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她把夕阳骂成了焦黄色

                                                            她把夕阳骂成了焦黄色

——“物我交融”的描写

      陈林森

普玄的短篇小说《牙齿》(《小说月报》2015年第9期)开头就披露了钢铁厂老板朱南挂的家庭矛盾:朱老板找情人的事被老婆知道了,两个人打了一架,情人送给他的眼镜被打坏了,情人送的皮鞋被烧掉了。这件事又因朱老板一时糊涂而告诉了情人,然而是:

第二天,朱南挂的情人知道了。朱南挂的情人知道她买的眼镜被打坏,皮鞋被烧焦,大怒。时间是傍晚,她站在窗户边对着夕阳大骂。她和朱南挂通电话。她先骂朱南挂老婆,骂她狠毒无情,骂着骂着转到朱南挂,骂朱南挂无用。她把夕阳由亮黄色骂成了焦黄色,还不解气。

小说并没有直接描写情人的咒骂(不是直接用语言描写),只是概括地叙述她是怎样骂的,骂了哪些内容,但她的骂由于最后一句的描写而变得真实可感,逸趣横生,把一段文字都带活了。夕阳的变化当然不是因为情人的大骂而发生的,如果不用这种方法,则小说大概会这样写:“她骂了很久,直到夕阳由亮黄色变成了焦黄色,还不解气。”但这样写既不生动,也不丰满,只是简单地表现骂的时间长,而不能体现骂的强度,骂的影响力。如果仅从修辞的角度,我们可以说作者运用了拟人和夸张的手法。然而这里的修辞运用得非常灵活巧妙,十分俏皮。从结构上看,前面交代了“时间是傍晚”“对着夕阳大骂”,所以一点也不突兀。从修辞效果上看,这最后一句的描写,既简洁,又生动,既反映了时间和景象的变化,又集中凝练地展现了小说的情节,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性格。

这样写给我们的启发是“物我交融”,作者将主观情感融入客观景物,使客观景物向人物靠拢,从而说出表面上“不合情理”,却具有艺术的真实性,非常耐人寻味的句子。

这种物我交融的描写,在小说结尾处又出现了一处。小说写朱南挂在企业发生危机之后失踪了,朱的老婆和情人因为寻找朱南挂而走到一起,由于共同的遭遇和对朱南挂的同情而由情敌变成“姊妹相称”的朋友。这时她们看见了凄凉至极、一无所有的朱南挂,时间同样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小说用极其精练的语言写道:

太阳暗得很慢。她们看见朱南挂和即将退热的太阳在一同下沉。沉到河里去,沉到地里面去。沉进去一双脚,再沉下去小腿,再沉下去大腿,一点一点慢慢往土里面埋。

很难说这样的结尾与开头的描写在内容上是不是有意地照应,但在我看来,在写作技巧上确实是异曲同工的。著名作家贾平凹认为普玄是一位“具有创造性”的作家(《湖北日报》2014622日),从他的语言运用来看确实是这样。

分享到:

上一篇:贾志红散文《北邙往事》文学语言鉴赏

下一篇:《南康府志》点校记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