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6-11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

                              (6-11章)

 

55.自鸣钟荡过七点,三弦和调唱开篇,设在鸳鸯厅后面一进的书场里琵琶弦子闹猛起来。(第6章)

两个小人也抱了娘哭,哭得天井里的看闹猛的人全眼泪汪汪。(第14章)

△闹猛:热闹,喧闹,场面火暴。可以是名词和形容词。陆文夫《梦中的天地》:“茶馆店里最闹猛,许多人左手搁在方桌上,右脚翘在长凳上,端起那乌油油的紫砂茶杯,一个劲儿地把那些深褐色的水灌进肚皮里。”

56.乔老先生摇把蒲扇,笃悠笃悠,从过道里穿过去。(第6章)

笃悠笃悠:形容不急不忙,从容不迫的样子。也作“笃悠悠”。朱大路《上海爷叔》:“老爷叔推开茶盘,放下茶杯,索性笃悠悠从下来。”

57.到书场里轧轧闹猛凑凑道,总比轧在小天井里听小青年瞎三话四有意思(第6章)

吴圆马上紧张起来:“姆妈,你不要瞎三话四,我有什么毛病,我一点毛病也没有,你瞎讲讲出去,我的名声不好听的……”(第18章)

瞎三话四:形容胡说八道,瞎说,胡诌。周而复《上海的早晨》:“你哪能晓得我们做生活不巴结?别瞎三话四,到车间来看看。”

58.吴李氏老太太听书欢喜听小书,有说有唱,才子佳人,《珍珠塔》《白蛇传》,顶配老太太胃口,不像大书那样说得五筋扛六筋,油头汗面。(第6章)

这边的农民工眼睛里看得清爽,真是人比人气煞人,做得五筋扛六筋,憋屎憋尿,不及人家推土机屁股头冒一股烟。(第22章)

*五筋扛六筋:亦写作“五筋狠六筋”“五斤狠六斤”“五劲吼六劲”。 凶猛、厉害;或憋足劲,吃力的样子,有时含有花大力气不值得的意思。《解放日报》1988122日:原来,一些少体校看到某些小运动员身体不错,早晚会被一、二线运动队相中,以为不必五斤狠六斤地花大力气去抓基础动作了。《新民晚报》1984519日:股份公司还没有开张,你们已经吵得五劲吼六劲,真是要惹人笑话。

59.一日两日大家笑眯眯,三日五日心里有点发毛,到十日八日,就听见桂珍嘴里不清不爽,乔乔冷嘲热讽。(第6章)

不清不爽:不干不净。

60.居委会仍旧占据纱帽厅,评弹仍旧一天两场,鸳鸯厅里长吁短叹骂山门,独独乔老先生不嫌烦,每天听书像上班一样准时。(第6章)

堵在桥上,不得前不得后,没有其他事体做,只有骂山门顶配胃口(第10章)

骂山门:骂,漫骂。不指名的骂人。鲁迅《伪自由书·大观园的人材》:早些年,大观园里的压轴戏是刘老老骂山门。茅盾《我走过的道路·童年》:潘太太终于来了,一见女儿昏迷状态,就骂山门。

61.看见是居委会的调解主任袁阿姨,说要去调解吴家的事体,叫乔老先生一淘去。(第6章)

“喔哟哟,喔哟哟,老熟人了,你看我这个记性,我家先生那辰光同你顶要好,一淘来,一淘去的……”(第31章)

夫妻淘里,”袁阿姨笑眯眯地劝说,“夫妻淘里么——”(第7章)

*淘:伙伴儿,结伴儿。一淘:一起,一道。夫妻淘里:夫妻结伴,夫妻关系。淘,同伴。

62.乔乔说他是天生的寿头码子,做个居民小组长已经这样忙,倘是真的做个什么官,定准要生出三头六臂十二只脚。(第6章)

寿头码子:傻瓜。鲁迅《准风月谈·抄靶子》:“‘寿头码子虽然已经是的隐语,然而究竟还是隐语,含有宁而不的高谊。亦作“寿头模子”。李伯元《文明小史》第五五回:有个寿头模子,要买一只钻石戒指,一只金打簧表,你可有这些路道?也单讲“寿头”。金宇澄《繁花》:“陶陶笑说,寿头,好故事,为啥要分开讲”

63.乔氏娘子虽说是小地方人,心气倒蛮高,为人精刮厉害,一心要儿子出人头地。(第7章)

精刮:形容精于算计,爱占小便宜。多含贬义。高晓声《水东流》:“不要钱白看,难道时间不是钱?他精刮地想,耽搁一黄昏,一个人少做三只蒲包,净损失三角六!

64.亲眷嫌避这门穷亲戚,对乔家母子冷言冷语冷粥冷饭,乔氏娘子一气之下,带了儿子住出去。(第7章)

嫌避:也写作“嫌鄙”。嫌弃、鄙视,看不起。用来形容对人或事物的厌恶。《二刻拍案惊奇》卷十八:“自此宗仁心里毕竟有些嫌鄙春花不足他的意思。”

65.老婆气伤心,掼倒在床上,再也没有爬起来。(第7章)

掼倒:跌倒。

66.乔老先生看看袁阿姨,心想你调解主任这两句话讲得不对了,要给人家扳错头的。(第7章)

扳错头:意为找岔子、挑刺,存心找人差错,或有意与人过不去,也称之为扳差头。 电视纪录片《江南》第七集解说词:“说书先生要是表演得不好,坐在下面的老听客就会给他‘扳错头’:哪一节书不合情理,哪一句唱词不合韵辙,哪个词用得不切……”

67.乔老先生气哼哼回屋里,看见张师母掩在墙角落里听吴家的壁脚,等他走过去,张师母已经笑眯眯地端了一只脚桶过来倒洗脚水了。(第7章)

脚步到门口停了,但是没有人敲门,屋里人都以为来人在门边听壁脚。(第17章)

听壁脚:也写作“听壁角”。偷听别人的私语。

68.这个老不识头,别人家的事体要他瞎起劲儿,有本事管管好自己屋里的事体吧……(第7章)

◎老不识头:

69.张师母看乔老先生吃了瘪,心里得意了,咧开嘴笑。(第7章)

三子这种高中生,就更加吃瘪了。(第10章)

吃瘪:被迫屈服、认输。高晓声《陈奂生转业》六:唉,你也会被人家吃瘪,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办法!

70.乔老先生心里寒丝丝的,站在天井里,抬头看看满天星斗(第7章)

寒丝丝:形容有点儿冷。

71.今朝桂珍厂礼拜,婆媳俩总算有工夫杀杀辣辣吵了一场。(第8章)

杀辣:也写作“煞辣”,形容干脆、泼辣、厉害、刺激。

72.这个女人,不吵不过门,不杀杀辣辣吵一次,别人只当她这个做阿婆的怕儿媳妇呢。(第8章)

两个小姑娘叫起来:“你想得好,你想得好,工钱不给不过门的!”(第27章)

过门:罢休。常用否定式。

73.张师母已经五十八岁的人了,还在帮人家,做走做,寻几个铜钱,屋里开支。(第8章)

*做走做:揽家务零活儿干。

74.上半天倒马桶洗衣裳,下半天帮人家买菜,每天时间排得克克扣扣,一个月赚个五六十块。(第8章)

克克扣扣:刚刚好,一点也不多余。

75.近阶段来,人越来越吃力,手没有手劲,脚没有脚花,走路老要跌跟头(第8章)

脚花:脚力,脚劲,走路的步伐。

76.辰光还早,下半天的那档书还没有开场,张师母拎了菜篮,折到居委会里坐一歇。(第8章)

一歇:一会儿,表示很短的时间。也说“一歇歇”。

77.两副麻将倒是笃笃刮刮的货色,不像少年之家两角钱一副的跳棋,是居民人家自愿拿出来借给居委会的。(第8章)

杨老师人前人后总归好吃的先尽别人吃,好用的先尽别人用,笃笃刮刮的先人后己,热天乘风凉,藤靠椅从来不坐,拎一张小矮凳缩在旁边。(第12章)

笃笃刮刮:笃:扔。形容随意扔放、搁置,不当一回事儿。也写作“笃笃掼掼”。《采风》2000年第6期:“条件介好格男人,余小姐奈伊笃笃掼掼,发起脾气来面孔说翻就翻。”

78.张师母刚刚坐定,一桌上叉麻将的吴老太太叫起来:“你不灵你不灵,你根本不会叉,瞎缠三官经!”(第8章)

这种老太婆,顶会瞎缠三官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第33章)

*瞎缠三官经:东扯西拉,把两件不相干的事混淆。

79.到后来,苏州城里提起纱行张老板,个个服帖。(第8章)

阿惠当时还服帖姆妈,有眼光,不像年纪轻的人瞎起劲,听见风就落雨。(第21章)

再说李清对杨老师一向服帖,五体投地(第23章)

服帖:敬佩,佩服。

80.可是张根发不吃这一套,不管是婊子养的,还是大姑娘养的,只要会做人家会养儿子,嫁妆不少。(第8章)

做人家:节省,节约,精打细算地过日子。

81.张师母开头面皮嫩,不好意思讲,过了几年,老吃老做了,又加上老阿公宠她,胆子大起来把事体一讲,三对六面,男人倒也不赖,承认了。(第8章)

乔乔又打棚:“啊,明珍,你老三老四,老吃老做,不是中学生了,你用的尿布还没有晒干呢……”(第13章)

老吃老做:形容习以为常,无所谓。

82.你不晓得现在外头的小青年,走起门路来一个比一个精,悬空八只脚,他们也会寻上门去的(第8章)

到天黑下来,靠几盏悬空八只脚的路灯做生意,看不清爽,灯是紫颜色的,省电,照得人青皮青面孔,像太平问里的死尸。(第21章)

悬空八只脚:比喻离得很远,一点关系也没有。悬空八只脚,来自老上海的一句歇后语:空运大闸蟹——悬空八只脚。是说1937年日本侵略者侵占上海后,原上海的一些军政要员、金融大亨等,纷纷随国民党政府机构内迁到重庆等大后方,有时要将阳澄湖等地出产的大闸蟹从上海空运到香港,再由香港空运到重庆。这种情况下,重庆的大闸蟹的价格几乎和黄金一样贵。因为大闸蟹有八只脚,用飞机运来运去,大闸蟹的八只脚就好像悬空了。

83.张师母气哼哼地说:“现今的小青年,全精刮得不得了,比老娘家还要狗皮倒灶,还要厉害,啧啧……”(第8章)

没有臂膀粗拳头硬的小弟兄去讨,也没有嘴巴尖舌头快的小姐妹去骂,自己总不见得狗皮倒灶小头兮兮上门去讨还(第11章)

*狗皮倒灶:吝啬,不大方。也写作“狗皮捣灶”。陆文夫《美食家》:别说啦,我决不会做那种狗皮捣灶的事情,那南瓜有我的一份,你先拉去吃。我们经常有车子在外面跑,总比你活络点。

84.几个讲山海经的老人发现了共同语言,回过头来,接张师母的话头。(第8章)

讲山海经:指漫无边际地闲聊。

85.乡下人顶顶头痛这时候的买菜人,家庭妇女、老太婆、大娘子,顶顶疙瘩的人,斤斤计较,在这种人眼皮底下,不要想做一点点手脚。(第8章)

疙瘩:挑剔,麻烦,难伺候。张爱玲《桂花蒸·阿小悲秋》:“主人昨天没在家吃晚饭,让她早两个钟头回去,她猜着他今天要特别的疙瘩,作为补偿。”

86.张师母买菜,从来不急,她是帮人家买的,贵的东西从来不要,回去报账面孔上不好看,总归觉得有点什么私皮夹账。(第8章)

私皮夹账:比喻见不得人的东西。也写作“私弊夹账”。

87.突然张师母眼门前一晃,看见潘明珍在同一个卖大闸蟹的乡下小青年搭讪,张师母心想这个女小人不晓得要出什么花头经,就掩在后面听。(第9章)

“哟,你不要瞎说,我们家卫民,你不要看他闷声不响,蛮有花头的……”(第9章)

“没有大花头的,有限的……”乡下人不肯讲实话,玩滑头(第22章)

花头、花头经:手段,手腕,名堂,花样。含贬义。“花头经十足”意为满脑歪点子、馊主意、鬼花样。

88.张师母反正老人老面孔,反问一声:“你做啥,上班不上,到市场上来,想做小生意啊,看你小姑娘一副精明腔,做生意稳发的。”(第9章)

老面孔:即“老面皮”,指不害臊,不知羞,不觉得难为情。

89.张师母说:“我们家阿惠不来事的,我们家阿惠不好同你比的,我们家阿惠现在也有事体做的,领了一批刺绣厂的外发生活……”(第9章)

现在不来事了,不光做事体甩不开,天气热起来,乘风凉也轧不落了(第4章)

肯定拆,不拆不来事了,这条马路要拓宽到并排可以行四部汽车,两边还有慢车道、人行道,拆两条弄堂拓不开的,裤裆巷肯定要拆。(第22章)

来事:来事就是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也可指能干、有能耐。来事指“行、可以”的意思,多用否定式。“不来事”就是不可能的意思。

90.张师母恨不得让阿惠也轧一脚,捞一票,想想又怕不牢靠,只怕偷鸡不着蚀把米(第9章)

轧一脚:参与进来,插一手。

91.“断命日脚,断命一点点的世界,大家自觉点,一个人不自觉,大家不称心……”(第9章)

断命:原指害人性命。后发展成詈词。可恶,该死。茅盾《第一个半天的工作》:“断命的账!抄得厌气了。喂,请你帮帮忙,密司脱陈!”金宇澄《繁花》:“沪生颓然说,有这种断命的汇报,真要出大事体了。”

92.“喔哟哟,好了好了,”乔老先生看看双方火气大起来,出来做公家娘舅了(第9章)

娘舅:本指母亲的兄弟,舅舅。引申为讲公道话的人,调解人、和事佬。这个意思也说成“老娘舅”。“公家”含有公正的意思。《嘉兴日报》201578日:“民有所求、必有所应,老娘舅们发挥人头熟、威望高、善于做群众工作的优势,在调解矛盾纠纷中唱起了主角,他们用细腻的情感融化矛盾的对立,用和风细雨的调解艺术破解矛盾难点,成了维护稳定、促进和谐的一支重要力量。”

93.现在外头个体户起小楼房的多得很,乡下人是更加不得了,三楼三底小平台算是小意思了,真是气酥。(第9章)

住家只好忍气吞声,有的还自己贴上香烟、茶叶,供祖宗一样供他们,想想真是气酥(第36章)

气酥:气人,感到生气。

94.只不过现在手脚缚牢了,像小人包在蜡烛包里,犟不开,伸不转。(第9章)

蜡烛包:襁褓,将新生儿包在被子里,并且捆得很紧,俗称“蜡烛包”。

95.一场小风波平息下去,大家仍旧各忙各的事体,一边忙一边嚼白蛆,议论东家西家。(第9章)

*嚼白蛆:扯闲话。

96.其实大家心里明白,这种故事只能骗骗小人,骗骗憨大痴二。(第10章)

憨大:傻瓜,糊涂虫,受骗者。痴二:白痴。

97.桥造起来,倒是实实在在给老百姓带来不少方便,南面来的商人旅客进苏州做生意、游码头,苏州城外菜农挑菜进城卖铜钿(第10章)

方京生也弄得一天到晚在铜钿眼里翻跟头,皮包公司里轧油面筋。(第38章)

铜钿:原指铜质硬币,后泛指金钱。

98.“豁边,今朝又要迟到了。”(第10章)

三子看他们越讲越豁边,拿他寻开心了,板起面孔说(第13章)

豁边:指超出限度,过头,过分。

99.“我们厂是要扣的,我们厂新来的厂长,一本正经守在厂门口的,一张面孔肃肃板,算是什么改革家的,啥人不晓得全是假老戏,苏空头。”(第10章)

阿侃那小子,原来不是这样坏的,只是有点苏空头,这桩事体你不要怪阿惠,全怪我不好,我明明晓得阿侃不牢靠,还要……(第26章)

假老戏:说的做的都是假的,纯粹演戏给别人看。

苏空头:旧时对苏州人侮称“苏空头”,一般指说大话,不干实事的人。也指承诺了别人却不兑现的人。

100.可是人家既然主动讨好,再搭架子就不上路了(第10章)

乔乔相信明珍,对卫民说:“你不上路啊,这种事体也瞒得滴水不漏,怕别人抢你的?”(第13章)

不过你不要急,我不会甩掉你的,我不会做不上路的事体的,(第13章)

不上路:不够义气,不够朋友。

101.老K自己讲自己是西洋镜,别人倒相信他真的会看相,诸如这样的事体,越传越多,越讲越玄,老K差不多要变仙人了。(第10章)

摊头上来了新鲜货,有人围观,苏州人是顶欢喜看西洋镜、轧闹猛、瞎起哄的,有人在马路当中蹲下去结鞋带,也会有一圈人上去打听什么事。(第21章)

西洋镜:也叫拉洋片,旧时街上一种通过放大镜看西洋画片的木箱式装置,在电影之前传入中国,最早出现在上海滩。比喻骗局、伪装。也指新鲜玩意儿。

102.老K眨眨眼睛:“闸底货,狗屁,哄他下台,让三子做吧!”(第10章)

闸底货:货物差,比喻人没出息。

103.你心里用不着懊糟,我们这种货色,今朝不晓得明朝的,今朝不开除明朝也要开除的。(第11章)

懊糟:烦恼。

104.我有一身技术,偏生不用在这爿厂里,到外头闯一闯正配我胃口呢。(第11章)

偏生:偏偏。表示实况同所希望的正相反。

105.现在外头一般像小秦这样年纪的姑娘,胭脂口红,戒指项链,轧朋友,硬的房子金子,软的文凭权力,比起来,小秦要脱俗得多,朴素得多(第11章)

老太太相中阿惠,主要是阿惠的人品。(第14章)

吃:表示迷恋,爱慕,器重。

106.肚皮里能撑船的姑娘,面皮比城墙厚,心思野豁豁,甜蜜蜜道一声“再会”,糯答答说一下“对不起”,嗲兮兮客气一句,“有空来白相” (第11章)

嘴巴里一口糯答答的苏州话,招徕顾客,活络得不得了。(第21章)

糯答答:非常柔和。《新民晚报》2013421日:“伊个上海闲话听上去软绵绵,糯答答个,老上海腔调。”

107.没有臂膀粗拳头硬的小弟兄去讨,也没有嘴巴尖舌头快的小姐妹去骂,自己总不见得狗皮倒灶小头兮兮上门去讨还,说起来当初是你自己情愿买情愿送,情愿做猪头三的(第11章)

小头:原指尖头,引申为小气,斤斤计较。

108.三子摇摇头:“我这点三脚猫功夫,不行的,弄弄小物事还对付得过去,大来头的物事,没有这点花露水……”(第11章)

三脚猫:形容在技艺上略知皮毛而不甚精通的人。

 

分享到:

上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5

下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