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解放初期人人都有摄影的机会和条件吗?

                                  解放初期人人都有摄影的机会和条件吗?

陈林森

叶弥的短篇小说《端午诗篇》(《小说月报》2009年第1期)以某年端午节前夕,一根妨碍交通的木电线杆被电信局迁移的事由开头。在粉盒巷,这件事大多数居民都赞成,只有燕婆婆不高兴。在回家的路上,她找到一个比她还老的老头倾诉:你也知道的,1950年端午节,竖这根电线杆的时候,区长都来看了。多少人跑到这根电线杆下面拍照留念……多少人!你知道的。

小说中通过燕婆婆的口,描写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某城市(叶弥小说常以苏州为背景)的居民为市政在某个巷口竖一根电线杆而欢庆,以至于“多少人跑到这根电线杆下面拍照留念”,这个细节不符合历史事实。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摄影技术落后。新中国成立初期,摄影人员稀少,基本以职业摄影工作者为主,主要分布在报刊宣传单位和国营照相馆,民众只有在办理证件、结婚、照全家福等时候才需要到照相馆去照相,落后地区的农民有不少终生没有照过一张相。在城市只有极少数摄影爱好者,才会拥有私人照相机去记录生活,当时的胶片摄影机堪称奢侈品,还需要通过暗室冲洗才能生成照片,一般人家没有这个条件。改革开放前的摄影器材消费以政府或单位公款采购为主,发展到今天连普通游客也可自备一套数字单反相机去拍摄采风,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拍摄功能的充分发挥,在中国城乡才出现了小说中所写的人人都可以在某个现场拍照留念的机会和条件。所以,小说中描写的情景,时间反差太大,不符合历史事实。

这一细节,也与小说的下文发生矛盾(小说发生的情节发生在本世纪初,彼时改革开放开始了20多年):

燕婆婆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包着馄饨,心平气和地说:现在的事,想不通也要想通的。因为社会进步了。你看,木头的电线杆换成了水泥的,以后还要通通藏到地底下去。我当年在报社当摄影记者的时候,全报社就只有一架海鸥牌照相机。现在呢。燕兰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架进口相机。所以,那根木头的电线杆确实应该拆掉了,不能因为我在它下面给长顺的爸爸拍过照,就恋恋不舍。长顺爸爸死得早,他死的时候,城里和乡下还没连公交车站呢。现在倒好,长顺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四只小轮子一滚,半个小时就到粉盒巷了。想当年,长顺的爸爸要摇一夜的船啊!”

从小说前后的情节来看,1950年能够在电线杆下拍照留念的,只有像燕婆婆那样的报刊新闻工作者,才有条件和机会,一般的民众是没有这种幸运的。

 

 

分享到:

上一篇:晚餐一定是“丰盛的”?

下一篇:鸡蛋里挑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