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5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

【前言】解读范小青的《裤裆巷风流记》的的苏州方言词语,不是件容易的事体。我的资料有限,主要是一部叶世荪编著的《解说上海话》,另外参考有关词典。当然也利用了丰富的网络资源。有少部分是推测、揣摩出来的,也有的个别词语由于学识所限,暂付阙如。方言是祖国语言宝库中的宝贵财富,普通话词汇中有不少来自各地方言,如苏沪方言中的“瘪三”“煞有介事”等早已被普通话吸收。做这种学习是很有意思的事,可以锻炼思维,增长知识,或许也可以对别的读者有一定启示,使更多的人去整理当地方言,认识当地方言,利用当地方言。就像汉字听写活动能激活一些濒临死亡的古籍汉字,梳理方言词语也能激活一部分濒临死亡的方言词汇,对丰富当代汉语文学语言也是很有好处的。我们会感到,一部用大量方言写就的长篇小说,本身就是一部方言词典,对于保存当地方言、发扬传统文化是功德无量的。《裤裆巷风流记》作者在文本中对方言适当加了一些注释,也是值得提倡和借鉴的。

 

1.天库巷难得一块风水宝地,来造房子落户的人家,自然全是头挑的货色。(第2章)

头挑:头等;最好的。茅盾《霜叶红似二月花》九:他惘然一笑,忽又问道:你是见过静英妹妹的,你觉得她还不是个头挑的人品么?’”

2.自此,天库巷日益发落,到唐朝白公刺史辰光,苏州城里老百姓唱苏州城“苏州七堰八城门,七塔八幢九馒头,三横四直泊舟航,三宫六观十八坊”。 (第2章)

再说,乡下也不是家家发落的,我们屋里是仍旧穷的,不然也不会出来做临时工的……(第22章)

发落:兴旺。

辰光,时候。王统照《沉船》:“这时树林中的雄鸡长啼了几声,报告是正午的辰光。”

*馒头:浴室。古代浴池顶作拱形,俗称馒头浑堂。(被注释词语前加*号的为小说原注,下同)

3.天库巷经过几朝几代,到了明朝某年某月某日,一位巡抚大人路经天库巷,天上下雨,地下潮湿,石卵子打滑,轿夫跌倒,巡抚大人从轿子里跌出来,一手捂住额骨头,一手捏牢裤裆,气急败坏叫了一声“哎呀裤裆”。(第2章)

相比起来,裤裆巷三号这宅房子还算额骨头的。(第3章)

石卵子:鹅卵石。

*额骨头:运气好。上海、苏州话中有“额骨头碰到天花板”的俗话,意为人的运气好。

4.这个狼狈的跟头和这句有失身份的话,偏巧被弄堂里一个烟花女子听见,熬不牢“扑哧”一笑,这一笑,笑出一桩风流事流传下世。(第2章)

胡美英本来已经在揩眼泪,准备上车了,听吴圆一讲,熬不牢又哭起来,抱了娟娟不肯放。(第14章)

熬不牢:受不了、忍不住。

5.据说天库巷被叫做裤裆巷之后,风水败了,名声臭了,街巷里茶坊酒楼,馒头浑堂自然不少,可是堂子、赌场愈加多,后来人称裤裆巷十家店肆三堂子。(第2章)

堂子:妓院。欧阳予倩《车夫之家》:我知道他是劝妈把我卖到堂子里去当妓女。

6.吴世恩的老宅在马家巷,中了状元买新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体,可是,状元买宅,东不看西不买,南不拣北不挑,偏生看中裤裆巷里这宅房子,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第2章)

过道中央原本有一口暗井,住家怕小人出事体,老早就封起来不用了。(第2章)

河面宽,河水急,碰到刮风落雨,容易出事体,翻船沉煞人(第9章)

解放前,吴李氏有个阿哥在政府里做事体,解放辰光逃到台湾,临动身特为跑来劝妹子,卖掉大宅,同他一起去台湾。(第3章)

事体:事,事情。可指现象、情况;差错、事故;工作。

7老法的规矩,男人进京做官,大房要守老家老宅的。(第2章)

现在的小人,白相家什比老法里资本家屋里的小开还要多(第8章)

老法里:从前,旧社会。《姑苏晚报》20121022日:“昨天,阊西实验幼儿园布置了一个特别的展台,陈列出了各式各样的老家什,在展台边,孩子们不但认识了不少‘新鲜玩意儿’,也从长辈的口中了解了那段‘老法里’的日子。”

8.不过那辰光盼女人,像吴世恩四房这种小家人家出身的女儿,修到这等地步,着实让人眼热了。(第2章)

煞: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后面,表示程度很深。张爱玲《海上花列传》:“想想阿要气煞人!”

9.三号这一宅,做状元府,一点不推板(第2章)

说书先生样样唱,蒋调薛调沈调,各流各派,一点不比观前街大书场推板。(第6章)

*推板:相差;差,坏,差劲,逊色,糟糕。

10.过道中央原本有一口暗井,住家怕小人出事体,老早就封起来不用了。(第2章)

孙子虽说结过婚,有了两个小人,到底年纪轻,不识人,这桩事体,吴老太太要亲自解决,也算她一世人生末一桩大事体了。(第14章)

你老婆生小人,屋里一个人也没有,全靠别人帮忙,你倒好,还在这里什么牛顿马顿!(第18章)

小人:小孩,孩子,子女。王安忆《长恨歌》:“过去的时光似乎又回来了,只是多了床上那个小人。”

11.不晓得房子再好,风水不灵,吴家大房搬进来以后,大房里是一年一年败落下去,一代一代下来,养儿子居然全是单传,全是险介乎的事体,到了第四代上竟然绝了子孙,从其他房里嗣过来一个儿子传宗接代。(第2章)

险介乎:几几乎、差一点、险些。

12.何况现在年纪轻的人,讲究实惠的多,倘是裤裆巷有花露水,来几个海外爷叔阿伯,冒几个万元户,照样娶得着城里顶漂亮的女人,人家保证不会嫌避你裤裆还是裤脚管。(第2章)

再说你居委会的少年之家算老几,有什么名堂什么花露水?(第8章)

三子摇摇头:“我这点三脚猫功夫,不行的,弄弄小物事还对付得过去,大来头的物事,没有这点花露水……”(第11章)

花露水:一种香水,指吸引人的东西。有花露水,比喻有办法,有本事,有名堂。

13.常常是十几家合用一口水井,一个早上用下来,井台上一塌糊涂,有几个鸭屎臭的,还在井台上刷马桶,臭水往阴沟里一倒,一点不讲道德,拆了烂污,要居委会干部揩屁股。(第2章)

“我不高兴,这种东西弄弄白相蛮好,蛮有兴致,想弄起来赚钞票,就鸭屎臭了,不上路了。”(第5章)

鸭屎臭:丢脸,不光彩,不要脸。朱瘦菊《浦潮》第五二回:我吗?可早已如数还了木器店咧!不像你这般鸭屎臭。《收获》1964年第2期:布厂的人都在说:靠这种鸭屎臭的办法评上先进,情愿还是戴落后帽子。

*拆烂污:比喻做事马虎,不负责任。

14.旁人讲几句,总还有理由犟辩,上班来不及,扣奖金啥人赔,小人要读书,迟到了立壁角啥人肉痛。(第2章)

立壁角:课堂里被老师罚站。《新民晚报》200547日:“孩子立壁角,家长一怒上法院。”

15.住户的马桶天天夜里排在过道里,有吃饱了饭没有事体做的小猢狲,偷马桶盖当飞碟甩。(第2章)

少年之家总归是冷清清的,一批批的小猢狲,一代比一代野,自己的家都不肯待,还肯到什么少年之家来?(第8章)

小猢狲:小猴子。借指年轻男子、小孩子。有时用作詈词,有时又可作昵称。相当于“鬼崽子”。《水浒传》第二四回:婆子便骂道你那小猢狲,理会得什么?’”

16.乔老先生自己也总算是个有知识的人,少年时候背过四书五经,青年时代读过梁启超康有为,中年辰光做过几日官府文书,老来还要看看《吴越春秋》《清嘉录》,却修了这么个孙子,台坍光(第3章)

园林的一般工人原本是没有义务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可是一旦被人家喊住,一问三不知,不光自己台塌光,“甲江南”的园林也会逊色几分的。(第15章)

裤裆巷这个名字实在不大文雅,塌台兮兮的(第44章)

台坍光:脸丢光。坍台:丢脸。也写作“塌台”。“塌台兮(兮兮)”也是丢脸的意思。《温州都市报》2013823日有一篇报道的题目是“带陋习出境游塌台兮”。

17.解放后的开头几年,日脚倒也蛮太平,时常有苏州城里老人家来来往往,过年过节政府也有人上门拜访(第3章)

日脚:日子。这在小说中是一个高频词。

18.“文化大革命”一来,人人碰着扫帚星,个个晦气触霉头,吴氏大宅更加逃不脱,充公。(第3章)

听见九头鸟叫,触霉头的,幸亏不是自己屋里有事体。(第7章)

现在的人家不大愿意在自己屋里摆桌头,一般人家贴烟贴茶吃不消,外头捉赌捉得凶,触起霉头来,十张嘴也讲不清。(第8章)

触霉头:倒霉,晦气,遇到不愉快的事情。

19.单位哪里来的平方,有几个平方,就要打破几个壳郎头(第3章)

壳郎头:脑壳,脑袋。

20.住户自有自己的苦衷难处,挖屎丢烂泥,寻死觅活,样样做得出。(第3章)

◎挖屎丢烂泥:(未能解读出来、暂付阙如的加◎号,下同)

21.说得吴家七十八岁老当家吴李氏心里寒丝丝,牛牵马绷讨还了两大间一隔厢算数。(第3章)

那一年,吴克柔只有十八岁,胡美英比他大五岁,一对不相配的,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不感情的夫妻,牛牵马绷绑在一起过了几年。(第4章)

牛牵马绷:形容千方百计勉强维持,或非常艰难地做成了一件事。

22.吴老太太……看见公家的人,已经有了三分惧怕,叫作价就作价,叫她开价倒是开不出,随便公家给多少,多给多拿少给少拿,房管所乘机杀半价,杀得辣豁豁(第3章)

辣豁豁:原形容味道辣得很厉害。引申为使人疼痛。

23.吴家落难辰光,大女儿吴方圆已经出嫁,女婿屋里成分好,女儿自然要同娘家划清界限的,讲出了绝话,从此不再来去。(第3章)

阿惠拉拉她的衣裳,说:“不要理睬他,这个人有精神病的,发起毛病来吓人的,自己屋里人都不认得的。”(第16章)

屋里:家里。

24.读书读成个书憨大,连考三年考不取大学,算是败了状元人家的面子,弄得神经兮兮。(第3章)

书憨大:书呆子。

25.有一日,一只老狗熊推开门进来白相,老狗熊朝吴圆笑眯眯,抬抬手,吴圆吓得尿撒了一裤裆,神经就有些混乱了(第3章)

你只晓得野白相,那批外发生活要到期了,还不快点去做(第5章)

*白相:玩。野白相:随便玩,不务正业。《新民晚报》201589日:“二三十年过脱,伊拉个子女想再像老早伊拉小辰光一样野白相已勿可能,也勿允许,即使晓得搿能一个人白相实在呒没劲。”

26.吴老太太头二十年不曾同自己骨肉一道过日脚,吴圆虽然回来,又是这副腔调,想讲句贴心的话也没有人听,刹生头里天上掉下来一个大外孙,一口一声外婆,叫得亲亲热热,又高又大,一表人才,活脱脱像两个娘舅,老太太欢喜还来不及,哪里还会记恨什么“划清”不“划清”。(第3章)

门被推开了,有个年纪很轻的女人进来,手里抱了几件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的男人衣裳,刹生里看见屋里有生人,又看见王珊一双凶狠狠的眼睛盯住她,她心一慌,面孔上肌肉抽搐,放下衣裳,连招呼也没有打就走了。(第18章)

刹生里:凭空,突然。也说“刹生头里”。

27.可是,三五六口七八口,轧在一问屋里的平头百姓,热天蒸馒头,冷天贴大饼,想想比比,同样不服气,理由更加充足。(第3章)

贴大饼:又叫贴烧饼,互相搂得很紧,形容因天冷而互相搂抱取暖。

28.乔老先生的口气,老法里的东西就是比现今的像腔(第3章)

乔老先生想不落,晓得讲不过孙子,不再跟孙子哕唆了,对其他人讲:“这个吴克柔,太不像腔了,这样恶劣,这样不要面孔……张师母,你讲呢?”(第5章)

“乔乔!”杨老师制止儿子瞎讲,“不像腔,没大没小的!”(第12章)

像腔:对人或事的赞美,好,像样。反之,就叫“不像腔”。

29.大房间一变二,有的还要二变四,但是不可以再四变八了,四变八的房子真是螺蛳壳了。(第4章)

螺蛳壳:比喻局促、狭小的空间。吴方言里有“螺蛳壳里做道场”的说法。

30.走廊前的一方天井原先也有三五十个平方,几家人家各搭一间灶屋,张师母屋里灶屋边上还拖了一个。(第4章)

披:指毗连在大屋子旁边的小屋子,一般用作厨房或堆放柴火等。也指门外或窗外的遮雨棚。也作“披水”。

31.那家人家屋里小人多,大的两个儿子结了婚,第三个儿子刚刚轧了女朋友(第4章)

轧女朋友:轧朋友,原指交朋友,后用来指异性之间相互交往,谈恋爱。卢群《绣娘》:“轧朋友初约会,你不伴着我,倒让我干起‘单干户’来,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大怪人呢?”

32.可是吴克柔还是不称心,闲话里一直夹音头,有赶三子走的意思。(第4章)

夹音头:话中有话。

33.胡美英心里牵记两个小人,看看城里人的房子确实轧煞,就先回乡下去了。(第4章)

轧:音gá,挤。茅盾《手的故事》七:“可是那一批货还轧在那边,运不进来。”轧煞:挤得很,挤得不得了。

34.偏生胡美英牛皮糖兮兮,韧得不得了,在娘家无法无天惯了,到婆家仍然要称王称霸,夜里吃了男人的拳头,早上起来到隔壁邻居一家一户告诉(第4章)

牛皮糖:一种韧性很强的软糖。形容说话、做事不干脆,好纠缠不休的人。

36.胡美英还从乡下带来不少破支落索的家当,连箩筐粪桶也拿来了,说是当年同吴克柔结婚时的,带来摆在吴克柔眼门前,让他日日看见,不要忘记当时的日脚。(第4章)

破支落索:形容零落破碎。也写作“破嘴落索”、“破子落束”。

撑:积聚、添置。》顾颉刚《吴歌甲集》:“长裙短裙爹娘撑。”

37.吴克柔不许把这些破烂货摆进房间,吴老太太也讨厌,丢掉又不舍得,只好在门前小天井里搭一个小披,堆堆破物事。(第4章)

物事:物品,东西。

38.现在不来事了,不光做事体甩不开,天气热起来,乘风凉也轧不落了(第4章)

◎甩不开:

39.等张师母的女儿阿惠洗好饭碗洗好浴,里里外外弄舒齐,端张小矮凳出来,乔乔就开始吹牛。(第4章)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房间不是王珊想象的那么乱,那么糟,不像一个单身男子的房间,倒是到处飘逸着一种女人的气息,整理得很舒齐,很有条理。(第18章)

舒齐:齐备;整齐。应修人《小学时的姊姊》:“等到样样儿舒齐了,望见你楼窗开着,只你妈送我们到门口。”

40.“阿惠,你晓得我们厂,娘起来的,蚀老本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你想想看,我们这样一爿大厂,只能帮人家小厂做做配件,真要气煞人,要关门歇生意了。”(第4章)

娘起来:骂人的话。是“男人娘起来”的省语,恶心的意思。

41.“总归有办法的,现在是人人有脚路,人人有后门,我的事体,总归我阿爸动脑筋了……”(第4章)

明珍现在还能盘到那地方开店,不晓得她哪来这么粗的脚路。(第13章)

脚路:门路,路子。

42.不骗你的,骗你我是赤佬。(第4章)

△赤佬:骂人的话,犹言坏人、坏东西。《繁花》:“爷叔说,这帮剃头乌龟,赤佬,最最垃圾,专门利用笨小囡做事体。”

43.反正败家精多,全败光了,再来一记拆家败歇搁(第4章)

张师母年纪轻的辰光,一双手只要摸到麻将,不白相到大天亮是不肯歇搁的。(第8章)

三子苦笑笑:“歇搁了。”“歇搁了?你同你女朋友歇搁了?”(第12章)

拆家败:败家精。

歇搁:停止,终止,歇手,关门歇业。

44.喔哟哟,吴好婆你打棚呢(第4章)

*打棚:开玩笑。

45.看见你是老法人家,不敲一记竹杠猪头三,一日三顿吃鱼吃肉,稍许怠慢,就弄你头颈恶死做,讨工钱开出口来,吞得进大老虎。(第5章)

*猪头三:骂人语,指不明事理,不识好歹的人。

*头颈恶死做:指做事情恶劣,太绝。

46.吴老太太原本也是有福之人,经过一场磨难,大难不死,现在要享享老来福,不光要吃饱肚皮,还相信用零用钱,相信白相,相信吃零食(第5章)

乔老先生这一档人相信听书,还有一档老太老头相信叉麻将。(第8章)

相信:喜欢、爱好、信奉。

47.阿惠进去夹了一团棒针毛线出来,揩揩手汗,开始做生活(第5章)

生活:活儿,活计,工作(主要指体力劳动)。《水浒传》第四一回:“这人姓侯名健,祖居洪都人氏,做得第一手裁缝……现在这无为军城里黄文炳家做生活。”

48.“当然真的,现在外头顶兴这种白相物事,养鸟养鱼,种花种草,稀奇得不得了,价钱也野豁豁的,前两年听说一盆君子兰卖到几千,一盆五针松上万元,真正发神经病了。”(第5章)

这种小姑娘,心思野豁豁,豁起边来吓煞人的。(第8章)

野豁豁:说话做事不着边际,出格,过分,不按规矩乱来。《青年报》200272日:“自行车集中整治第一天,还有人停车野豁豁。”

49.二阿哥人长得又高又大,卖相不比别人差,就因为少半问屋,介绍了两个女朋友都没有成功(第5章)

卖相:指物品或人的外表形态,即外貌。《苏州报》1980105日:﹝周振杰﹞身体虽然矫捷,却不魁梧,卖相比刚才那个山东大汉差得多。

50.胡美英从小苏北乡下长大,一口江北话,进了苏州城,也要学几句苏州话,学来半二不三,夹生饭兮兮,难听煞了。(第5章)

半二不三:半生不熟,不地道。

51.不要以为别人全是瞎子,一个小姑娘,同人家一个大男人,做了两个小人的爷了,还要丢眼风,甩令子,眉来眼去,什么腔调(第5章)

*甩令子:暗做动作,传送信息。

52.乔老先生还想跟进去,乔乔说:“你歇歇吧,这种人家的事体,要你瞎起劲。”(第5章)

瞎起劲:徒劳,白努力,枉费心机。

53.吴克柔是恶虫水,哎哎,吴家怎么会出了这么个子孙的,真是天意,吴家上代里——(第5章)

乡下人拨开阿侃:“你弹开点,洋腔怪调,城里人全是恶虫水!”(第25章)

弹开点:离我远点,死远点。表示对对方的反感。

恶虫水:来自佛教用语,相当于“坏水”,意指奸诈的人。

54.大家想想也真是想不明白,这爿世界,现在怎么弄得颠倒五六了,张师母愈发觉得这爿世界遗憾,可惜。(第5章)

颠倒五六:颠三倒四,说话、做事没有次序,错误百出。

 

分享到:

上一篇:星子县落星文学社2015年度文学创作

下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