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小说的语言还可以更精致

                                                                   小说的语言还可以更精致

陈林森

苏二花的小说《秘密》(《黄河》2016年第4期)有一段关于城市早高峰的描写(通过小说主人公爱美的眼光所看到的):

街上的人逐渐多起来,城市的早晨,是上班上学的早晨,到处都是急匆匆行走的车流和人流。嘴里还叼着油饼的学生边走边吃,灵活地躲避着环卫工的扫帚和被扫帚激荡起来的灰尘;急着挤公交的上班族,手里提着大小各异的包,一边等着,一边焦急地张望;自行车流被挡在红灯线里,等着变灯的人把脚放在脚蹬上,蓄势待发;各种车型的轮子在高速飞转,排出浊浪般的尾气和热量。

苏二花的名声不是很大(作家的名字我第一次邂逅),这篇小说还是写得不错。但这段文字还不够精美,还有修饰的空间。内容是准确的,观察是细致的,但语言表达似还可以加工。

城市的早晨,是上班上学的早晨,这样说平淡了,第二个“早晨”可以改成“高峰”:城市的早晨,是上班上学的高峰。这样就把整段文字带动起来了。

“到处都是急匆匆行走的车流和人流”,可以这样说吗?严格地看是不能这样说的,因为搭配不当。小说作者要不要遵守语法?答案是肯定的。小说的创意与语法并不矛盾。就好比科学家的创造要遵守自然规律一样。“行走”可以与“人流”搭配,但与“车流”搭配的应当是“行驶”。但说成“到处都是急匆匆行驶和行走的车流和人流”,或者“到处都是急匆匆行驶的车流和急匆匆行走的人流”就不简洁,读起来费劲,还有点矫揉造作,干脆删掉“行走”:“到处都是急匆匆的车流和人流”。

描写学生的句子很精彩,但接下来的句子有点问题:“急着挤公交的上班族,手里提着大小各异的包,一边等着,一边焦急地张望”。“焦急地张望”是做什么,就是“等”,这样一来,两个句子就重复了。“一边……一边……”的句式在这里成了累赘,成了内容瘪塌的空袋子。应该删去一句,写成:急着挤公交的上班族,手里提着大小各异的包,在焦急地张望。

骑自行车的人如何在红灯线里等变灯,“把脚放在脚蹬上”这一动作描写是典型的,但接下来“蓄势待发”的成语就没有必要。第一,它是多余的,前一句已经用画面说明了,还要点穿做什么?第二,在这种“急匆匆”的背景下,不是十分必要,不需要使用成语来点缀。成语用在这里,给人加工过甚的感觉,需要读者咀嚼涵泳,不适合这种类似于速写镜头的场合。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使用成语的语境。

最后一句是不错的,必要的,它可以呼应开头的“急匆匆”的背景。但为了与“红灯线”区别,需要一个界定或交代,如“在别的车道”(在这方面我不太内行):在别的车道,各种车型的轮子在高速飞转,排出浊浪般的尾气和热量。这样,还可以照顾被挡在红灯线里的骑自行车的人们的眼光和心情。

小说是语言艺术。一般来说,小说中的描写相对于叙事部分,在语言方面应有更高的要求。迟子建曾说:在我眼里,一个好的小说家,不管他有多么精彩的故事,多么炫目的技艺,如果没有好的语言,那么这部小说在我眼里就是失败的。(《文学教育》2015年第7期)

分享到:

上一篇:《南康府志》点校记

下一篇:“方寸之地起波澜”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