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小说《刺猬,刺猬》中的语文问题

                                         小说《刺猬,刺猬》中的语文问题

 

☆陈林森

 

湖南作家文珍的短篇小说《刺猬,刺猬》(《小说选刊》2019年第12期)是一篇弘扬正能量的小说,它主要描写了一位乐善好施的母亲,在家庭本身困难的环境下,还收留许多遇到困难的亲戚,牺牲自己,帮助他人。女儿筱君受到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参加工作以后,也成了母亲那样的人。这样的主题是无可非议的。从小说的结构来看,有一种回环往复之美。看似散漫,但前后呼应颇多。然而作者在语言方面还不够成熟,感到通篇充斥不少的语文问题,有的是语法问题,更多的是逻辑问题,作者行文显然不够严谨。以下按照在原文出现的顺序,例析小说所存在的语文问题(括弧中的数字是出现在杂志上的页码)。

1)通常刺猬的故事,都和朋友有关。但筱君记得高中时妈妈和她讲过一个关于刺猬本身的故事。P87

——第一句话没头没脑,你无法判断它的是与非。如果下文没有照应,这句话就是无的放矢。即使与下文有照应,也不宜作出如此“以偏概全”的结论。第二句话的转折更莫名其妙,“关于刺猬本身的故事”是什么意思?和“刺猬的故事”有何区别?一般地说,A的故事,就是关于A的故事,也就是A本身的故事。既然如此,那么,你怎么一开始就毫无根据地认为妈妈讲的刺猬的故事和朋友有关还是无关呢?这里的“但”究竟在哪一方面是与前一句话构成转折关系呢?

2)那年她十四岁半,刚上寄宿高中。学校是新成立的区重点,离S城市区大约三十多公里,从她家坐车过去单程要一个半小时,每周只能周六回去,周日晚上再归校。P87

——这段话显然是站在家里的角度来说的,一是“她”(筱君)刚上寄宿高中,不可能立即转换叙述角度,站在“寄宿高中”的视角说话;二是前面讲的是“从她家坐车过去……”,这明显是以“她家”为视角叙述。因此,下文的“每周只能周六回去”应为“每周只能周六回来”(回到家里来)。

3)妈妈自然百千万个不放心,但也是筱君自己考的,考上了也就只好将错就错地让她去读。P87

——这里的“将错就错”用得莫名其妙。筱君中考考上了“区重点”寄宿高中,怎么能说是“错”呢?按照文中对“区重点”的强调,就学校的档次来说,一定是比较好的高中,筱君的同学中一定有没有考上而只好到“非重点”高中就读,即使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读不起高中,或者读不起寄宿高中,那也不是筱君的错。是不是因为筱君考得不够好,否则她可以进一所不但学校质量高,而且又离家近的高中呢?从上文来看不大可能,因为上文说这所寄宿高中“离S城市区大约三十多公里”,如果筱君要到更好的学校去就读,就必须到市区去就读,那就离家更远(这就不是“不放心”的母亲的优选)。

4)当然也有混得好一点的,比如那对母女中的女儿一直借住到读完音乐学院的函授博士,再没法攒钱送礼打通关节,留在了S城唯一的高校教书,隔几年会来筱君家打一次麻将。P88

——前面已经交代“S城是沿海特区,夏季差不多有十个月之长”,那么,这是哪一座城市呢?资料显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一共设立了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和海南5个经济特区。根据字母S的联想,作者所写的城市是深圳或者汕头。而无论深圳还是汕头,都不止一所高校。资料显示,深圳有8所高校,汕头有3所高校。因此,“留在了S城唯一的高校教书”就不符合事实。此外,“隔几年会来筱君家打一次麻将”这句话也莫名其妙,难道人生有好多个“几年”?

5)他(表舅)原本在老家化工厂里当技术员,九十年代刚下岗,就在厂子对面开了一家小吃店,据说味道不错,书记也经常过来吃早点——当然是赊账而且永远不还。P88

——中国的书记是有很多种类、很多层级的,有街道书记,厂里的书记,还有区委书记、市委书记?猜想是厂子里的书记,那就要交代:“厂里的书记”。

6)她是怎么发奋起来的,起因不过是妈妈给她写了一封信。是寒假最后一天收到的,看上去很随便地放在她小房间的桌子上,压在一本书下面。字迹是一度很流行的毛体——妈妈毕竟是当过红小兵的妈妈,龙蛇走笔,又不失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潇洒。内容时隔多年却完全忘了,原件也并没存底,大概是说现在家庭情况如此如此,感到十分抱歉,但希望女儿能够尽量不受影响。P89

——“原件也并没存底”的角度也不对,字面是站在妈妈的角度说的,但叙述的角度却是女儿。实际上,这两种角度都不对。妈妈写信给女儿,从逻辑上说,不存在“存底”的问题。既不是法律文书,又不是向报刊投稿,无非是表达一下心愿。妈妈除了手写(“毛体”“龙蛇走笔”),不可能采用复写、复印、刻印、拍照等任何方式来留下一份以备他用,妈妈不可能希望对这封信赋予更多功能。从女儿的角度,则无论对这封信保存还是不保存,都不是什么“存底”的问题。

7)……两个女孩就会在熹微晨光里一前一后醒来,相差不会超过一分钟。再摸黑无声无息地拿毛巾牙刷洗漱,尽可能快地换衣服下楼。P89

——在宿舍内洗漱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有可能是到公共卫生间洗漱,那就要交代:“再摸黑无声无息地到公共卫生间去洗漱”。

8)筱君坐在靠前的位置回头看她,清瘦侧面平得像一张纸,只有鼻子嘴巴倔强地翘起。P89

——坐在前排位置的人回头看坐在后排的人,看到的不应该是侧面而应该是正面(或基本是正面)。

9)隔着巴士玻璃,妈妈明显地听不清,有点困惑地笑着,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P89-90

——“明显地”是多余的。如果妈妈听到筱君说了什么,倒可以用“明显(地)”。

10)筱君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卖部给妈妈打电话。那时候还没有手机BP机之类,只能用固定电话。P90

——固定电话区别于移动电话,也叫座机。小卖部的收费电话固然属于固定电话,但人们习惯上是把安装在家庭和企事业单位的电话叫固定电话。这里可将“固定电话”改为“公共电话”。

11)……妈妈趁机教育筱君:所以我们还是要对家里那些亲戚好一点。万一他们出去也遇险了呢?P90

——这句话不符合逻辑。妈妈是在讲了一个城管打死小贩的故事之后说这番话的,与上文所叙述的亲戚们寄居在她们家里的事情毫无关系,与“万一他们出去也遇险了”更没有关系。妈妈因为“面软心善”,而经常收留亲戚在家中落脚,照顾他们生活,帮他们想办法克服困难去谋生,已经尽了最大的力量和善意(从文中看是达到了超极限的收容),但这与这些亲戚“万一”出门会不会遇到类似小贩被城管打死的“险情”毫无关系。难道筱君的妈妈不收留这些亲戚,他们在外面发生什么不顺利的事情,就要归咎于筱君的妈妈吗?

12)那次是秋天。S城即便到了十一月,天气闷热依旧。但小区门口的大妈也开始卖煮好的山东大花生了,煮时还加了八角大料和盐,闻起来很香,难免让路过的北方人生出莼鲈之思。P90

——天气是否闷热,和小区门口的大妈是否卖煮花生,没有什么逻辑联系,自然更不存在转折关系。再说,小说上文的内容非常粗俗,这里突然插上一个太古雅的典故,有点不伦不类。而且莼鲈原属江南的美味,用在北方人身上,也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13)她立刻剥了一颗送到妈妈嘴边:你也吃。

妈妈挑剔道:咸淡还合适。P90

——“咸淡还合适”是肯定性评价,怎么能说是“挑剔”?如果妈妈说“咸了点”,那就可以说是“挑剔”。

14)到学校第一件事却必须去食堂吃饭。因为今天出门晚了,虽然吃了水煮花生,也不觉得太饿。P91

——“吃了水煮花生”与“不觉得太饿”之间是因果关系,而不是转折关系。整个句子应该是:因为今天出门晚了,又吃了水煮花生,所以不觉得太饿。

15)据说人有一种自动保护机制的能力,遇到伤害和侮辱时就会开启。P92

——“自动保护机制的能力”有语病,要么说“自动保护的能力”,要么说“自动保护的机制”。

16)怕遭人非议,一直和新来的领导不怎么走动——又有人说,她是前领导的旧部,是对今上不满。P93

——“今上”作为一个名词,意思是“称当代的皇帝”(《汉语大词典》),对现任领导可以称“现在的老板”之类,最低限度,要在“今上”二字上加引号。

17)上次这样哭还是高中吧,家里人最多的那年,她有一次突然梦见妈妈死了。那次正好是周末在家,她光着脚从梦里哭醒,立刻去敲妈妈房间门。P95

——“她光着脚从梦里哭醒”这句话有时空错位之感,是否光着脚,与做不做梦,以及是否在梦里哭醒,都没有关系。一个人睡在床上,自然是光着脚的(不会穿鞋,一般也不会穿袜子),因此,从事理逻辑上说,“光着脚”应当修饰下一句:“她从梦里哭醒,立刻光着脚去敲妈妈房间的门。”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