的“兮”只用在辞赋中,多数学者认为《楚辞》多用“兮”与荆楚方言有关,而当代小说中的“兮兮”主要用在小说中,用来表现人物对话和吴地(苏浙沪)的地域文化特征。“××兮兮”中的“兮兮”之所以写成“兮兮”只是作者的写作习惯,其实也可以换成“嘻嘻”或“嬉嬉”,这里有一个笔画繁简的影响。

在理解上,“形容词+兮兮”与“名词+兮兮”还是有区别。根据阅读经验,前者一般可以简单地理解为“程度副词+兮兮”,例如:

6你看喏,我家孙女儿,早先屋里进进出出,看见我个老太婆只当看不见,翻翻白眼,近几日面孔变样了,进门一声好婆,出门一声再会,叫得我肉麻兮兮……。(第8章)

“肉麻兮兮”相当于“好肉麻”。(“好”为程度副词,相当于“很”)

7) “……唉,你干什么,吓人兮兮的,你心安理得去住吧,是合法的,不是用什么卑鄙的手法搞来的,”(第37章)

“吓人兮兮”相当于“好吓人”或“挺吓人”。

有的“××兮兮”可以理解为“有那么点××”(当它的程度没有那么强的时候)。如:

8)小伙子出来追大姑娘,丫头外面谈男朋友,人家问起来,家住什么地方?裤裆巷。说出来面孔上总有点难堪兮兮。(第2章)

9)其实阿惠这个人,不一般的,你不要看她不声不响,难为情兮兮,小姑娘蛮有个性的,有气派的(第23章)

 “名词+兮兮”相当于“名词+一样的”,例如:

10)当我还没有练就三昧真气,还缺乏大家风范的时候,我就是我,小家子气的,不时露出些小市民的本相,乡下人兮兮的,并且不以为羞耻,不知道这是不是苏州人的特点。(第45章)

“乡下人兮兮”相当于“像乡下人一样”。

11)过了不多几日,有个中年女人寻上门来,手里捏一本黄草纸兮兮的书,对吴老太太说,他们家是吴状元第三代五房里的嫡传(第4章)

“黄草纸兮兮”相当于“黄草纸一样”。

12)他开始钻牛角尖,钻天打洞想办法,要逼胡美英答应离婚。偏生胡美英牛皮糖兮兮,韧得不得了,在娘家无法无天惯了,到婆家仍然要称王称霸……。(第4章)

 牛皮糖兮兮”就是“像牛皮糖一样”。

13)“真的,到底看得出的,你们城里人,到底油水好,日头晒得少,像熟透的水蜜桃,粉嫩粉嫩的,咬一口,水淋淋。不要讲你们小姑娘,你们大男人也是这种腔调,奶油五香豆兮兮,一只腰细得像女人……”农民工也来寻开心,引得阿惠哈哈笑。(第22章)

奶油五香豆兮兮”就是说“跟奶油五香豆一样”。

14胡美英从小苏北乡下长大,一口江北话,进了苏州城,也要学几句苏州话,学来半二不三,夹生饭兮兮,难听煞了。(第5章)

夹生饭兮兮”等于“跟夹生饭似的”。

此外,有的“××兮兮”要根据我们对文意的理解,将其更换成相应的普通话形式或其他方言形式来理解,如:

15)张师母朝乔老先生眨眨眼睛,乔老先生呆木兮兮,不懂,问:“张师母,你讲啥?”(第43章)

“呆木兮兮”可理解成“木头木脑”。

16)这种地方,这样的情况还想修复,真有点牛皮兮兮了。倘是凤池园真的能恢复本来面孔,吴家老祖宗在阎王殿里也要回转来看一眼了。(第36章)

牛皮兮兮”可理解为“牛皮哄哄”。

17)李阿姨看张师母一张苦兮兮的面孔,劝她:张师母,做做歇歇,当心老骨头。(第8章)

“苦兮兮”可理解为“愁苦”。

18)甜蜜蜜道一声再会,糯答答说一下对不起,嗲兮兮客气一句,有空来白相 (第11章)

嗲兮兮”可理解为“嗲声嗲气”。

(19)裤裆巷这个名字实在不大文雅,塌台兮兮的(第44章)

注意,“塌台兮兮”在江浙方言中是丢脸的意思。《温州都市报》2013823日有一篇报道的题目是“带陋习出境游塌台兮”。

小说中还有少量的“形容词+来兮”的结构,相当于“形容词+得很”,例如:

20)其实三子根本用不着老邻居相帮撑台面。三子朋友多来兮。(第41章)

“三子朋友多来兮”相当于“三子朋友多得很”或“三子朋友多的是”。

21)方京生一表人才,西装笔挺,派头大来兮,风度好来兮,张师母紧张煞了,顾不上同杨老师绕嘴舌,奔出奔进,跑前跑后。(第32章)

派头大来兮,风度好来兮”相当于“派头大得很,风度好得很”。

来兮跟在形容词的后面,有加重程度的作用,来兮表示颇有些的意思,比如戆来兮来兮可以跟在单字后面,也可以跟在双音词或多音词后面,如作孽来兮识相来兮小气来兮有钞票来兮之类。“来兮”是“兮兮”的一种变化模式,戆来兮也可以说成戆兮兮

 

分享到:

上一篇:“此起彼伏”与“时起时伏”

下一篇:星子县落星文学社2015年度文学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