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9-45章)

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

 

(19-45章)

 

150.王珊一眼看见阿姐挺起的肚皮,终于还是强劲忍住了,没有把小丁的事捅出来(第19章)

△强劲:使劲,努力,尽力。

151.一边说一边回进阿姐屋里,肖音跟进来,怕她和王琳讲什么,就在边上收作房间。(第19章)

△收作:收拾,整理。也写作“收捉”。

152.吴圆说:“不来的不来的,我忘记一桩事体,要去关照王老师一声的,明朝要忘记的……”(第19章)

△关照:告诉,交代,吩咐。

153.肖老师,你帮我带个信给王老师吧,那只热度表刚刚给我跌碎了,明朝一早我去买……(第19章)

△热度表:温度计。

154.卫国其实和卫民一样,也是很喜欢看球的,不过平时,倘若另一个台有地方戏,越剧沪剧黄梅戏,总要尽足桂珍。(第20章)

△尽足:让别人优先。

155.卫民“哼”一声:“女人家就可以拆天了,雌老虎,你给她活吃!”(第20章)

△拆天:胡闹、造反。

156.“就是你!”卫民终于拉破了面子,同阿嫂上腔了。(第20章)

△上腔:一个人开始向另一个挑衅,或回应对方的挑衅。接下来就是一场相骂了。

157.“你放屁!”卫民蹦起来,骂他别样他都吃得落,就是不能讲到他同乔杨的事体,一讲必定跳到八丈高。(第20章)

△吃得落:受得了,吃得消,可以忍受。

158.买砚台笔筒工艺品要讲风格,讲料作,讲做工。(第21章)

不过,胡美英自己既然也不是什么一等的料作,时间长了,尾巴也要露出来(第4章)

△料作:材料,比喻人才。

159.这张红牌效果着实灵光,仅仅三天,前大街又冷冷清清,清清爽口了,汽车脚踏车直来直去,称心惬意。(第21章)

△灵光:好,效果佳。

160.阿惠一路看心里一路吃惊,时间真的是不吃素的,发展这样快,实在叫人不敢相信。(第21章)

△不吃素:不认输,不买账,不罢休,不容易对付。

161.姆妈讲,你们不要人来疯,这种日脚不会长的(第21章)

△人来疯:原指小孩在客人面前不安静,不文雅;也指在人多的场合好表现自己。

162.厂里发了工资领了奖金来转一趟,拣顶时新的买一件,和男朋友看电影,进西餐馆,穿个三趟两趟,过时就过时,坏掉就坏掉,反正便宜货,不肉痛的(第21章)

△肉痛:特指对金钱上的损失心痛。

163.阿惠看得眼热煞了,对这种能干、出淘的小姑娘,她顶佩服。(第21章)

△出淘:有出息。

164.“啊哎,你这个人,不买?来寻开心啊!拿我们做生意人弄白相啊,你这种小姑娘,真正……”(第21章)

△弄白相:开玩笑,戏耍。

165.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快点去抱小毛头。唉唉,讨着这种媳妇,人家都要翘光了。(第21章)

△翘光:死光。翘:死掉了。

166.李阿姨看看阿惠:“阿惠,你倒有领小人的本事。”(第21章)

△领:带,照看。

167.“有啥用场,这么大的人了,还在屋里氽尸。大主任,你费费心,做做好事,帮帮我们家阿惠……”(第21章)

你个死人,转来转去氽尸啊,人来疯似的,癫狂什么呀(第28章)

△氽尸:也叫“氽江浮尸”,或“浮尸”,是苏沪方言中用做恐吓或者骂人的话。原意指漂浮在江面(多指黄浦江)上的尸体。

168.拆旧民房的招式越来越大了。裤裆巷的居民心里也越来越乱,做什么事体都不定心。(第22章)

△招式:动静,规模。

169.去年去西园门口,拓停车场,也拆掉两条弄堂,拓出老大一片空场,当时大家讲太大了太大了,太张浪了,拆两条弄堂拆多了,不舍得的。(第22章)

△张浪:铺张,浪费。

170.闲话讲回来,出来白相的人,总归袋袋里有几个钞票的,多赚他们几票也是活该,要不然来的瘟生人还要多呢(第22章)

△瘟生:骂人的话,意为一文不值的人。

171.新政策是挑我们乡下人的,不过政策又不会直接送钞票来的,赚钞票还要自己苦的(第22章)

△挑:有利于,照顾。

172.你想得出的,人家讲包工的,全是吃劲生活,你去做什么?(第22章)

△吃劲:卖力,不容易。

173.不过么,寻寻大娘子的开心还不算什么,欺侮人家小姑娘,罪过的……(第23章)

△大娘子:生了小孩的妇女。

174.“喔哟哟,天晓得,冤枉孽障。喂,你这个小姑娘不要听她们瞎讲,我们屋里没有家花的,我们全是童男子呢,花还没有采过呢,哈哈哈哈……”(第23章)

△冤枉孽障:遭受冤屈的意思。

175.“哎呀,断命推土机,又插蜡烛了,发不动了,我们也急煞,修了半天修不好,像只死乌龟,你叫我怎么办,推它?”(第23章)

*插蜡烛:出意外,“抛锚”之意。

176.“老爷货!老爷货!不相信你自己去开开看,开得起来扣我们奖金,扣工资也是应该的。”(第23章)

△老爷货:物品的质量差或年代久远的东西。

177.乡下人触他们壁脚,对他们的头头说:“骗你的,他们骗你的,推土机不坏,刚刚还开得轰轰响。”(第23章)

触壁脚:拆墙脚,打小报告。

178.乔乔发现阿惠面孔不好看,马上说:“不过你定心,你总归寻得着工作的。”(第23章)

△定心:放心。

179.乔乔只是说:“你不要瞎缠,你不要搞七念三……”(第23章)

△搞七念三:胡闹,纠缠不清,说昏话。金宇澄《繁花》:“小毛说,做生活不认真,推三推四,搞七捻三,就是打太极拳。”

180.乔乔见阿惠这样不爽气,有点火冒(第24章)

△火冒:愤怒,生气。

181.乔乔终于熬不牢了,吃不住这种尴尬难堪的味道,横竖横,讲穿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第24章)

△横竖横:豁出去了。

182.阿惠给李清拖进来,已经晕头转向了,走进舞厅,更加七荤八素。(第24章)

七荤八素:头昏脑胀,糊里糊涂。

183.阿惠心情不好,没有心思去品尝美国可乐还是英国可乐,只是呆钝钝地盯牢酒杯看,一句话不讲。(第25章)

△呆钝钝:形容发呆的样子。也写作“呆顿顿”。

184.乡下人又叹气:“做生意,不容易的,你们以为人人做生意人人发的?咬尿泡!……”(第25章)

等拆迁搬新房子的人家,狗咬尿泡一场空,实在不甘心(第34章)

△咬尿泡:空欢喜。也说“狗咬尿泡一场空”。

185.张师母骂女儿已经骂得老茧气,没有劲儿了(第26章)

△老茧气:腻烦。

186.桂珍愣了一歇,从来没有吃过这个小姑子的牌头,今朝刹生里被她一冲,虽说晓得自己理亏,嘴上不肯认输(第26章)

乔岩被老头子盯得没有办法了,说:“我吃牌头,你开心了!”(第32章)

△吃牌头:受责备。

187.阿惠没有心思听她们瞎嚼舌头,灰溜溜地走开了。(第26章)

△嚼舌头:说是非或说废话。

188.听见围观的人讲:“生活做得不灵,一边不肯付工钿,一边硬劲儿要工钿,吵起来。”(第27章)

△工钿:工钱。

189.外贸局的领导去研究了,周群姨夫对几个小姑娘说:“你们先回去吧,事体十拿九稳,不过场所不能脱空的!顶好地盘稍许大一点,三个人不够的,今后还要发展的……”(第27章)

几个老太婆全笑起来:“这般小青年,脱空戏,脱空戏……”(第26章)

△脱空:落空,没有结果。脱空戏:落空的事情。

190.大家牵记他,打听到一点点消息就回来传(第28章)

△牵记:牵挂,思念。

191.“不露眼?存在银行里吃利息,不合算的,物价涨得这么快,存在银行里的全是木货。”(第28章)

乔杨推了阿惠一把:“你这个憨大!木货!已经有人去了,你还不懂,我轧的男朋友,去年去的!”(第35章)

△木货:木头,比喻愚笨、头脑不灵活的人。也比喻没有用的东西。

192.天井里的人只怕三子要发火,三子心里是憋气,但是想想同这种人顶真,实在犯不着(第28章)

也劝他:“阿爸的话也有道理,不要太顶真,这种大事体,自然有人做主,有人决策的……”(第33章)

△顶真:认真。

193.张师母看看三子,脑筋一转说:“小秦,你的那个女朋友,好像长远不看见了,怎么,你们怎么了?”(第28章)

△长远:长久,长时间。金宇澄《繁花》:“陶陶说,长远不见,进来吃杯茶。”

194.现在外头小姑娘,轧朋友啥人肯吃空心汤团(第28章)

我这句话讲出来算数的,张师母你定心,不会叫你们卫民吃空心汤团的……(第31章)

△空心汤团:比喻徒有虚名而无实利或不能落实的诺言。

195.老太婆要是不识相,儿子吃辣糊酱(第28章)

*吃辣糊酱:吃苦头、受惩罚。

196.大家盯着吴老太太看,想这个老太婆,这辰光来讲这种话,真是老不入调了。(第28章)

△老不入调:老古董,跟不上时代。

197.人没有砸伤,倒吓得发寒热了,大人在乱砖断木中寻来寻去,寻不着那串佛珠,后来小人寒热退了,可惜烧坏了脑神经,变成了小哑子。(第29章)

小人长到七八岁,头颈里胳肢下生出几粒核,又红又痛,发寒热(第30章)

△寒热:发烧,体温高于正常值。

198.好事体呀,说不定明朝一家老小回来探亲了,那你们吴家要不得了,光宗耀祖了,现在是港台爷叔顶香的辰光么……(第29章)

△叔爷:泛指年纪大的男人。也叫“爷叔”。《繁花》:“小毛说,看见啥人了。春香说,二楼爷叔。”

199.许阿福人穷气派大,有求必应,还分文不收,瞎七搭八看好不少毛病,名气叫出去了(第30章)

△瞎七搭八:胡说乱扯。

200.花园楼房造起来,一个土老鳖,倒要学洋人造洋房(第30章)

△土老鳖:骂人的话,形容人很土气。

201.真是想不落,想想这爿世界越变越滑稽了,颠来倒去,混天糊涂(第30章)

△想不落:想不通。

202.不过李清是个善良的姑娘,装出一副拎不清的样子,好让阿惠不至于太尴尬太难堪。(第31章)

△拧不清:也写作“拎勿清”,指再三解释不理解,脑子反应慢;引申义有不识时务的意思。

203.李清看乔乔不响,又说:“假使有什么事体要我相帮,你来寻我好了,打电话也可以……”(第31章)

△相帮:帮助。陆文夫《美食家》:“你家高小庭蛮机灵,阿好相帮我做点事体,我也勿会亏待伊。”

204.“喔哟哟,杨老师,这么多年相邻轧下来还不像自己人一样。杨老师,乔杨的事体,你要快点想办法的,等到派下来,你死蟹一只了……”(第31章)

△死蟹一只:形容没有用或没有办法的人。

205.意思是说,你一个小巴拉子,拆迁不拆迁你讲话是不作数的,不管用的(第33章)

△小把拉子:相当于“小屁孩”。

206.杨老师做事一向把细,可是自从那天去了张师母家,回来以后一直心神不定(第33章)

△把细:小心仔细,谨慎。

207.张师母紧张煞了,顾不上同杨老师绕嘴舌,奔出奔进,跑前跑后。(第33章)

王琳无可奈何摇摇头:“好了,不要绕嘴舌了,我一本正经同你讲,你晓得外面人家讲你闲话讲得多难听……”(第37章)

△绕嘴舌:说闲话,搬弄是非。

208.三子还是支支吾吾.不肯答应,后来方京生有点火了,说三子吃家饭撒野屎,其实做这桩事体公司是不会亏待人家小姑娘的。(第33章)

△吃家饭撒野屎:意思是家里养活了你,你却把好处给了别家。

209.阿惠好像没有听见,透过北窗朝纱帽厅花园看,刺绣作场的姑娘正在收作家什,准备歇夜了。(第33章)

△歇夜:住宿,就寝,过夜。

210.一时头上,裤裆巷里好像开群众大会,人到得斩齐。(第34章)

△斩齐:极其整齐。

211.你定坚要做,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同你讲清爽,你假使是为我造房子什么的,我宁可到灵岩山去做和尚,也不会用你的钞票……(第34章)

“新娘娘,新娘娘……”小秦呆瞪瞪地说,“本来我是想同三子断的,可是断不脆,屋里也定坚要我同三子……”(第41章)

△定坚:一定,坚决。

212.老太太真的怕了,哭出拉呜:“哎呀呀,我不敢讲了,我不敢讲了,我再也不讲了,阿惠,你不要告诉他们阿克的工作单位啊……”(第35章)

老太太哭丧面孔从里面走出来,看看天井里这么多人,哭出拉呜地说:(第28章)

△哭出拉呜:哭出声音来的样子。

213.想想当初,这几爿厂家,全是赤脚地皮光的户头,一无所有的。(第36章)

△赤脚地皮光:形容一无所有。

214.张师母晓得他们在议论阿惠了,一股硬气上来,拿出一副笃定泰山的样子,端张凳子坐下来歇脚。(第38章)

△笃定泰山:像泰山一样稳定,比喻有绝对把握。周而复《上海的早晨》第一部:“那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笃定泰山。”

215.“我么,”三子喷一口烟,老卵得不得了,“叨叨光……”(第38章)

△老卵:骂人的话,指一个人爱做大,摆架子。

*叨叨光:沾光。

216.其实,阿惠,我同你,脚碰脚的,还来什么假老戏呢?(第40章)

△脚碰脚:不相上下,半斤八两。《人民文学》1982年第9期:“她就是要装出这副样子,好显出她比我们高,其实脚碰脚都是描图员。”

217.大红烫金的请柬,一人一张,派头大来兮,老邻居个个有份,连吴家七岁的娟娟、张家两岁的小囡囡和神经病吴圆也有。(第41章)

三子朋友多来兮。三子请了十五桌酒。(第41章)

△来兮:很,得很。放在句子后面,表示程度。

 

 

分享到:

上一篇:解读《裤裆巷风流记》苏州方言(12-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