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行文多次转折时不要重复转折连词

                                                                 行文多次转折时不要重复转折连词

陈林森

这是一篇小说的开头:

一个人有些梦想不稀奇,咸鱼都会梦想游回大海。但是一个人要成为梦想家,那难度就很大了,但我父亲就是那样的人。(王大进《奔跑,不要停》,《四川文学》2020年第2期)

这个开头还不错,运用了生动的比喻,从一般到特殊,引出父亲这个人。但作者在很短的距离用了两个“但(但是)”,念起来效果就不好。后一个“但”,可以改为“而”。

现代汉语表达转折的关联词很多,当行文时需要连续转折的时候,可以换用不同的转折连词,既曲尽婉转,又避免重复。

我在《行文中的转折》(拙著《文心雕梦》第100页)一文中写道:“鲁迅的杂文就熟谙这类行文法(按指转折法),以前教学《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为了忘却的记念》等课文时,常为先生的转折复句叫绝,觉得它们曲折淋漓地表达了作者极为深刻的思想感情。”

例如《为了忘却的记念》这篇文章中的一段话:

我很欣幸他的得释,就赶紧付给稿费,使他可以买一件夹衫,一面又很为我的那两本书痛惜:落在捕房的手里,真是明珠投暗了。那两本书,原是极平常的,一本散文,一本诗集,据德文译者说,这是他搜集起来的,虽在匈牙利本国,也还没有这么完全的本子,然而印在《莱克朗氏万有文库》中,倘在德国,就随处可得,也值不到一元钱。不过在我是一种宝贝,因为这是三十年前,正当我热爱彼得斐的时候,特地托丸善书店从德国去买来的,那时还恐怕因为书极便宜,店员不肯经手,开口时非常惴惴。后来大抵带在身边,只是情随事迁,已没有翻译的意思了,这回便决计送给这也如我的那时一样,热爱彼得斐的诗的青年,算是给它寻得了一个好着落。所以还郑重其事,托柔石亲自送去的。谁料竟会落在“三道头”之类的手里的呢,这岂不冤枉!

这段话300多字,中途进行了5次转折,但却只使用了一个“但(但是)”,然后不断更换转折连词:但→然而→不过→只是→谁料。

也许先生是刻意为之,也许只是一种写作习惯,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总归是在连续使用转折的时候,一般地,应自觉变换转折连词,使语言多些变化。

这是一种成熟的写作修养,也是一种良好的写作习惯。

分享到:

上一篇:博喻中的分喻应谨慎选择

下一篇:鲁迅关于“枣树”的特殊句式的变异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