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对“不好”先生帖子的回复

对“不好”先生帖子的回复

有个网名叫“不好”的先生(女士),在董向前先生的博客里发了数个帖子,对我的纠错活动泼了很多的水,或者烧了很多的火。看来很有来头,也很有个性。不知道他(她)为何如此冲动,如此肝火旺盛。我固然是第一次听到了“异议”,任何人都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这次两会上就存在很多不同的声音,这很正常。如果像过去某个时期那样,全国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邦无道”了。我甚至想到了一个题目:写文章就是抬杠。我也经常和别人抬杠。挑错也是一种抬杠,不过一般不涉及观点和思想罢了。本来他(她)大可以就我的纠错所提出的具体问题展开磋商,或者竟把我所挑的错逐一否定,也看他的水平。

人各有志,对自己博客的定位可以见仁见智,不必强求一律。我办的是职业博客,我的办博的宗旨写得清清楚楚,都是公开透明,一视同仁。为别的博友文字差错挑挑刺,指指瑕,看来一般的博友都能承受,不少博友都表示了欢迎的态度。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很有名的杂志叫《咬文嚼字》,它就专门做这事儿。不好先生(女士)其实到那上面去闹闹效果就会更好些。因为那上面发文的相当一部分是名人、专家、学者、教授。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咬文嚼字》这样的杂志肯定有存在的价值。它常常向那些名流开炮,什么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还有余秋雨、王蒙那样的作家,都不在话下。目前还没看到有哪位有来头有个性的被批评对象,对这份杂志存在的价值表示否定进行疯狂反扑。这位先生或女士大概也是参加过高考的过来人,多年来,高考的第一题是拼音(容易读错的字),第二题是纠正错别字,第三题是近义词辨析(容易用错的词),第四题是标点符号(容易用错的标点),第五题是辨识语病。我在博客扫描上所做的就是这类勾当。我说过我只可算是“半个专业人士”,但却是职业的语文工作者。职业的特点使我养成了对任何文字差错都不能忍受的习惯,可能在有些人看来有点病态吧。但这和孔乙己的“茴”字有N种写法还是有点区别。对流行语、新词新义,我的态度是开放的、宽容的,这表现在我的许多文章中。比如对“美轮美奂”的新用法,我是持肯定态度的。对栏目名用书名号,我也是承认人们新的选择是合理的,正常的。这些都有案可稽。另外,在我的博客上也不是专做这一件事儿,我对学生作文的点评,对高考的指导,都属于我的本职工作。对学术上的不同看法我通通能够容忍,但这和我的名字倒未必有什么关系。对于在文化部门担任校对一类工作的人员是否地位低下,被人瞧不起,这就是一种社会职业偏见了。这好比作家和评论家,鲁迅就批评过那种作家被评论后说“那你写一篇试试”的作风,认为这和食客和厨师的关系一样,厨师应当容许食客有所评论。我可以承认写作水平不如“不好”先生(女士),我相信我受到的教育远远不如他(她),但这不意味着我不能有自己的见解。至于思想碰撞我是非常愿意的,事实上我经常和他人进行思想碰撞,如果不是涉及我的思想见解的水平和深度,倒不一定构成我的缺点。

其实我所忧虑的一点,就是我主动为他人指出文字差错是不是很合适,是不是会让所有被批评者乐于接受,是不是构成对他人的侵犯、干扰甚至骚扰。医生都是在患者求医时才说出自己对疾患的看法,一般不会在街头随便碰到一个人就说:“你有病呀。”从这方面考虑,我可以停止我现在的工作,不再发《博客文字差错大扫描》了。只有在作者主动要求我对他(她)的文章提意见时才做。这点完全可以做得到。事实上,如果尔后我还继续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引起“不好”先生(女士)的冲动,把大家都搞得不愉快,又为了什么呢?不做这样的事,我可做的事多着呢。

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当然是它里面的思想、感情、生活内容,有没有比别人提供了多少不一的新东西,至于少量的文字差错,也许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节。其实这些问题我都考虑过了。我在《博文大扫描30期总结》一文中说:博文中“偶尔出现鲁鱼亥豕,张冠李戴,也非关宏旨,无伤大雅。文章可取,瑕不掩瑜;情之所及,不顾细谨。甚至出现某些手民误植,更能显示网络文字的真实可爱,原汁原味。但从另一方面看,如若任其泛滥,则三人成虎,积非成是,濡染后学,有损文名,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纯洁与健康,不啻是一种戕害和破坏。”也许是我过虑了。“不好”先生的文笔流畅,文从字顺,当然说明他(她)的天才,但这里面应当也有他早年求学时老师的劳动和汗水。在我的写作实践中,如果有人主动给我提出中肯的意见,哪怕是一字之差,一词之误,心中的感激是没法形容的。在整个社会上都是如此,能提出建设性意见的是多么稀罕!一些报刊高薪求人指瑕,应当是一种神智正常之举。在纠错的对象中,有的原来就是我的学生。本人从事中学语文教学30多年,在年资上做做这些没出息的事,自己不觉得“跌份”,博友们也不会觉得特别地心理不平衡吧。只是某些人觉得有个人的名字老在“晃悠”,就不知伤了他(她)哪根神经,其实在企博网首页上名字老在“晃悠”的,大有人在,“晃悠”的频率比我高的也多了去了,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心理不平衡。如果这也引起一个人的心理负担,那活起来多么累!别的我觉得都无所谓,就这一点我感到当事人未免心胸太狭隘了点。在企博网上,找我这样一个“什么也没有”的草根来打擂,让我想起了堂吉诃德先生。(对我的博名提不同意见,你又何必重复我的错误呢?难道取一个博名也要你的批准吗?)

“不好”先生(女士)很炫耀自己的“资本”,我并不想领教,看了你的这几个帖子,也就对你的“资本”有所知了。资本不只是外在的地位、身份、官衔、收入、名气,还应该有内在的修养。如果比前面那些某些人引以为荣的东西,我就不会在这儿办博了,除此之外,我还是有自己做人的底气。“底层”的人怎么啦,“大人民”又怎么啦,说出这些话来就不是人话。难道你的父母、亲人、朋友,就一个底层的人也没有吗?目前我还没有改行做“校对”,假如将来做了,也决不会在那些自以为“高大”的形象面前低声下气。

“不好”先生还有一个帖子,董向前先生转发时漏掉了:“对了,忘了说。那小子因为太欣赏某家的文字,还给俺还单独建了个文集,就叫不好文集,不过有些文字他胆小没敢发上来,二十几篇才上来五篇,就这几个也能让你惭愧了俺想。没有思想才在小处纠缠。俺就是不服。”这段话肯定有表意不明的问题,不过因为是大才子的,不必纠缠。当然他的主要意思是炫耀给我看,不过这在洒家看来只是小菜一碟罢了。20多年来,鄙人公开发表的文字,连同专著,编著,论文,文章,原创试卷,少说也有50万字。要没有这点底气,我也不敢在企博网上扫描,逢错就逮。所以在下不惭愧,怎么样?不但不惭愧,反而充满着优越感。多年来我就是凭这点优越感支撑着。“没有思想才在小处纠缠”,可是别的博友却叫我大太的话题不要谈了,不知你们谁的话更接近真理?你还是把我博客上的全部文章全部拜读拜读再作结论吧。我想“在小处纠缠”这顶帽子扔还给你小子自己戴上算了。

感谢董向前先生将这位网友的意见转告我了。在此我表示扫描不再搞了,如果圈子里的气氛不好,我何故要惹某些人生气,假如有个三长两短,虽然不会要我负责,但在道义上我可能会有一丝内疚。

 

【附】署名“不好”的网友在董向前先生博客里批评我的帖子(董先生转发到我的博客上的)原文

再说点。名字就叫《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在现在的圈子里,有个人的名字始终在前面晃悠,所说的就是那个专门找别人文字上错误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我的看法十分的不同,我总感觉十分的别扭,好像那个人在剽窃别人的成果的同时又给自己烘托了声势。////我们在写点什么的时候,说实话,在没有网络以前,我要写点什么的时候,经常是把感觉快速地潦草地记载下来,先不要让突发的灵感消失掉,然后再逐步回过头来总结,看一看文法上有什么错误或者有什么需要再进一步说明的。在记载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顾及文字的形象,甚至找不到合适的纸或者笔呀要用能够替代的东西来做工作。俺估计对文字有点爱好的朋友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过了这一刻,你还是你,原来的人,地点或者几乎任何的物品环境都没有变化,但再想找回原来的感觉几乎不可能了。//// 有了网络后,对于这样的经历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于是,在看点什么或者玩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就来了,马上找个文件夹赶紧纪录下来,这个时候是一句接着一句,不敢有半点迟疑,旁边有人说话都没有反映,膀胱憋得再大再受不了或者这个时候天就要塌下来也要把文字写下来再说。于是在这样的时候,对于字的把握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更尤其在输入法方面的灵动,有的文字出现了多种可能,校对的时候经常是带着一种自我欣赏的心情来进行的,然后快快地发出去,想让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看到。回过头来再想陶醉的时候发现问题了,晚了。没关系,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害意。////曾经有个经典的人物形象对“茴”字的N种写法进行辩证,于是就连一碗酒都换不来-----朴实的劳动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在这里呢,我们在阅读别人的文章的时候,几个错别字出现的时候可能有的时候也感觉别扭,但如果文章的立意和内容以及行文都好得不得了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击节贺之,不会在击节后添个足:文中第六行第七个字应为.....哥屋恩!!////大事不拘小节,古有定论。大英雄和真名士的各种不良习惯在后世经常是“逸事”,我不想知道一个字的N种写发,我想知道你对我文章的观点,对我的主张有什么更进一步的看法,或者全都颠覆之-----太好了,思想碰撞会有闪亮的火花的,来来来,咱们辩论一下,先走几个回合。英雄碰英雄死也死得其所,碰着小辈还是那个字-----哥屋恩!!!

 

首先说,喜欢这个评价,一“趣”字之友,俺认了。其实是想在这里摆个擂台,英雄豪杰大家来认识一下,看热闹的也有个品茶观望的好去处。改动://////说实话,在没有网络以前,我要写点什么的时候,经常是把感觉快速地潦草地记载下来,先不要让突发的灵感消失掉,然后再逐步回过头来总结,看一看文法上有什么错误或者有什么需要再进一步说明的。在记载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顾及文字的形象,甚至找不到合适的纸或者笔呀要用能够替代的东西来对付----记下来是最重要的,先。俺估计对文字有点爱好的朋友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过了这一刻,你还是你,原来的人,地点或者几乎任何的物品环境都没有变化,但再想找回原来的感觉几乎不可能了。有的时候再回头看自己飞快地先下来的文字的时候自己都有认不全的时候,只好一点一点回忆自己的思路历程,一点一点找回感觉的萌动,还总惊叹于自己怎么曾经会那么有才!(这个评价在如今的普遍意义上已经是贬义词了,最大限度地接近了药匣子)。就像写现在这点东西的时候,速度先,连贯起来后再回头找文法的问题。////

 

俺把上面的文字贴到总挑错的那小子那去了,就是要给他看,希望这篇文字在老董同志看到的时候发出去,俺来应付。玩就要心跳。这里的老板老董同志别有意见,惹事就别怕事,有俺呢。

 

上个洗手间,越想越有气。回来再写点。俺在大人民(各省人民出版社称大人民)上班的时候,负责校对的都是单位最底层的,一般是几个长相气质都一般的小丫崽子。上下电梯食堂打饭有什么活动都是委委琐琐地尽量不让人注意到,俺十分可怜她们,总想拍拍她们某一个的脑袋,说几句安慰的话,同时脸上要露出很悲伤的表情,就像在葬礼上,眼圈如果有可能的话也整出点红晕来:“好好干,苦日子总会到头的!”俺们都是单位里最活跃的成员,有这样的资本,俺也知道山外有山,但对几个校对员来说,俺的形象还是好高大地。现在在这里可倒好,一个校对还牛上了。俺就是不服。

 

董向前博客链接:

/bloggermodule/blog_viewblog.do?id=612761

 

分享到:

上一篇:腐败分子受审高峰期到来(转帖)

下一篇:星子秀峰景区发生山体滑坡致2死2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