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2-18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

                                                       (12-18章)

109.杨老师白白地被别人阴损了一回(第12章)

你瞎说,你这张嘴巴越来越阴损了(第14章)

阴损:指暗地里使坏或捉弄人。

110.不过姐弟俩也只是小事体上犟犟而已,碰到要紧事体是不会自己做主的,乔乔这样的呒青头老三老四,把老阿爹当下饭菜,见了娘也要规矩三分的。

卫民又加了一句:“你这个人,做事体怎么也呒青头了?”(第13章)

*呒青头:原作“呒清头”,指头脑不清楚、不正经的人。

老三老四:形容说话傲慢、不虚心,或好为人师。

111.“本来么,这种破弄堂破房子,早可以拆拆光了,现在乡下人全住新楼房了,两层三层。这种烂房子,只好做做猪棚了,气酥,枉做个城里人,还不如阿乡惬意……”(第12章)

阿乡:指乡下人。对农民的贬称。

112.方京生的电话还没有回,人家作兴老早把他忘记了,自己倒一本正经翻来覆去考虑(第12章)

“不作兴的,我们苦人家,也没有踏着啥人的尾巴,不作兴这样恶毒的,顶好我们家全死光——”(第42章)

“我房里作怪?我房里作怪?”老太太气得嗦嗦抖,“不作兴瞎三话四的……”(第43章)

作兴:可能,也许;应该。程造之《黄浦春潮》:“将来你作兴也嫁一个资本家,那你怎么说?”不作兴:不应该;不可能。

113.三子恨自己二十几年人生过下来,越来越温吞,越过越没有男人气味了。(第12章)

温吞:形容人没有朝气,无精打采;脾气不爽快。

114.当时辰光,那个劲头,不得了呀,我们劝劝你,叫你不要瞎起劲,你还弹眼落睛恨我们,好像别人要挡你的升官发财路,现在又是你自己想出来不要读了,为啥?(第12章)

碰上张师母热心肠,不光供应开水,贴出茶叶,还搬进凳子请他们坐,不像有些城里人,看见乡下人一身泥土,就弹眼落睛皱眉头,防小偷一样防他们。(第22章)

弹眼落睛:指人面部比较凶,或者夸人好看、漂亮,比较扎眼、刺目。

115.卫民说:“你掉不落女朋友,是不是?”(第12章)

三子几次想写信去,面子上下不落,不写信,心里又掉不落,等到手里事体稍微放松一点,急急忙忙请了假回来。(第28章)

掉不落:放不下,丢不开。

116.乔乔不怀好意,憋了嗓子学女人讲话:“哎呀,我早就是你的人了,我这一世人生全属于你了。”(第12章)

三子想了一阵,说:“我想辞掉厂里的工作,出去做,在厂里弄不出名堂了,一世人生要枉在里面了。”(第13章)

一世人生:一辈子。

117.三子摇摇头:“收骨头有什么用,打人犯法,又打不好那小子的本性。……”(第13章)

收骨头:把懒散的习惯和放纵的心思收回来。

118.乔乔说:“你不要讲,我晓得你,想开爿熟肉店,你欢喜吃猪头肉的,到陆稿荐讨张秘方,烧五香猪头肉,哈哈哈……”(第13章)

*陆稿荐:苏州一家熟肉店名。相传老板姓陆,因得吕纯阳(吕洞宾)扔下的破稿荐(稿荐:草垫)烧灶而肉味奇香,故改店名为“陆稿荐”。陆文夫《美食家》:“可是我得忍气吞声地从朱自冶的手中接过钞票,按照他的吩咐到陆稿荐去买酱肉,到马咏斋去买野味,到五芳斋去买五香小排骨,到采芝斋去买虾子鲞鱼,到某某老头家去买糟鹅,到玄妙观里去买油汆臭豆腐干,到那些鬼才知道的地方去把鬼才知道的风味小吃寻觅……

119.三子说:“你们不要瞎缠不要烦,阿木林兮兮,什么小老板啦,什么大闸蟹啦,我不弄那种物事的——”(第13章)

阿木林:傻瓜,呆头呆脑容易上当的人。周而复《上海的早晨》:“柳惠光在台上坦白交代,他心里笑他是个阿木林。”

120.我告诉你,名字好坏,大关账的,要不然你来个有奖征名,我保拿一等奖(第13章)

“他们渎书人,不关账的,是不是?儿子女儿全好的,是不是?”(第16章)

大关账:大有关系,很要紧;不关账:没关系,或不计较。

121.乔乔马上说:“不像你,疯来疯去,浮头劈啪,啥人敢同你轧朋友……”(第13章)

“现在外头的小青年,浮头劈啪的多,叫啥叫啥,叫啥软什么,稀奇古怪的,出了世也没有听见过的……”(第26章)

浮头劈啪:性格浮躁,不踏实。

122.明珍还要戏弄他:“喔哟哟,这种腔调,你同我轧朋友,你又不亏的,好像讲了一句同你轧朋友,你就蚀本了,这副吃相,你这种人,哼哼……”(第13章)

卫国面孔有点红,支支吾吾:“凶是蛮凶的,有辰光不讲理的,不过,不过么,桂珍嘴巴凶,吃相难看,人心么,还是……人心还是不恶的……”(第29章)

吃相:吃东西时的姿态,借指人的形象、模样、行为、表情等。

123.明珍又笑了,指指乔乔:“乔乔你么,嘴花野味,七勿牢牵的,人家讲你们家隔代遗传宜兴夜壶,独出一张嘴!”(第13章)

*嘴花野味,七勿牢牵:亦做“嘴花野迷,七勿老牵”,形容花言巧语,或不懂规矩,做了马虎、乱七八糟的事的人。

宜兴夜壶:指一个人光一张嘴好,能说不能行,会说不会做,是对喜欢吹牛的人的一种讽刺。

124.你这个人,豁嘴豁爿,啥人狗皮倒灶?(第13章)

豁嘴豁爿:骂人胡说。

125.阿惠一来,笑眯眯的,看上去多少捂心,不像你这张面孔……(第13章)

捂心:可心,舒服。

126.明珍又等了一歇,还不见阿惠来,气哼哼地说:“卫民这个人,小肚鸡肠,看见了戳眼,同我轧朋友,弹开三公尺……”(第13章)

弹开三公尺:离我远一点,死远些。是拒绝别人的一种说法。

127.留职停薪,我是不高兴的,不爽气的,不上班,不发工资倒也合理,还要倒贴厂里多少多少,我洋盘啊?(第13章)

*洋盘:傻瓜、外行。

128.我做事体一向爽气的,要么就辞职,辞职厂里还不准许,我技术好,厂里要霸牢我,我是自己跑出来的,不理睬他们的……(第13章)

大概因为袁阿姨讲了几句分量重的话,法院倒也没有作梗,爽爽气气同意。(第14章)

爽气:爽快。

129.两个小人,一个没有娘,一个没有爷,你们作孽哟……(第14章)

姆妈,这桩事体你不好,你在当中拆人家的,你当我不晓得,你顶好他们离婚,你看现在两个小人多作孽……(第14章)

看看二阿哥一日老颜一日,作孽兮兮,阿惠恨不得从哪里变出一间房间,或者变出点钞票,租吴家那间隔厢。(第5章)

作孽:原为佛教用语,做坏事(将来要受报应),也写作“造孽”。在方言中还可以表示可怜、可惜,令人心疼,于心不忍。

130.夫妻两个弄到这种地步,你硬劲叫他们过下去也不来事了,老古话讲,捆绑不成夫妻……(第14章)

主任见吴克柔一副有心计的样子,虽然不苟言笑,但内里丰厚,就吃准了他,硬劲要他承担(第15章)

硬劲:硬是,非要,一定要。也写作“硬紧”。

131.钱瞎子吃这碗骗人的饭水,几等聪明的人,眼睛看不见,肚皮里亮堂堂,吴老太太不开口,心事已经全给钱瞎子摸去了。

几等:几,多么。

132.张师母心想你不开口我就装糊涂,这桩事体我要搭点架子的,总不见得要我自己寻上门去把女儿嫁给你们家的二婚头吧(第14章)

可是人家既然主动讨好,再搭架子不上路了(第10章)

搭架子:拿架子,摆架子,故意摆出一副矜持、高傲的样子。

133.阿惠是个苦小囡,我假使再逼她嫁人,我这个做娘的也太狠心了……(第14章)

吴老太太开心得扑过去拉住阿惠的手,横摸竖摸,嘴巴里叽里咕噜:“好小囡,乖小囡,乖小囡,好小囡……”(第14章)

小囡:囡,音“南”。孩子,小孩儿。

134.张师母瞪大眼睛看女儿,看了一歇,一把拉开吴老太太的手,把女儿拉到自己身边:“阿惠,你瞎讲,你作死啊!”

作死:自寻死路;找死。多用于形容不知轻重,不顾危险。骂人、责备人的话。《红楼梦》第七二回:“﹝鸳鸯﹞因点头道:你也是自家要作死哟!我作什么管你这些事坏你的名儿,我白去献勤儿?

135.吴老太太不开心了,又弄不懂张师母什么名堂,一歇歇风一歇歇雨

一歇风一歇雨:一阵风,一阵雨。比喻人的态度、说法变化快,让人捉摸不透。

136.现在看看,屋里成什么腔调了,娟娟的小辫子梳得乱七八糟(第14章)

“去看吧,卫民,桂珍就是这种腔调,你不要当真,不要理睬她,女人家……”(第20章)

男人么,全是这副腔调,个个一样货色,家花不如野花香么,吃在碗里望在锅里,馋得答答滴(第22章)

腔调:泛指显现出来给人看的样子、名堂、风度、气派、格调、品格。

137.虽说年纪比她大不少,可是你嫩相的,凭良心讲,阿惠跟你不亏的(第14章)

张师母左顾右盼,然后盯了墙上的结婚照片看,不住地咂嘴:“嫩相的,嫩相的,妹妹,看不出你这点年纪,你家先生也嫩相的,三十六岁的人,看不出,一点看不出。你看我家卫国,还不满三十岁,老颜得很,比你家先生老颜多了……”(第16章)

嫩相:外表显年轻。与“老颜”“老相”相反。

138牛屎里追出马粪来,亭台楼阁,水榭石舫,池泉瀑水,南北湖石,粉墙漏窗,平台长廊,匾额对联,占树名木等等,样样要问,样样要记,一句活讲错,就要出笑话,甚至开国际玩笑。(第15章)

牛屎里追出马粪来:俗谚,意为寻根究底,打破砂锅问到底。

139.张师母说:“反正她也没事体做,笨杀坯,读书读不出,毕业证书也拿不到,招工轮不到她,一直在屋里吃白饭……”(第16章)

笨杀坯:笨蛋。坯:名词后缀,表示属于某种性质的人,多用作骂人的话。陆文夫《美食家》:“孩子羞孩子的时候,总是用手指刮着自己的脸皮:‘不要脸,馋痨坯;馋痨坯,不要脸!’”

140.在张师母心目中,大学老师肯定是大好佬、阔太太。(第16章)

大好佬:大人物,了不起的人。也写作“大好老”。《官场现形记》第四五回:谅你不过靠着东家骗碗饭吃,也不是什么大好老,就这么的大模样,瞧人不起!

141.看见吴圆从屋里走出来,王琳笑眯眯地走上去打招呼,想不到吴圆就像没有看到她,面孔板板六十四穿过去。(第16章)

明珍咯咯咯笑:“你们一个个面孔板板六十四,我不敢进来。哎,卫民,你妹子在哪里?在不在屋里?”(第13章)

板板六十四:宋时官铸铜钱,每板六十四文,不得增减。比喻刻板不知变通。板:即“版”,铸钱的模子。“面孔板板六十四”在这里就是指板着面孔。

142.王琳没有落场势,立在那里发呆。(第16章)

落场势:下台阶。没有落场势,指王琳下不了台,很尴尬。

143.妹妹,这是我家孙女穿过的,刚刚生下来的小毛头穿旧衣服最好……(第16章)

小毛头:小孩,有时特指小男孩。

144.吴圆愈发难为情了:“我不进来,我不可以进来的,不便当的……”(第17章)

可是,居民老百姓又有意见,蛮好的店家摊头开到屋门前,买点物事多少便当,现在拆光搬光,买一点点小物事也要走老远的路,真是吃饱了饭较脚劲了。(第21章)

吴克柔不是那种好吃好骗的人,晓得上面想装装门面应付过去,没有这么便当(第37章)

便当:方便,容易。

145.吴圆同王家姐妹保持两公尺的距离,两只手张开,像随时当心王琳要跌跟头的样子,惹得王珊朝他弹眼乌珠、翻白眼。(第18章)

弹眼乌珠:瞪眼睛。眼乌珠:眼珠。

146.你还要给点颜色给人家看看,当心人家你耳光,别人家女人要你这样关心,你什么意思呀?

张师母说:“你张嘴巴真的要给人家了,一日到夜,大肚皮大肚皮挂在嘴巴上,大肚皮是你叫的?”

拷耳光:打耳光。拷:打。

147.吴克柔在屋里听见外面吵吵闹闹便跑出来,对吴圆说:“阿叔,你要做活雷锋啊,人家当你强盗贼看。”

阿惠心里怦怦跳,面孔血血红,像做了强盗贼一样心虚。(第24章)

强盗贼:小偷,骂人的话。也说“强盗贼骨头”。《鹿鼎记》:“韦小宝心想:天下强盗贼骨头、泼妇大混蛋,也都没有这老和尚讨厌。”

148.喂,你为啥要来陪我,人家讲你门槛精得六六四,你陪我跑一趟,不是大蚀本么?

门槛精:精明老练,很会找窍门,很会占便宜。门槛精得六六四,形容十分精明,会算计。也说“门槛精得九十六”。

149.你知道,我这次回去,不是一天两天,三天五天的事,要请好长时间假,这些课下来,怎么办?(第18章)

脱:掉(落在后面)。

 

 

 

 

分享到:

上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6-1

下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