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简评陆慷先生的答记者问

 简评陆慷先生的答记者问

据《环球时报》,20181213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回答记者的提问。这个答记者问,总的来说是成功的,有的回答相当巧妙,既表达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又没有泄露任何不该提前披露或不应当披露的外交信息,整个回答可谓不卑不亢。毋庸置疑,此次答记者问中焦点问题是有关两名加拿大公民被中方拘捕一事,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是全世界都关切的问题。当记者问到对这两名加拿大人的拘捕是否与孟晚舟案有关,是否是中方对孟案的报复时,陆慷的回答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中方是依法依规采取行动。对这个问题,中方无论是肯定报复还是否定报复都不恰当,“依法依规”是最恰当的回答。其实这里暗示着“就是报复又怎么样”的意思,完全可以传递这类信息,但外交辞令又不能把话说满,以免给对方过多的刺激。

下面的问答也很有趣:

 

问:是否还有其他加拿大人正在被中国国家安全部门调查?

答:你听说还有?(记者:没有。)我也没有听说。

 

这有点以子之矛陷子之盾的意思,比其他的回答(没有或有,以及我没掌握有关的信息,都显得被动,而且最好不要过多地用“无可奉告”这样的言词来敷衍)都要好,而且表现外交官的机敏。我相信这个问答发生的当时会场上会出现笑声。

 

问:有批评人士称,拘捕这两名加拿大人是出于政治目的,而中方否认这一点。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你已经帮我回答了你的问题。

 

我个人觉得,记者的这个问题提得似乎水平不太高,于是被中方很轻易地挡回去了:这样的问题还要我来回答?

 

下面这个问题,作为中方发言人应该是比较棘手的,这里全文照抄:

问:我听说,现在一些在中国居住的加拿大人表示很不安,担心自己也被拘捕,请问中方对他们有什么想说的?

  答: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到了这种说法。大家知道,中方一贯对与外界交往持积极开放的态度。我昨天在这里说过,我们欢迎外国游客、外国公民到中国来旅行,来开展正常的友好交往活动,包括经商、游学,都没有问题。而且我也说过,只要是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实际上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昨天记者会后,我专门去了解了一下,有一些数字可以提供给你。中国安全不安全,可以用事实来说话。20181月到11月,加拿大来华的人数达到了78万人次,也就是说在加拿大3000多万总人口中,每1万名加拿大人中就有210人来华。

  坦率地讲,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同期中国公民赴加拿大的人数。上述数字或许能从一个方面说明问题。中国是不是安全,加拿大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秤。与此同时,我也可以告诉你,自从加拿大政府根据美国的要求,错误地拘押了孟晚舟女士之后,很多中国人都在掂量前往加拿大旅行是否安全。

 

这段回答总的来说是不错的,特别是最后一部分,实际上表达了对加拿大政府的警告,如果加拿大政府一意孤行,唯美国马首是瞻,站在美国一边与中国为敌,那么,你们只能自食苦果。但我还是觉得,这段回答也不是无懈可击。记者问的是,现在一些在中国居住的加拿大人表示很不安,担心自己也被拘捕,而这个“现在”指的是中国拘捕加拿大公民事件发生之后,而上述事件发生在1210,那么,所谓“现在”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但是发言人所举的例子却是此前的数据,我私下认为,上述数据哪怕再多,都不能回答记者问的有关“现在”的问题。因此,我觉得这个回答针对性不强,不能使对方信服,或者说完全回避了这个问题,那么它可能导致某些对中方不利的后果,可能会使某些在中国工作或旅游的加拿大人感到不安全。从语言的角度,发言人有一句话似乎也有点瑕疵:“坦率地讲,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同期中国公民赴加拿大的人数。”通常,“坦率地讲”这样的插入语是用在表示说话人某个观点或判断时加进来的,如:坦率地说,我对他这个人是不满意的。就是说,用这个插入语是用来表示自己的态度,表示此刻说话人是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的。但是发言人紧接着是表示一个事实。这里似乎更适合采用“毫无疑问”或“毋庸置疑”这一类的插入语。

分享到:

上一篇:古代诗歌专用语辞选释

下一篇:评点一篇“优秀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