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博喻中的分喻应谨慎选择

                                                               博喻中的分喻应谨慎选择

陈林森

先看一个例子:

嵇忱宸像是听到美国的轰炸机把教学大楼轰炸了,朝鲜的人民军攻占了华盛顿的白宫,中央组织部来人考察自己担任清华大学的校长,说,这女人嘴里从来没有实话,她先生多大岁数了?学校调入有规定,谁敢违背规定把他调进来?

以上是杜光辉的中篇小说《孤狼》(《北京文学》2020年第1期)中的一段话,作者为了表现主人公嵇忱宸在听了妻子封槿锦告诉他有同事(郁隽翎)请他们夫妇吃晚饭的消息后的惊讶,运用了一个博喻。这个博喻的本体被隐去了,就是嵇忱宸在听到邀请并据说是因为同事的丈夫被调到自己学校后产生的惊讶;喻体有三个:听到美国的轰炸机把教学大楼轰炸了;(听到)朝鲜的人民军攻占了华盛顿的白宫;(听到)中央组织部来人考察自己担任清华大学的校长。

可以看得出,作者在这里所运用的博喻是模仿鲁迅小说《故乡》中的一个比喻:“然而圆规很不平,显出鄙夷的神色,仿佛嗤笑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似的”。但是模仿得不成功,问题就在于作者所使用的三个分喻不协调不一致,显得凌乱。

博喻,就是用几个喻体从不同角度反复设喻去说明同一个本体,它既可以用多个喻体来描绘本体的一个方面,也可以用多个喻体来描绘本体的几种状态。杜光辉的博喻和鲁迅的博喻都属于前者。杜光辉的几个喻体(修辞学上称之为分喻)都是比喻人物的惊讶程度,鲁迅的几个喻体(分喻)都是比喻“圆规”(杨二嫂)的鄙夷、嗤笑。两位作家的比喻都兼用了夸张,极而言之,以增强比喻的鲜明性和强烈程度。

杜光辉的比喻有什么不妥当呢?第一,过于夸张。不管同事郁隽翎请他们吃饭的动机如何,嵇忱宸的惊讶程度都不会达到这样的程度,同事的丈夫工作调动,虽然不能理解(有腐败之嫌),但事情已经发生,“存在即是合理”,你可以怀疑其合理性,但不必怀疑其真实性。夸张过度就会损害叙述的可信性。我们所说的夸张过度,主要是指本体是可能存在的,而几个喻体却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同事之间请客吃饭,同事的亲属工作调动,在正常的社会总是可能存在的,虽然这两家以前素无来往,但也不意味着以后也没有来往,“礼尚往来”,总有一方的“往来”在先。“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可以琢磨对方请客的意图,然后决定是否赴约,没有必要对别人请客这件事以及请客的理由(没有这个理由,也会有别的理由)本身抱有如此大的惊讶。你可以有道德的“洁癖”而对对方违规调动一事深恶痛绝,但对这类事之有可能发生不必怀疑,你又不是桃花源中人?比喻过于夸张,就会显得矫情。

第二,三个喻体的素材不协调。从素材的来源来说,前两个是国际时事题材,第三个是国内政治生活;前两个属于军事领域的事件,后一个是组织提拔的事件(涉及中国特有的干部管理制度)。这两类事件反差太大,放在一起显得滑稽。从另一个角度来考察,就会发现,一、三两个喻体,是与当事人多少有关的(嵇忱宸是大学教师),而中间一个喻体与当事人则毫无关系(当事众人既不是朝鲜族,也不是美国籍)。把这两类喻体硬凑在一起,也显得滑稽。

比较鲁迅所用的比喻就不可同日而语了。鲁迅写杨二嫂看到“我”现在已经不认识自己了,感到强烈不满,想当年自己是“豆腐西施”,而且抱过小时候的“我”,今天“我”居然不认识老娘,感到不可思议,岂有此理,因此鄙夷、嗤笑,感觉很不可原谅;接着作者运用“仿佛嗤笑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似”两个喻体,就非常恰当。因为本体与喻体很有类比性,在“有眼不识泰山”这一点上极其相似。鲁迅的两个喻体组织得非常好,不仅来源都出自“世界历史”范围,而且性质相同,语言整齐,理解方便,阅读顺畅,且针对没有什么文化的小市民杨二嫂,暗含一丝反讽。

分享到:

上一篇:闲聊名字的性别特征

下一篇:行文多次转折时不要重复转折连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