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邵长缨:这不是一个人的蹒跚——读陈林森新作《蹒跚》

                 这不是一个人的蹒跚

                           ——读陈林森新作《蹒跚》

                                           邵长缨(山东省作协会员)

李奇昌的蹒跚,不是一个人的蹒跚,而是这一群体的蹒跚,是中国社会的蹒跚,是中华民族的蹒跚。

李奇昌算得上一个传奇人物,他的传奇人生将其悲剧色彩渲染得既令人悲愤满胸又声泪俱下。

出生于江西省星子县蓼花镇的李奇昌,6岁能书,18岁任县府秘书,20岁任县文教局局长,可谓才干不凡,前程无量。在肃反、审干等党的政治运动中,他一直冲锋在前,可谓忠心耿耿。就是这样一位智商不凡、对党赤诚的青个才俊,却在反右斗争中猝然落马,跌入政治泥坑。其陷落原因只是因为在“肃反”运动中,忠实执行党“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政策不走样,坚持将一名并非历史反革命的人排除掉。这位真心爱党,一心向党、决心一辈子跟党走的年轻干部,一夜间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右派分子,其根因是人性未泯,正义尚存,不肯宁“左”勿右,冤枉好人。又因其性格耿介,工作中坚持党的原则,便遭县领导借反右运动清算。从此,李奇昌的命运来了个180度的大翻转。他申辩,他抗争,他拒不认错,抗拒着权力的傲慢和霸蛮,到头来却“越陷越深”。在农场劳改中,他最终被人暗算,于收工回转的山间小道上被推下几十米的深涧。这是个寒冷的冬天,李奇昌跌入冰雪中,虽经房东寻到后尽力救治,却造成双腿瘫痪的灾难性后果。尔后的日子里,李奇昌的身体虽有所恢复,但落下跛行的终生残疾。头戴“右帽”的他,身残志坚,凭借顽强毅力和超常智商,顽强地存活着。他只凭一本裁剪书便成裁、缝高手;可以无师自通地练就高超木匠技艺;虽只上过三年初中,却将现代诗和古诗词写得意韵盎然,有声有色。

李奇昌的右派冤案,不是中国反右斗争中的个案,而具代表性。中共建政后,虽言太平盛世,却是运动频仍。一个接一个的运动,搞得人人自危,鸡犬不宁,宣示着对政权是否稳固、能否久长的担心,更展现着“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阶级压迫思维。反右运动结束后,当局已完成钳制言论、抽去中国知识分子脊梁的既定目标,为“文革”的发动奠定下坚实基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中央在总书记胡耀邦同志的强力推动下,对全国55万右派进行甄别改正,恢复其工作,使这一蹒跚于社会人生的庞大群体得以正常存活,功莫大焉。因此,翻检李奇昌一人的政治灾难史,也就等于打捞勾沉起几十万右派分子蒙冤含辱、蹒跚而行的灾难史。众所周知,反右是党中央主席毛泽东决策、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负责实施的,而国家主席、党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党中央副主席周恩来等党政最高层无不合力推动。正是中央最高层高度一致的合力推动,才使得中国的政治生活进入另一状态,造成“攻击某一领导人甚至某一普通党员就是反党”的政治生态畸形。政治高压的形成,使人噤若寒蝉,不敢言真说实,造就空前数量的政治奴才。因此,没有反右斗争,中国就不会拐入阿谀逢迎的社会轨道,就不会驶入个人崇拜的造神时代,也就很难发生“五风”横行、三年大饥饿及为害十年的“文革”浩劫。反右后的中国,步履是蹒跚的,社会人生是畸形的,整个民族处于政治病态中。

《蹒跚》的作者陈林森先生,是我江西的一位朋友。让我折服的,不仅是他“全国优秀教师”的荣誉,也不仅是他“语言修辞学家”的桂冠,更有他的善良、纯朴、正直人品和有胆有识。他对中国那场大规模整肃知识分子和一切敢说真话干群的反右运动,一直耿耿于怀,写了一些学术性、政论性文章,以期引起官民警省,传达出一名卑微教师的社会良心。这本《蹒跚》言真书实的纪实文笔,其思想是一贯之的,是他学术文章的姐妹篇。作者用一个人的“蹒跚”,形象地展现李奇昌的生存状况,可感可闻,历历可见,生动具象,声情并茂。书中在关键处辅以三言五语颇具理性的议论,有一语破的、画龙点睛、提升视点之妙。如果说《夹边沟记事》是写右派人群的极端态——那里有累死、冻死、饿死、折磨致死、被煮人肉而食等一大批右派的生存态,《蹒跚》便是展示更多右派的普通态——农场劳改、遣返回村、身体致残、妻离子散、生存维艰等。几十万右派分子在政治高压和困苦穷窘中熬过漫漫二十二个冬秋方得“改正”,不管经历的是极端态还是普通态,不管是死是活,该是一场何等样大灾大难?一次何等样漫长持久的人生摧残!这样一段史实和教训国人不该铭记于心、常思常省吗?

陈林森先生写作《蹒跚》是一些人不乐见的,又是一些人不愿写的。这一题材虽非禁区,却非四平八稳。拿捏不准,就会惹上麻烦。书中所触及的历史伤疤不仅是一个人的伤疤,而且是千万人的伤疤,国家的伤疤,民族的伤疤。有人试图掩盖或淡忘,不愿触及,是真正的地道的历史虚无主义。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难道两千年后的国人,还不及古人知理吗?对待反右的正确态度,只有记住它,研究它,探讨它,从中拎出教训,过而改之,才能使历史悲剧不再重演。从这一视点观照,《蹒跚》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捧读《蹒跚》,每一章节,都展示出作者求真务实的可贵品格和勇于担当、敢于负责的胆识。

在追寻李奇昌打成右派后越陷越深的根源时,作者用“性格决定命运”来诠释,笔者仅表谨慎同意。在探究岳飞悲剧时,当代有些历史学家也持性格论。李奇昌的悲剧命运,虽同其耿介刚硬的性格密切相连,但倘若再作深层透视,其根在于以言代法的专制制度。当权者的轻轻一语,即可置人于死地,服“罪”认“错”甘当奴才的结果,只是处理上稍有不同而已,很难避免被打入地狱的结局。

作者在书名下的副标题为“中篇纪实文学”,“文学”二字似可忽略。尽管文本的语言凝练生动,写景状物文笔优美,细节描摹真切感人。写真人,述真事,为蒙冤22年的李奇昌的大半生作传,属传记作品。传记可以用文学笔法写作,但传记同小说并不等同,要求史实真实和人物真实。加以“文学”二字反易误导读者,削弱其现实批判力量。

中国现当代史实中,还有多少不为人知或知之者甚少而又颇具警省意义的重大事件和悲剧人物需要叙写,难以说清。人说,作家是社会的良心,只有良知未泯、有胆有识者,才能涉足其中,娩出佳构,而不致一味沉溺于颂圣逐利的红黑笔墨中。

 

                            2017/7/9日一稿于临沂孟园自愚斋1957字

                                    二稿2227字

                              7/10日三稿2271字

                                     四稿2269字

                                     五稿2433

 

分享到:

上一篇:一个卑微而粗糙的农民——品读熊淼江小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