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艾伟长篇小说《风和日丽》语言逻辑指瑕

 艾伟长篇小说《风和日丽》语言逻辑指瑕

《风和日丽》是当代作家艾伟的一部长篇小说,2010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作者用质朴洗练的文字,娓娓道来了一个女孩隐秘的身世,它似传奇又似史诗,在惊天动地的绝响中融合了平缓舒和的含泪的微笑。《风和日丽》将建国以来的历史作为小说的背景展示给读者,从杨小翼的个人命运出发,将个人命运与历史相融合。它同时也是一个私生女寻父的故事。其中包含了深刻的文化问题和社会问题等,值得品味。

——来自百度图书信息

小说全文来自笔下文学:https://www.bxwxorg.com/read/70458/

 

1妈妈在一家叫“慈恩”的教会医院工作,起先做护士,后来因为医院人手不够,被升任为内科医生。慈恩医院是一家教会医院,坐落在三江口的码头边。杨小翼则在教会学校上学,由学校的嬷嬷们照顾。学校叫慈恩学堂,在天主堂背后的一座法式小房子里。(第1章)

“教会医院”重复。第一句虽然主要是交代教会医院的名称,但它同时交代了母亲所在医院的性质。因此,没有必要此后再交代一句:慈恩医院是一家教会医院。有两种修改方法:一是第二句改为“慈恩医院坐落在三江口的码头边”;二是开头不交代,改为“妈妈在一家叫‘慈恩’的医院工作……”,第三句保留交代。

2.有一天,邻居米艳艳突然对她说:“杨小翼,我妈妈说你是一个私生女。”杨小翼听了相当刺耳。她明白“私生女”的意思,这是个难听的词,这个词就像随意掷在街头的垃圾,有一种肮脏的气味。那天杨小翼感到自己像一只丑陋的虫子,是讨人厌的。她满怀委屈地再次问妈妈,她是不是一个“私生女”。妈妈第一次明确而坚定地告诉她:“你爸爸是个了不起了的男人。”(第1章)

“她满怀委屈地再次问妈妈,她是不是一个‘私生女’。”“再次”不合逻辑。因为上文没有交代“她”(杨小翼)第一次向妈妈问这个问题。虽然小说一开头就介绍了杨小翼对自己的身世感到好奇和忧郁,并且问过妈妈,但没有交代她直接提出了“私生女”的问题,从上下文来看,杨小翼小时候也不可能一开始就采用“私生女”这样严重的用语,她很可能是这样提问的:我爸爸在哪?我到底从哪里来的?你是怎么生下我的?

3.那些日子,杨小翼特别能睡,一次,她从睡梦中醒来时,妈妈还在听广播。她以为妈妈睡觉时忘了关收音机。她摸到妈妈房间,想把收音机关掉。(第1章)

杨小翼不知道说什么,她感到莫明的委屈。妈妈向房间走去,她的背影有一种莫明的孤单。(第1章)

“莫明”是“莫名”的笔误。小说第6章有正确的写法:“这让杨小翼对这部小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4.妈妈的头发原来一直是盘在后脑勺的,然后用一个黑色的网兜罩着发髻。现在,妈妈的头发剪短了一些,齐耳披在肩膀上,妈妈看上去比以往多了些妩媚,一下子年轻了不少。(第1章)

文中“妩媚”是杨小翼的对妈妈的形象的感觉,杨小翼当时只有8岁,还不会体会“妩媚”一词的内涵,一般来说,她只能产生“漂亮”或“显得年轻”这类感受。

5.家里有一套用来沏茶的景德镇瓷具,每次妈妈都会用这套瓷具招待刘伯伯。瓷具在妈妈的擦拭下,上面那些精美的线条和菊化图案变得鲜艳夺目。杨小翼最喜欢擦洗的就是这套茶具。她想象着刘伯伯捧着茶具喝茶的样子,心里便喜欢得不得了。(第2章)

“瓷具”是“瓷器”的笔误。下文的“茶具”是正确的。

6.杨小翼看过一些电影,电影里经常有死人的场面。根据这些经验,她的眼前浮现出脑#袋被子弹击中后血流如注的景象。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感到害怕,好像这一切也如电影一样是不真实的,只是一出戏。

“脑袋会从中间裂开来,然后脑#浆飞迸而出。”刘世军的脸上有某种奇怪的幸福的表情,“也许开裂的脑#袋会在空中飞一段路程。”

杨小翼傻笑起来。她觉得刘世军像在说书。城隍庙的说书先生说的都是历朝历代英雄好汉的故事,这些故事里经常出现那样的细节。她记得范嬷嬷不让孩子们去听那些故事,她说,那是魔鬼的故事。(第2章)

小说在这里是描写革命干部子弟刘世军同杨小翼讲述镇压反革命时如何枪毙“坏人”的情景,“脑袋会从中间裂开来,然后脑#浆飞迸而出”,是刘世军想象的枪毙时的景象。但这与这些小孩听城隍庙的说书先生讲说历朝历代英雄好汉的故事时发生的“杀人”情景不是一回事。我们知道古代杀人是“砍头”,砍的是人的脖子,一般不会发生“脑#浆迸裂”的情况。所以小说中说的“这些故事里经常出现那样的细节”是不符合事实的。

7.公判大会那天,杨小翼和刘世军、刘世晨一起去观看。那天,原三民主义广场——现在叫民主广场前面人山人海,场面沸腾,其盛况比过年看烟花的人还多。(第2章)

解放前永城市(小说虚构的地名)的三##主义广场在解放后改名为“民#主广场”可能不大符合历史事实,可能性更大的是改名为“人民广场”。虽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被称为民#主革命,但这个革命胜利以后,用“民#主”命名一个地名是很少的,在我国,泛滥的是“人民”的名字。

8.有人开始宣读他们的罪状。人群屏息倾听,现场一下子安静得出奇。这些“反##命分子”大都是特务,或蒋##石政#府的高官,或地方权绅,或战犯。他们的罪行是触目惊心的,罪状大都涉及到杀#人等种种霸行。(第2章)

这里所说的“战犯”主要是指是国##党战犯,即解放战争期间国##党方面被俘的中高级党政军特人员,经中#共中央审查公布的国##党战犯,一共926人,其中高级战犯57名。对这些战犯,除个别罪大恶极的以外,实行一个不杀,和平改造的方针政策。为便于管理和改造,将这些战犯,一律关押在北京、抚顺、西安等几个战犯管理所,而不是交由地方政府审判处决。从1959年起,至1975年,依法依规分7批特赦,全部在押战犯全部赦免。小说描写战犯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在永城市遭到地方政权的处决,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9.刘世军说,新社会就是要把旧社会的坏蛋一个个抓出来,得到应有的惩罚。(第2章)

成分残缺。“得到应有的惩罚”应改为“使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10.她觉得妈妈的形象完全可以演义成一个党的地#下工作者。(第2章)

词性误用。“演义”改为“演绎”。

11.解放后,米艳艳的妈妈王香兰女士革命热情相当高,组织剧团演员,排了好几出宣传革命的戏,《九件衣》、《血泪仇》、《刘胡兰》等,去给进城的部队慰问演出,深受部队欢迎。(第3章)

文中的两个顿号应删去。

12.后来,杨小翼见到了景兰阿姨。她叫她,她有些茫然。这倒是她旧日的模样,她整日像是灵魂出窍的样子。她依旧是热情的,她给了杨小翼一块西瓜。(第3章)

文中7个“她”,前5个“她”指代不明。

13.杨小翼知道,在干部子弟学校,上帝是和那些诸如“资产阶级”、“反动派”、“愚昧”、“迷信”等词语联系在一起的。上帝早已被那些气势恢弘的词语驱逐了。(第4章)

3个顿号均应删去。

14.在深秋惨淡的阳光下,舅舅走入船仓的背影分外孤单。(第4章)

“船仓”应为“船舱”。

15.她说,米艳艳,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真的是革命后代,你的亲爹爹不是被枪毙了吗?米艳艳当场就禁声了。(第5章)

“禁声”应为“噤声”。

16.给杨小翼的感觉是,妈妈和李医生之间似乎结束了。(第5章)

成分残缺。“妈妈和李医生之间”应改为“妈妈和李医生之间的私情”。

17.妈妈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凉在天井里的床单,探究地看了看她。她脸红地低下了头。晚上,杨小翼回家时,发现床头放着两只新的卫生巾和一本书。(第5章)

小说描写的是杨小翼14岁时,中国处于50年代,那个时候中国妇女的护理产品还没有开始出现卫生巾,在城市才开始使用“可洗式”卫生带,到70年代才在城市开始使用“抛弃式”(一次性)卫生巾。在广大农村则更为落后。

18.每天睡觉前,杨小翼都会想到他。他叫伍思岷。他是刘伯伯司机的儿子,也在干部子弟学校。(第6章)

新中国成立初期,曾短暂存在过一批为官员后代集中提供教育的干部子弟学校,但这种特殊的学校形式旋即就在1955年被通令取消,原因是与教育向工农开门的方针相抵触。毛##1952年就作出批示,要求干部子弟学校应逐步废除。到小说第6章描写的1958年,在普通城市不可能还存在公开的干部子弟学校。

19.杨小翼住在村妇女主任家里。她是个风风火火的女人,有点儿人来疯。(第7章)

根据上文叙述,杨小翼到农村参加“学农”劳动是在1959年,这里中国农村已经成立人民公社,“村”不再是中国的基层组织,农村人民公社的组织机构是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小队),不存在“村妇女主任”这样的职务。本章所使用的“学农”概念也不适用于1959年,在“文#革”期间,中国才根据毛##席的指示,开始使用“学工”“学农”“学军”这类概念。再说,小说描写杨小翼作为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单独下到农村参加艰苦的体力劳动,也不太合乎人情。即使是在“文#革”那样严酷的年代,也不可能这样做。

20.妇女主任像是有意想吓唬杨小翼,显摆似地干最重的活,男人一样扛打谷用的拖拉机,水田里的泥土沾满了她的全身。(第7章)

“有意”与“想”重复。

21.杨小翼埋头收割。镰刀在她手中笨拙地挥舞,汗水最初像雨水一样从她的额头挥洒下来,不久,她的衣衫便湿透了。(第7章)

杨小翼是在暑假参加农业劳动的,出汗多是正常的,但和任何事物一样,出汗也有一个发展过程,不大可能“汗水最初像雨水一样从她的额头挥洒下来”,这里可以改为“不一会汗水就像雨水一样从她的额头挥洒下来”,更符合逻辑。

22妇女主任大约听到哭声,来到杨小翼的房间。她头发凌乱,睡眼朦胧,显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第7章)

“睡眼朦胧”应为“睡眼蒙眬”。

23.他的静脉非常奇怪,像塑料管一样硬,针头很难注入。(第7章)

“注入”用词不当,应改为“扎入”或“刺入“。“注入”的含义是泵入、灌入或流入,用于液体。

24.有一次,我替他换伤时,他抓住了我的手……(第7章)

“换伤”是生造词,应改为“换药”。

25母亲本来也要送她,杨小翼说,不用,米艳艳送我呢?母亲就不再坚持。(第8章)

问号应改为句号。此句不是疑问句,而是一个陈述句。

26.不过,杨小翼决定原谅了他,她决定为他高兴。米艳艳是个漂亮的姑娘,她一直喜欢刘世军,刘世军得到了她应该感到幸福。(第8章)

“决定原谅”与“原谅了”时态不一致,要么去掉“决定”,要么去掉“了”。

27.这时,列车就开动了。米艳艳慌忙跳下火车。然后站在那里招手。她的笑容非常甜美,就好像此刻她就是一个美丽的新娘。(第8章)

列车开动以后,米艳艳才慌忙跳下火车,这是非常危险的。为了避免小说的描述造成其他方面的悖理和尴尬(乘务员的失职、当事人的安全意识等),小说最好改成:“这时,列车就要开动了。米艳艳慌忙跳下火车。”或:“就在列车即将开动的瞬间,米艳艳慌忙跳下火车。”

28.杨小翼到学校时,他们入学已有两个多月了。(第8章)

“他们”指代不明,可改为:其他的同学入学已有两个多月了。

29.杨小翼总是去图书馆翻看报纸,希望在报纸上发现将军的行程。可是将军负责的部门不是常有新闻的外交部,他的行程很少见报。(第8章)

“行程”(路程,旅程)用词不当,应改为“行踪”(行动的踪迹,多指目前停留的地方)。

30.米艳艳用一种轻快的语调述说她的婚事,言语中充满了对刘世军的溺爱和调侃。(第8章)

“溺爱”用于对孩子,这里要改成“宠爱”。

31.那天天气很好,宿舍朝向南方,下午四点的阳光从窗子照射进来,投射到夏津博女朋友的脸上。(第9章)

我们中国在北半球,在北京时间下午四点钟除了西部地区和北回归线以南的南方外,太阳都在西南方,从北京下午看就是西南偏西。文中“投射”应改为“斜射”。

32.后来,不知道说起什么事,林瑞瑞突然不高兴了。这时,杨小翼才发现林瑞瑞是个挺有个性的女孩。林瑞瑞身上有蛮不讲理的固执的一面。这个小鸟依人的女孩这时候表现出不依不饶的劲头来。夏津博在一个劲儿地哄她。可越哄,她似乎越来劲。(第9章)

小鸟依人形容纯洁善良、乖巧听话的年轻女性,她不一定娇小,但一定渴望被人保护。在文中与“挺有个性”“蛮不讲理”“固执”等矛盾,为了使上下方不抵牾,需要对有关句子稍作修饰,如第4句可改成:这个看上去小鸟依人的女孩这时候表现出不依不饶的劲头来。

33.杨小翼和夏津博不咸不淡地交往着。虽然谈不上十分亲密,但感觉上好像他们已是老熟人。(第9章)

“感觉上”与“好像”都表示不确定的语气,可以删去一个,以删去“好像”为好,改为:……但感觉上他们已是老熟人了。

34.凭着女人的敏感,她感到尹南方对她似乎有超乎寻常的热情。这是让她害怕的,毕竟她和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她想,她得小心对待尹南方。(第10章)

“兄妹”说错了,根据上文,尹南方比杨小翼小一岁,应改为“姐弟”。

35.她反省自己,觉得自己的身上或多或少有一种养尊处优的东西,在“阶级情感上”偏向于吴佩明这样的“贵族”,对吕维宁这样的出生,有一种本能的抵触。(第10章)

“出生”应为“出身”。

36.杨小翼是吃晚饭的时候才见到将军的。

“我们家吃饭特准时,六点钟开饭。老爷子在‘北京时间最后一响六点整’准时来到餐厅,分秒不差。我们家一切军事化。”尹南方在她耳边小声说。他的语调里不无调侃。

杨小翼和尹南方提前坐在餐桌边上。(第11章)

这里有个情节逻辑上的问题,无论是尹南方还是周楠阿姨,都没有邀请杨小翼吃晚饭,杨小翼就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晚饭,这是不符合逻辑的。虽然杨小翼来到尹南方的家,但事先尹南方并没有提到留杨小翼共进晚餐,周阿姨对杨小翼的到来更没有思想准备。将军还不认识杨小翼(尹南方没有向父亲介绍与杨小翼认识)。按照人之常情,无论如何要在情节上安排尹南方或周阿姨邀请杨小翼吃晚饭的环节。

37.他在她的对面坐下来。那是家长的位置。他比她想像的要矮小,他比南方矮了整整一个头,身板倒是很硬朗,筋骨结实,像一堆钢铁。他虽然矮小,但坐在那里,却让人高山仰止。(第11章)

“高山仰止”用词太重。高山仰止比喻一个人品德高尚,就会有人敬仰他。这里并没有提到“那个人”品德方面的情况,只是描写了他的外貌,比较得体的说法是:……却让人有点敬畏。

38.在重庆车站,厂部派了人来接杨小翼。来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干部,她身材高大,拿着一块纸板,上面写着杨小翼的名字,站在出口处。杨小翼来到她的面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向她问好。(第13章)

杨小翼在接她的女干部面前说出自己的名字是不自然的情节,因为她的名字已经写在女干部拿着的纸板上,别的人也可以说出这个名字。杨小翼在这个时候说出自己的名字不够得体。这里可以改为:杨小翼跑上前和她打招呼,笑着指了指纸板上的名字。在这种情景下肢体语言更为重要也更为得体。

39.在山脚下,零星有一些村庄,更多的是高低不平的田野。(第13章)

语序不当,应改为:有一些零星的村庄。这样也可以使它与下句对称些。

40.据陈主任说,工厂是根据军#委的指示创办的,工厂设置在大后方的山沟沟里是出于战略考虑。(第13章)

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当时国际局势日趋紧张的形势下,党中央作出战略部署,在我国中西部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国防、科技和工业建设(历史上称为“三线建设”),目的是为了加强战备。说战略考虑当然没错,但让这位四川广安三线工厂的政治工作干部对新到来的杨小翼介绍,用“加强战备”的说法更为得体。

41.到了广安,她不干别的,就在广安的大街小巷盲目而执着地串行。(第13章)

“串行”是一个专业术语,这里应用“穿行”。

42.这天,他们还是去附近的村子里看棕绳床。杨小翼装做热情洋溢的样子,向制床师傅问这问那的:是什么木头?多长多宽?棕绳可以承受多少压力?其实杨小翼什么都不懂。(第16章)

“其实”在句中通常表示转折,但杨小翼向村民询问棕绳床的有关问题,正表现她对棕绳床什么都不懂,不存在转折,如果说成“其实杨小翼什么都懂”,才能表示转折。

43.母亲怀她的时候,外公也要求母亲流产,但母亲坚持把她生了下来。要是母亲听从外公的话,这个世上就没了她了。也许还是没有她好呢?人在世上真的就是受苦受难。但这往事打动了她。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不管这世界是好是坏,她有权力来到人间,她不能杀死它。(第17章)

“她有权力来到人间”说的是生命权,属于权利而不是权力。

44.杨小翼的生产还算顺利。两个小时后,杨小翼和孩子从产房推了出来。是个男孩。(第17章)

自然分娩需要数小时至十几个小时,初产妇通常需要十几个小时,这里讲两个小时未免太短了。

45.她努力尽力睁开眼,看伍思岷。伍思岷似乎有点儿胆怯,他站在远处一直没有走上前来。(第17章)

“努力尽力”重复。

46.杨小翼把饭菜端上桌时,伍思岷闷声闷气地说:“今天有人告诉我一件事,我当年没被大学录取不是因为政审没过关,而是教委主任做了手脚,教委主任把我的名额让给他的侄子。”(第18章)

1965年,我国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称文教局(主管文化、教育、体育等业务的综合管理部门),不称教委。“文#革”期间曾称“教育组”,“文革”结束以后称教育局,但在1985年至1998年改称教育委员会(简称教委)。我国国务院的教育行政部门有时称教育部,有时称教育委员会。当称教育部的时候,地方上的教育部门就称为教育局,当称教育委员会的时候,地方上也随之改称教委。

47.这时,天安醒了过来。杨小翼把他抱起来给他喂#奶。(第18章)

“把他抱起来给他喂#奶”累赘,删去“给他”。

48.小道的两边是木篱笆,篱笆那边种植着疏菜,有辣椒,茄子,韭菜,豌豆等。(第18章)

本章写的是8月的事,广安在四川,属于南方,豌豆一般越冬栽培,次年4-5月采食,此时采食期已过。

49.她首先涌上心头的是屈辱,接着愤怒紧跟而来。(第18章)

“接着”与“紧跟而来”有重复之嫌,可改为“接着是愤怒”。

50.伍思岷回过头来安慰道,你们放心吧,我没犯事,上#访是公民的权力。(第18章)

“权力”应为“权利”。

51.那年春天,后勤部在武汉召开了一个军工企业和军队后勤部门的会议。华光机械厂派了杨小翼和吕维宁前往。(第18章)

(军委)后勤部召开一个全国性的会议,杨小翼所在的工厂居然只派两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去开会,是不合逻辑的。至少要有一位厂级副职领导人员去开会。

52.晚上,她反复回味着信里的每一句话。他信里所说的话,她反而是高兴的。(第21章)

成分残缺,缺介词。“他信里所说的话”应改为“对他信里所说的话”。

53.冬天的时候,杨小翼所在的部队一位高级干部去世了,大院里的人都被要求参加追悼会,参加者可以领到五角钱的补助。(第21章)

参加本单位去世领导的追悼会可以领到补助,这不大可能,尤其在“文#革”期间,更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说还有别的关系(比如在同一个小区),就更不可能了。在小说内容和情节上,这句话也完全没有必要。删去它,不影响情节的叙述。

54.就这样杨小翼又继续了和刘世军的交往。他们的关系不是光明正大的,所以很多时候,他们的约会不是在晚上,而是白天。(第21章)

杨小翼和刘世军偷情,这种关系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既然如此,怎么会选择白天进行呢?如果白天有他们都合适的时间(比如他们都上晚班),那就要解释。正常的情况,他们白天都要上班,要挤出足够的时间来偷情,是不适宜的,很难的。

55.在北大,一种属于学校特有的自由散漫气息开始浮现。她喜欢这样的气息,这气息与她过去经历的运动绝然分隔,就像一场暴雨把一切尘埃都洗尽了。她的同学虽然不是通过考试进入大学,但他们也都是机灵而聪明的人。(第22章)

小说所描述的“文#革”期间北京大学的情况与历史不符,在那种严酷的政治气氛下,在废除高考制度实行推荐选拔“工农兵大学生”并让这些工农兵大学生“上大学,管大学,用毛##东思想改造大学”的“文革”后期,北大怎么可能出现“自由散漫”气息?当时的工农兵大学生大批只有小学、初中文化水平,主要招生条件是“根正苗红,政治可靠”,不大可能“都是机灵而聪明的人”。

56.后来,发生了西安事变,延安突然变成很多年轻人向往的圣地。当时夏中杰接触了一批左#派知识分子,看了一些有关共产主义的书籍,他的热情也被激发出来。他们决定奔赴延安。(第22章)

上世纪30年代,左翼思潮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影响很大,青年知识分子更是首当其冲,社会主义书册广泛流传。在当时的政治文化语境中,一般称“左翼”而不称“左#派”。比如我们讲鲁迅是左翼知识分子,而不会讲他是左#派知识分子。

57.童年时,杨小翼经常在这幢楼里穿行,她喜欢到堆放医疗垃圾的天井找针头及针筒。那时候,这些都是极好的玩具。把水抽入针筒,用力一压堆进器,一股细细的激流便会从针头里注出。有时候,她会在针筒里灌入糖水,让刘世军注入到她的嘴里。水柱激到舌头上,舌头顿时感到一阵麻麻的甜味。(第22章)

杨小翼小时候做这样危险的事,她固然是小孩,不懂卫生常识,但她毕竟是医生的女儿,耳濡目染,也不至于对卫生常识一无所知。即使对医疗卫生常识一无所知,在垃圾里捡的东西,就是一个智力健全的小孩,也不至于做这样有害健康的事情。

58.母亲一般在住院部。杨小翼在前往住院部的走道上,碰到了李叔叔。李叔叔明显有了中年人的模样,头上竟也长出了几根刺眼的白发。(第23章)

“李叔叔明显有了中年人的模样”是杨小翼八年后见到李叔叔(李医生)的感觉,李医生是妈妈的情人,当时杨小翼已经33岁,在当时人的眼光里也人到中年了,母亲杨沪已经56岁,李医生可能比母亲小一点,也应当年过半百了,这里应当用“他看上去像一个老人了”还要合乎情理一点。

59.后来,她从别的渠道了解到,刘世军这段经常出差,是他自己要求的,主要工作是押送军用物资去内地,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待在北京的日子反而少了。(第23章)

“内地”有两个概念,一是与边境地区相对,一是与沿海地区相对。与首都北京相对,应称“外地”而不是“内地”。

60.杨小翼给她带来了蜜饯海棠和杏脯两种北京果脯,她来前去王府井买来的,是以前御食园的老牌子,听说是最好的果脯。杨小翼说,他们说是北京特产,我觉得一点也不好吃,你尝尝。(第24章)

杨小翼既然认为果脯一点也不好吃,为什么要把它送人呢?而且是送给有恩于自己的陈主任。至少这句话要说得委婉一点:我觉得也不是那么好吃。这样就只是自谦,而不会使人感到生硬。

61.然后,她拉着杨小翼的手长久不放。杨小翼被她拉得心里难受,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第24章)

杨小翼母亲得的是淋巴癌,这种病的病因很复杂,有遗传基因、自身的免疫基因以及化学环境有关,并非是病人不小心得的,再说,杨小翼见母亲一开始就这样提问也不合情合理。

62.一九七六年是个多事之秋。一月,周##来逝世。……五月,朱#德逝世。七月,又突发了唐山大地震,死了二十余万人,北京震感强烈。(第25章)

#德逝世的时间是197676日,而不是5月。

63.他说,在苏联的支持下,广西、云南边境这几年经常受越南人骚扰,边境地区人民的生活及财产都受到极大的破坏,目前国家正在积极备战,可能不久就会开战。(第25章)

语法混乱,主语不一致。应改为: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南人这几年经常骚扰广西、云南边境,使边境地区人民的生活及财产都受到极大的破坏。

64.冬天的时候,刘世军真的去了广西。过了元旦,战争就打响了。(第25章)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国际上称“中越战争”) 1979217—316日期间在中国越南之间的战争。小说中说“过了元旦,战争就打响了”与历史事实有出入。

65.一九七九年的社会气氛还是很保守的,多年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让一般民众树立了这样一个观念,一个战士要么战死疆场,绝对不能缴械投降,做一个俘虏是件十分可耻的事,这种可耻的程度甚至比文#革时期的“四类分子”还要严重,还要来得不光彩。(第25章)

关联词残缺,应改成:一个战士要么凯旋归来,要么战死疆场,绝对不能缴械投降……

66.北原说,历史毫无意义,在这个时代,只有文学艺术才能直指人心,和人性的需要息息共鸣。(第26章)

“息息共鸣”不是一个正常的搭配,在逻辑上也讲不通,应改为“息息相通”。

67.杨小翼不知其意,不知是赞美金钱还是批评金钱,如果是这样的意思,她认为夏津博的装置艺术是平庸的,她实在看不出夏津博在这件作品里有什么惊人之处。(第26章)

末句语序不当,应为:她实在看不出在夏津博这件作品里有什么惊人之处。也可以删去原句中的“在”。

68.就在杨小翼和北原闲聊的时候,美术馆安静的大厅里出现一声巨响。开始杨小翼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以为是美术馆的什么位置塌陷了。她看到人群向那边挤去,有人在说,是枪声,有人开枪了。听说是枪声,杨小翼顿觉得整个美术馆有了诡异之气,好像某件恐怖事件正在发生。(第26章)

美术馆发生枪声,末句的叙述节奏明显缓慢了,不符合现场的效果。杨小翼带了儿子来美术馆参观,当听说有人开枪了,她不仅要紧急考虑自己的安全,更要担忧儿子的安全,而且此时儿子不在身边,因此,此时她不可能从容地思考枪声的意义和对美术馆所带来的气息以及将要发生什么,而是本能地紧张和惶恐,哪怕写她稍稍失态也不过分。“听说是枪声,杨小翼顿觉得整个美术馆有了诡异之气,好像某件恐怖事件正在发生。”这样写,杨小翼成为局外之空,但她不是局外人。小说下段才写“天#安正在向她奔来”,杨小翼好像一点也不着急,这种描写不合情理。

69.在那种松绑带来的自由氛围中,她的论文得以在《社会》杂志发表了。论文发表后,她受到了围剿,虽然风声鹤唳,但她处之泰然,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第27章)

“风声鹤唳”用词不当,风声鹤唳形容惊慌失措,或自相惊扰。在文中作者是想表达对杨小翼论文的围剿火力很猛,气势逼人,可改为“硝烟滚滚”“剑拔弩张”等。

70.布鲁塞尔是欧共体的首都,也许夏津博有办法找到他们。(第28章)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欧共体总部所在地,而不宜称为“欧共体的首都”。

71.一九九九年冬天,空气里充满了世纪末狂欢而伤感的气息。关于新世纪的资讯充斥着电视、报纸、互联网、广播,可谓不厌其烦、连篇累牍。(第31章)

“不厌其烦”用词不当,应改为“不胜其烦”。不厌其烦表示很在耐心,含褒义;不胜其烦表示事情烦琐得使人受不了,含贬义。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