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我的鄱湖缘

我的鄱湖缘

陈林森

我的老家是山区,很小的时候,我家就搬到离鄱阳湖不远的一个村庄。平时父母就在屏峰河下做生意,住在茅店里,涨大水就搬进村子。屏峰本是两县交界的僻野之地,得水路之利,成了渔火点点、船来船往的繁忙热闹之所。童年的记忆大部分丢失了,只记得在湖边捡拾漂亮的小卵石,在草丛里捕捉萤火虫,用微弱的萤光把简陋的生活照亮。

少年时代,我在九江上高中,当时上学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轮船。班船从都昌到九江,经过星子、屏峰、湖口等地,全程7个小时,大约11点钟经过星子码头。上世纪60年代,星子是一个很小的县城,远远望去就是一个小岛,最引人注目的是城东临湖高地上的梯云塔,巍然耸立,俨然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在俯瞰滚滚浪花、潮起潮落。岸边总有女人在浣衣,她们蹲在湖边的石头上,用芒槌一下一下地捶打衣衫,好像要把庸常的日子捶出色彩来。那时我对星子充满神秘感,不会想到若干年后我会来星子工作,在这个湖滨小县待上大半辈子。

青年时代,机缘巧合,我由鄱湖东岸渡到西岸,来到星子县滨湖的一个农村初中教书。那里离县城30多里,隔着十里湖湾。当时还没通汽车,只能坐渡船,然后步行20多里路。那是个濒湖的公社,学校建在一座荒岭上,离公社小街两三里,周边只有三五户人家。我来时还没有搞绿化,校舍后面只有几株速生的泡桐。这里向南渐行渐低,直通鄱阳湖,站在学校操场可以眺望远处浩渺的湖水。我在那里很受学生欢迎。因为我用了一些新的教学方法,课余时间与孩子们打成一片。我给学生画肖像,讲故事,还组织学生排练小节目,虽然只是政治宣传的内容和简单的形式,也让孩子们有了表现的机会。那儿民风淳朴,学期结束时,我到每个学生家里送成绩单,家长热情地炒瓜子招待。有的家长还留我吃饭、住宿,夏天家里有蚊子,学生就带我到停靠在湖边的小船上过夜。在满天星光下,枕着轻轻的风浪进入梦乡。

我在乡下工作了八年,由于农村高中撤销,我调到了星子中学。我与鄱阳湖真是有缘。县中校园位于湖畔,是一个“亲水”的好地方。学校分配的住房,是一栋独立小平房,紧靠南门码头,开门见“湖”,波光粼粼的湖水、湖中的落星墩以及对岸绵延的沙山尽收眼底。鄱阳湖四季如画。枯水季节,草色遥看,落星湾一片葱绿。雨季到来,鄱阳湖肌肤丰泽,容光焕发。此时湖面上浪花如织,白帆穿梭,江豚出没,鹭鸟飞翔。一札札木排从上游的修河逶迤而下,有时从排上传来哀婉的歌声。渐渐木排消失了,古人吟咏的“孤帆远影”也不见了,代之以机动的铁船(机帆船)。每当造船厂有新船下水,欢庆的鞭炮声在紫阳堤上空喧响。湖面上最热闹的是,伴随着呜呜的汽笛,一艘艘满载货物的驳船,像长长的队伍缓缓驶过这一带水面。夕阳西下,鄱湖风光美不胜收。一抹霞光辉映在匡庐山上,湖面红光闪烁,就像霍霍燃烧的火焰。

我在湖滨小屋住了很久,几乎横亘整个80年代。我曾总结住在这里的“十大好处”,尽享母亲湖给我的恩赐。那时工资低,家庭负担重,我们在湖边开荒种菜,这儿阳光充足,灌溉方便。那时没有洗衣机,家庭主妇大都利用湖水洗衣,我家近在咫尺,无需他去。家里也没有洗浴设备,好在湖水没有污染,每到夏天的傍晚,湖边涌动着人潮,成为全县最热闹的地方。我家门前就是一条马路,给我提供了晨练的好场所。枯水季节,可以步行到落星墩,作一次不费分文的冬游。阳春三月,湖水欲涨还休,妻子和邻居一起下湖滩挖找野生的藜蒿。那时居民以烧煤为主,当时煤炭公司的货源主要来自水上,船上的煤在汽车转运之后,附近的居民纷纷扫取泼撒的煤渣。当时我的家属还是农村户口,煤票有点短缺,也就未能免俗。至于住在湖边,可以听见轮船快到码头时的汽笛声和早早看见班船的踪影,我们乘船外出自然方便。所以,当我家被另行分配到校园内好一点的住房时,我还舍不得搬离这块风水宝地。

今天,物资短缺的时代早已过去,星子县已跻身于江西省旅游强县。县城特别是滨湖一带旧貌换新颜。近年来新修了湖滨大道、桃源大道,又陆续建成了一批湖滨公园。这里有的是广场、公园、观湖台、亲水桥,一处处花草树木,名人雕塑,亭台楼阁。入夜,湖滨大道华灯绽放,如一条缀满珍珠的彩带,散发出浪漫迷人的光芒。游客和市民从四面八方涌向湖滨,亲近自然。现在我已退休赋闲,每天晚饭后就近走湖,安享晚年。我看见在璀璨的灯光照耀下,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的中老年人,来往散步、锻炼、观光的人群,牵手相依的年轻情侣,以及踩着闪光的滑轮在广场滑行的孩子们,组成了一幅幅欢乐、祥和的画面。

分享到:

上一篇:首都使馆区遭袭?——新闻标题关键词不

下一篇:文革中回乡知青没有安置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