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沐浴在人间真情的阳光下

                                                         沐浴在人间真情的阳光下

——以“感动”为话题的作文讲评

高一(1)班作文出现了重大进步,可以说本学期以来,写了4篇正式作文,一篇比一篇好。第一篇没有一篇作文得到表扬,也就是没有一篇拿得出手;第二篇两个班各拿了一篇作文出来展示;第三篇就有一批作文写得好;现在第四篇出现了一大批优秀作文。

最大的进步就是作文写出了真情实感,写的是生活中的真人真事,并且具有一定的感人的效果。

从写作题材来看,写亲情的最多。

曹月雯写一种基于血缘的亲情如何顽强地表现,令人唏嘘。“我”的父亲在文中是作为外公的形象出现,就是作者的姐姐生了小孩,父亲就升级为外公。文章写姐姐的女儿生下来没多久就带到外婆家带,也就是送到姐姐的娘家照料。外公喜欢这个外孙女,喜欢得不得了,一天到晚抱她哄她,用我们最近学的一个词“耽于”,痴迷其中不能自拔,口里总是叫着:“小豆沙,小豆沙,小豆沙唉……”外婆批评外公:“下班回家也不帮我做事,就知道在那儿玩,一点事都不做!”不巧这几天外公感冒了,外婆已经明令禁止外公与外孙女的接触,但外公下班回来仍然偷偷地跑到小孙女住的房间去抱一下。

那天中午我回家,母亲在厨房忙活,父亲的摩托车停在屋外,却不知人到哪里去了。我走近小豆沙的房间门口,只见父亲正杵在那儿,父亲的背对着我,靠在椅棱上,他身上套着一件旧皮衣,上面沾着几点土灰,仍是没穿鞋。虽然我看不到父亲的表情,但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房间内熟睡的小孩身上,一动也不动,一定是充溢着满满的慈爱。我不知怎地心里一酸,转身从柜子里找出一个口罩,走上前塞给父亲,说:“戴上这个就可以抱她了。”父亲盯着我愣了愣,又打量一下口罩,连忙笨手笨脚地把口罩两边的带子套在两耳上,还不放心地问:“这样就没事了吗?”

这一段描写在家庭内是很平常的,如果不是情感丰富、对生活敏感的人是不会关注的。也就是说,如果作者对自己的外甥女这个新的生命一点也不关心,那么她也不会关注父亲的一举一动,不会从外公那种按捺不住的人间真情中受到感动,也就不会想办法让父亲既能满足对外孙女的宠爱,又能防止将感冒传给稚嫩的小孩。所以我们说,记叙文的生命是情感。在情感的阳光照耀下,万事万物都能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杨雨心写爷爷瘫痪了,爸爸如何照料爷爷,重点写爸爸有一次为爷爷(也就是他的父亲)洗脚,写得细致感人。

爷爷泛黄的指甲里满是泥垢,爸爸耐心地用手(剪刀尖?)将脏东西剥(剔)出来,一点一点地,慢慢地,轻轻地。不一会水又是灰黑色的。爸爸让我再去换一盆水来,又给爷爷洗了一遍。洗完后,爸爸用毛巾细致地擦去爷爷脚上的水,又让我去拿来指甲钳。现在,爷爷洗过的脚有些泛白了。爸爸又是近视眼,所以凑得很近,生怕剪到肉。洗完脚,爸爸又替爷爷穿上鞋(拖鞋?)。

这段描写也已经很感人了,作者再配上精当的议论,起了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作用。

其实爸爸帮爷爷洗脚时,我和奶奶全程都在旁边,爸爸完全可以让我们来做这件事,但他没有。我想这应该就是父子之间应有的情义,毫不掩饰,毫不嫌弃,毫不急躁,细心而又耐心地做完这种本是男人很少做的事。回想起来,当时爷爷和奶奶的眼睛都润湿了,他们的心也应是被润湿了,这一幕在我看来是如此令人感动。

由眼睛的润湿到心的润湿,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由“实”到“虚”。就好像《父亲》那篇散文中的“弯腰”,由为父亲开车门的具体的弯腰,过渡到父亲一辈子的“弯腰”。经过这样的由实到虚的描写,文章的主题就升华了,也深化了。

查雪红写某个星期天晚上在家里做作业到很晚了,肚子饿了,要找吃的,可是在家里原冰箱里没找到东西吃。妈妈发现了,深夜跑上街为儿子买苹果。我从这篇文章中知道共青城有一家叫“三米田”的购物中心,妈妈听到广播里说就要关门,就赶紧进去挑了几个苹果买了回来,当妈妈回到家,“我”看到妈妈额头上的汗正顺着脸颊滑下来,顿时内心有了波澜,眼眶里感到一热(原文此处是“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抱了一下妈妈。

在这里我要为查雪红同学抱一下妈妈这个行动点赞。我想妈妈会理解你的行动。我在《爱的暖流》中说过:“肌肤之亲,也是一种表达形式,有的时候甚至是必不可少的情不自禁的表达方式。”男孩子嘛,抱妈妈,好像会有点羞涩,但除了这个动作,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表达你的感恩呢?

于莉郡写的是:爸爸把“我”带到共青城读书,妈妈等人还在乡下。冬天来了,天气变得非常寒冷。妈妈从乡下托人带来了御寒的衣物,爸爸在电话中告诉作者:“最近一天比一天冷,妈妈急死了,你妈和你两个嫂子,担心你受寒,天天忙活着给你织手套、围巾,做棉鞋,她们仨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觉了,天冷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妈妈担心。”

这件事让我感动的不仅是妈妈的慈爱,而且特别是两个嫂嫂,这在一般的家庭是不多见的,也是一件满满的正能量的故事。在中国传统社会,婆媳、姑嫂、妯娌,往往是死对头,你这里爸爸电话里一句话,三种关系都涉及到了,让我们感到很温馨。

黄珊珊写妈妈为下晚自习的自己留灯,为的是作者平时怕黑暗。刘婧妍写自己生病期间,父亲背自己上学。李紫烟写自己一家三口在珍珠湖公园散步,表现了一个城市典型的三口之肖的温馨。

黄沛祺写的是爷爷和奶奶之间围绕使用智能手机衍生出来的小故事,写得生动有趣,有较强的时代气息。还有一个同学,写母爱,题材也不错。小时候父母离异了,作者缺失父爱,而妈妈上班工作忙,没有时间回家做午饭,“我”只好寄托在小姨家吃中饭。有一天早饭时,“我”向妈妈提出要求,今天中午回家来吃中饭。但妈妈当时没有立即答应。“我”说了一句很严厉的不满的话,就摔门而出。后来妈妈满足了作者的要求,妈妈在电话中说:“今天我不去店里了,在家陪你。”当然这里必然要写吃的是什么菜,玉米排骨汤,等等。结尾也有一段很贴切的议论:“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这是我期盼已久的画面啊,不知不觉间眼泪都流了下来。我知道妈妈很忙,也知道她一定为我早晨说的话自责了很久,但此时我说不出一句话来,妈妈也只是不停地给我夹菜。这个在心中演练了多少遍的画面,在这一刻看上去又似乎是那么陌生。那个中午我没有再说关于以后午饭的事了,只要有这一次,我就满足了。”

作者意犹未足,最后还加了一段:“阳光倾泄(泻)在家里的那个中午,两个人,就十分美好。”

作者也许不知道,我读到这里,我已经热泪盈眶了。

真情是多么珍贵,它就像一粒珍珠,使一篇普普通通的作文,变得光芒四射,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沐浴在人间真情的阳光之下,使我们受到一次精神的洗礼,也使我们的同学变得十分可爱。

(2)班的作文这次李新航写得最感人,她写的是姐姐的故事。姐姐在广州打工,她有两个小孩,大的是女儿,小的是儿子。开始写暑假姐姐回家来,我看见她们一家粘在一起,我的心既温馨又失落,因为我知道,这短暂的相聚之后,等待他们的又是长时间的离别。这是铺垫。姐姐这次来的目的是把女儿带去广州,把儿子留下来,因为儿子太小,在那里照顾不了。临走的前一天,姐姐要去超市给留守的儿子买点东西,“我”因为也要买点东西,也跟了去了。在中途“我”因为要到另一个楼层购物离开了姐姐与外甥。回来时,姐姐不见了,于是四处寻找,结果在超市里的一个小角落,我看见了,一个母亲眼含着泪水,慢慢地弯下腰来,将她那粉红的双唇轻轻地一下又一下地轻轻地落在儿子的额头。

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定格了,我呆站在那里,看着这感人的一幕。

突然,我回过神来,悄悄地往后退了退,躲在了商品架后面,然后偷偷地跟到离他们远一点的地方,嘴里略带夸张地喊着:“姐姐,姐姐!”大步朝这边走来。

在打工潮的影响下,多少亲人的离别,催生了多少动人的故事。

那么是不是只有写亲情才能感人呢?不是的。

张子琪写一个穿校服的小女孩为“我”按住电梯门,不顾另一个男孩的催促,还热心地询问刚踏进电梯的“我”要到的楼层,虽然只是举手之劳,也可窥见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关爱和体贴。江雨琪、(2)班的胡娅倩都是写女生之间的友谊,可圈可点,富有生活气息。漆鹭丹继续写老师。涂心蕊以动物为题材,写布谷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舍命护雏的故事,反映了作文题材的开拓,中学生对自然界的亲近,对自然界的关切。动物也有亲情故事,从动物身上我们也能学到做人的道理。

叶晓珊写的故事值得一说。她写的是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的新近搬迁的业主的感人事迹。作者敏感地发现,小区楼道最近发生了变化,以前充斥着各种小广告,现在不见了,并且被重新粉刷了一遍,变得焕然一新了。开始她以为小区搬来了一个有钱的主,为了改善居住环境,花钱雇人来处理这件事。因为她发现做楼道粉刷的工作,就是她同一单元的新房子里做装修的工作在做。但直到有一天,她看见这位工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往这个房间走,就好奇地问:“你也做在这里吗?”工人告诉“我”,他40多岁好不容易才买了这套房子,尽管面积不大,可他十分珍惜,装修的事全是他一个人亲力亲为,不舍得花钱去请人装修。说到楼道里的净化,他首先批评广告商不应该这么做,把一个小区变成了“商业区”,并说他已经向物业投诉了,现在看来等不到物业来处理,我就自己干,我们自己住的地方,让环境更加干净舒适不好吗?

我们上次讲过“纯粹的人”,这个工人就是一个比较纯粹的人。这个素材非常难得,在整个社会充斥着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氛围,有这样一个为了集体利益而自觉地付出的工作,令人感动。他不是一个高大上的劳模式人物,雷锋式的英雄,而是生活在我们周边的普普通通的人。作者还安排了一段富有人情味的结尾:

他抱着女孩,扭动钥匙,高声地说:“开门喽,我们到咱的城堡喽。”

下面讲一下描写,有一些同学的描写十分出色,或者说出彩。我们多次强调过在记叙文中描写的重要性。作文中描写的具体真实,能增强说服力,能再现生活,使作文呈现一种生活本真的美感。生动细致的描写,能使人物形象可感,使作文生动活泼,可读性强。

丁世斌写外婆,有一次外婆过生日,提前一天在“我”放学的路上守候“我”,为的是通知我,第二天到外婆家吃饭。外婆坐在路旁的花坛边上,见我来了,她立刻从花坛上站起来,拍拍裤子,问我招手。(这里的“拍拍裤子”的细节就非常真实,这样的细节在任何时候都和故事的主要情节没有必然关系的,完全是生活中的细微末节,无关大局,外婆不拍裤子对故事的展开毫无影响,也与“我”第二天到不到外婆家吃饭毫无关系,但它非常真实,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甚至是旁人不一定能注意到的细节,作家在小说里就是善于发掘这样的细节,让小说中的人物跳动着尘世生活本身的光彩。)

陈福秀与父亲母亲,有一段是把父亲和母亲放在一起写,使人物有了立体感。

父亲和母亲都是来这座城市务工的,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早出晚归。家里最早出门的是父亲,他是搞建筑的,六点不到就出门,骑着老旧的摩托到德安。在这寒冷的日子里,父亲总会裹上一件绿色的大棉被出门,却也难以抵挡刺骨的寒风,我经常听见他咳嗽的声音。最晚回家的是母亲,母亲做衣服要做到晚上八点,然后借着微弱的路灯光骑自行车回家,母亲常对我说,她的同事夸她骑自行车老快了,我却从中感受到母亲回家的急切。

这里写的内容看上去非常平淡,没有豪言壮语,没有出类拔萃的行动,但我们看到的是父母的辛劳,甚至父母的情况在某种意义上是共青城的广大务工人员的代表。在每天上下班的时候,共青城街道上的骑车的人流确实是一道风景线。这里有两个细节,一个是父亲的咳嗽,一个是母亲骑车“老快”。作者没有停留在对事情的平铺直叙,而是谈到自己的感受。这样就使得材料有了深度。我们在写作时不但要选好材料,还要用好材料,充分挖掘材料蕴含的意义。

漆鹭丹描写了一位怀孕的女老师,观察细致,文笔老练。

不久之后,大家惊喜地发现我们的英语老师似乎怀孕了。以前的“恨天高”换成了简单的平底鞋,衣服也宽松了不少。干练的职场女性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柔和,带着母性的光辉。只是脸色大不如前,带着几分疲倦和憔悴。当我向她询问时,她也是略微含羞地点点头,泛在脸上的喜悦显而易见。

这段文字几乎没有改动一个字,仅从这段描写来看,已经达到了作家的高度了。换句来说,一个作家写的小说中的文字也不过如此。(“询问”可以换成“求证”是否更好?)

还有夏鹏辉作文中心理描写很逼真,比喻用得好,时间来不及了,下次专讲修辞的时候再来讲。(请夏保存这篇作文,以备有时之需。)

下面也讲几个问题。

一是篇幅的长短。有的同学写得太长,这本来是好事,但站在高考的角度,又要注意管控。例如周一舟1500字,邹靓靓1800字,就未免太长了。这里还有一个语言的精练的问题,有一个文字越多,出错的可能性越大。当然平时作文,如果确实材料很丰富,也可以写长点,只当作是一次练笔。所以我们不是一概地反对长文。但是篇幅不足800字就值得注意了。例如洪泰然、周琴、刘雅玲等同学不足800字。

二是交代不清的问题。写记叙文就有这个问题。有些违反常情常理的事,不交代,不解释,就会使读者迷糊。如王玲:我默默地关上学校的大门。学校的大门怎么会让你来关呢?如果你爷爷是门卫,或者你大伯是校长,这都有可能,但必须交代。(2)的程慧灵写自己有一次因为自行车的原因迟到了,当我来到学校时,校门口一个人也没有,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了,手表上的时针指在了8的位置。另起一段: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头上的初三五班的门牌,我推开了门……(既然学校大门关了,你是怎么进去的?)邱文博:因为父母双双退休。现在高一的学生,父母40岁上下,在一般情况下,不会超过50岁。如果有特殊情况,比如你是“二胎”,或者父母因故提前退休,也必须交代。(2)班吕灵杰写自己有一次肚子疼,妈妈送自己到医院,检查时医生说是阑尾炎,要做手术,住了两天院,打了两天针,医生还是建议要做手术,最后作者回了家,做手术的事不了了之,没有交代。我到今天还在担心,吕灵杰同学的阑尾现在割了没有。

第三个问题就是相当一部分同学“的、地、得”三个字仍然分不清,比较突出的:袁佳、杨雨心、徐佳卉等。

 

 

 

 

 

分享到:

上一篇:德安小聚话当年

下一篇:成语:中华文化的微缩景观(教案)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