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古之学者必有师”不是《师说》的中心论点

                                           “古之学者必有师”不是《师说》的中心论点

陈林森

我在四年前发表过一篇论文(记得是发表在《语文学习报》上),题目是《关于<</span>师说>中心论点的商榷》,提出教参书把文章的第一句话“古之学者必有师”作为全文的中心论点是错误的。我在文中说:古之学者必有师这句话显然不是本文的中心论点。文章不是围绕这句话来论述,这句话也不能概括全文的思想内容。

今天我在语文课上,进一步阐明我的观点:《师说》的第一句“古之学者必有师”不是中心论点,而是中心论题。第一段从这句话出发,逐步推导出中心论点。但本文的中心论点不能用一句话来加以概括,因为本文要回答的问题有两个:一是要不要从师,二是以什么人为师。如果一定要用现代汉语加以概括,那么本文的中心论点就是:读书人一定要从师学习;择师的标准是看他有没有掌握“道”,谁有道谁就是老师,而不是看他的身份地位和年龄大小。简单地概括就是:学必有师;以“道”为师。

下面进一步论述我的观点。

一、从写作背景来看。本文的写作背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受门第观念影响,唐代(主要是士大夫中)出现了“耻学于师”的坏风气;二是门第观念对择师也有很大的影响,在士大夫中存在着从师“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的心理。韩愈反对这种错误观念,提出以“道”为师的观点。针对这一背景,韩愈需要从两个方面作战,一是针对“耻于从师”的坏风气,提出从师的要性;二是针对以年龄、地位为从师标准的错误观念,提出以“道”为师,“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观点。因此,此文的中心论点理所当然地包含以上两个方面。也就是说,韩愈在当时的背景下,必须从两方面作战,也就必须从两方面立论。

二、从文章内容来看。文章第一段从两方面明确作者的论点。前四句话是明确第一个问题: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很明显,这是讲从师的必要性。一是老师的定义,是传道授业解惑。二是人非生而知之者,谁都有惑,必须从师,才能“解惑”。接下来三句话是讲以谁为师的道理:“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强调人们学的是“道”,所以,无论是谁(无贵无贱,无长无少),只要他有“道”,他就是我的老师。而文章的二、三两段就是从这两方面来照应,分别阐明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中第二段主要是讲“必须从师”的道理。作者用三重对比:古之圣人是正面类比;对其“子”与对其“身”的做法对比,是反面的例子;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也是反面的例子,是说士大夫连这些普通的人还不如,“其可怪也欤”!每一重对比都是说明从师的必要性:今之众人要从师;士大夫本人也要从师;地位高的士大夫也要像巫医乐师百工之人那样从师。第三段则主要是说“能者为师”的道理。而第四段则是交代写作目的和缘起,但也扣紧了两方面的论点:“不拘于时”是说李蟠不受“耻于从师”的“时俗”的影响,“能行古道”是说李蟠能行“以能者为师”的古道,而“学于余”则是以实际行动来继承从师的古道。

这篇文章的论证结构很好理解。第一段提出了中心论点的两个方面,第二段秉承其中的第一个方面,第三段秉承其中的第二个方面。这种结构类似于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属于“双提分承”的结构。

三、“古之学者必有师”这句话的句型和内容也可以判断它不是中心论点。这句话的句型是陈述句,而不是判断句,它本身不是一个观点。众所周知,表达中心论点的句子必须是判断句。其次,它的内容是陈述一个事实,古代的学者(求学的人)一定有他们的老师。难道作者所要论述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吗?如果是,那也只是一篇历史论文,比如教育史论文。作者所关心的显然不是古代的情况,而是现实问题,当时的士大夫如何耻于从师,如何以官位衡量一个人有没有学问,作者写《师说》就是要同这两种观念作战,从而呼吁恢复古代从师的风尚,而不是特别关心古人比如孔子有没有老师。后者仅仅是作为例证而已。(附注:这一条理由是我四年前论文的原文,这里照抄。)

四、反证法。“古之学者必有师”这句话不可能是中心论点。从逻辑上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只能作为“今之学者必有师”的类比材料,它本身不但不是中心论点,连分论点也不是。如果我们把“从师的必要”和“以能者为师”共同作为中心论点,那么“古之学者必有师”只能是其中第一个方面的“论据”。因为今天(对于韩愈就是唐代)的人写文章怎么会阐述古代的人要怎么样的观点,“古之学者必有师”只是一个历史事实而已。也许是注意到了这里的荒谬,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文言文图解注译》(高中必修3)对文章的分析只好说:“第1段:提出全文的中心论点——‘学者必有师’”(省掉了“古之”的限制)。而“学者必有师”也不等于本文的中心论点,因为它缺漏了另一个重要方面——以谁为师。(第四点与第三点略有重复。)

五、与《劝学》比较来看。在同一单元的《劝学》开头提出中心论点:学不可以已。我们不能根据《劝学》提出中心论点的方法和位置,来推论《师说》的中心论点也是文章的第一句话。这个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劝学》的中心论点的确可以概括为“学不可以已”。因为它的全文就是围绕着这个论点展开的:第二、三段是讲学习的意义和作用,既然学习那么重要,当然要坚持学习,而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解决问题;第四段是讲学习的方法和态度,无论是“积累”“坚持不懈”“专一”,都与“学不可以已”有关。既然学习要不断地积累,当然不是短暂的时间学习就行;既然学习要“锲而不舍”,当然不能停顿;既然学习要“用心一也”,自然不能三心二意,见异思迁。

  遗憾的是,今天的教参仍然不能正视这个问题,一会儿承认第1段是“提出论题”“第一段是逐步推出论点”,又在第二题的答案中说“从批判反面现象中阐明论点:古之学者必有师”。

分享到:

上一篇:暖新闻也不要犯语法错误

下一篇: 非正式同学聚会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