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毛泽东时代”不是仙山琼阁

“毛泽东时代”不是仙山琼阁

——读汪华斌《现在生活有压力的人都在怀念毛泽东》

陈林森

    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就是说,40岁以上的人都是从毛泽东时代走过来的。30岁以下的人没有两个时代对比的感性认识,四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有自己的记忆和感受。每个人都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谈论是非,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有怀念和不怀念某个特殊历史时期的自由。但是我们在谈论任何问题时,都应尽可能客观、公正。实际上,这一年来,我也到过农村,接触过农民,还经常向家在农村的同事作调查。我们县是农村医保的试点,新农村建设也在稳步实施,党的各项惠农政策都是实实在在的。据我所知,所有的农民都感谢胡温新政,认为没有哪个朝代有今天的政策好,他们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下岗工人在改革开放中是付出了代价的,他们的怨言我也听到过,但是近几年这种怨言明显少了,我所了解的下岗工人没有谁处在“缺衣少食”的境地,假如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他一定能享受低保,虽然低保并不能使他幸福。我有一个老同学夫妇双双下岗,现在他们的退休工资加起来只有七八百元,谈不上小康,但也不存在温饱问题。他有时还写点小稿,做点临时工,贴补家用。就是这部分人,生活虽然清贫,但是和六七十年代相比,也要强多了。知识分子更不用说,在我们学校,福利待遇是周边县最差的,但是教师们都感受到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比过去好多了,对自己的职业基本上是满意的,甚至有年轻教师考取了公务员也不去。我可以肯定地说,在我们学校,没有一个教师有“怀念毛泽东”的情结!40岁以上的老师在一起聊天,一说开头,就会谈起小时候所过的苦日子。不说远,就说80年代前、中期,计划经济的最后阶段,我们每个月发一斤肉票,可以买到平价肉,1元钱1斤,但就是这样的肉也不容易买到。每当买肉的日子,都要早上不天亮就爬起来排队,往往要站一个多小时的队,眼见到柜台底下是最净的精肉,那是留给领导干部或关系户的,我们只能买到肋条上的肉。而对门街上也有“议价肉”卖,不过多两毛钱一斤,但我们就是舍不得去买,非要家里来客了才去多花这两毛钱。那个时候政治上的极左路线已经结束,如果要追溯到更早的岁月,过来人谁心里都有一本账。

我有一个表弟,由于家庭成分是地主,当年扫地出门,熬到了父母摘帽子,但不久父母先后去世。由于他本人为人老实,又没有读过书,30来岁才成家,对象是一个有智障的女人,不会理家,子女又多,所以在当地曾经是有名的困难户。80年代开始年年得救济,也就是说,他们是享受“送温暖”的人群,而且听说还拍过当地的电视报道,直到他的儿子们长大成人。当我最后一次给他微薄的资助的时候,他高兴地说:现在不难了。他实在没有什么理论,但在我面前发自内心地说:感谢邓小平的政策。这些年来,即使是凭苦力,打石头,一年也有一万元以上农业外收入。如果仍然以阶级斗争为纲,我不知道他们一家的生活将怎么过。也许有人仍然站在阶级斗争立场,认为这样的一批人应该受压迫,这样的人竟然翻身了,恰恰说明现在的政策是为“阶级敌人”服务的,国家变修了,党变色了,他们整天忧心忡忡,也就更加怀念毛泽东时代。经过鉴定,这种人中极左路线的“毒”太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他们只配生活在“四//帮”时代!

在计划经济时期,上大学的人是极少数,当时上大学费用的确是国家负担,但是那时大学生又有多少呢?不但因为那时高考录取率特低,能读到高中就已经是凤毛麟角。而且一大批有真才实学的年青学子,被所谓“阶级路线”排除在大学门槛之外。不错,大学毕业当时是包分配,但那时是“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没有个人选择的余地。我的三姐在中学读书时文理全才,多才多艺。她当年的同学,今天谈起她来没有谁不翘大拇指。我进九江一中,我的第一个班主任恰好是我姐姐8年前的班主任,他一见我就说:“你是陈影梅的弟弟?你姐姐学习太棒了,平均每门功课94分。”1958年她录取到江西师院。依她的学习成绩绝对应当是名牌大学,就是因为父母历史问题影响了她。反过来,又因为她恰好是1958年考大学的,当时大学招生也搞大跃进,就像今天的扩招,高中毕业生几乎人人能上大学,否则如果晚几年,我担心她能否上大学也是问题。而大学毕业她分配到偏僻农村教书,在那里一呆就是22年,最终40多岁才调到县城中学。我听说一个笑话,在文/革期间,我姐姐曾出了一次名,就是某天两报一刊社论发表,第二天开庆祝大会,她竟然在大会上全文背出,滚瓜烂熟,一字不差。我听到是一阵苦笑,在那个年代,她的聪明才智就只能消耗在这样的事上!是改革开放,使她实现了部分的人生价值,她完全凭自己的教学业绩,被评上了特级教师(当时她已经50岁了)。而她那种忘我工作的敬业精神(在这里不是套话),我佩服但我学不来。她是学生物的,过去很长时间生物被砍掉了,她教过除体育外的所有课程,而且每教一门都能把课教得精。如果是现在的政策,我想我三姐本来是可以为国家为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读了汪华斌先生博客上的文章《现在生活有压力的人都在怀念毛泽东》,我相信他的态度是真诚的,但文章中有许多话是经不起推敲的。例如:“毛泽东时代好像对知识分子是排斥,但知识分子政策却体现在了真正的知识分子身”。如果说话人是一个知识分子,我怀疑他别的知识很丰富,但当代史知识肯定不及格。事实上,毛泽东从延安整风时候起就嘲弄知识分子,一向不信任知识分子,尤其是人文知识分子,建国后一系列政治运动都是首先拿知识分子开刀祭旗。就连党内杰出知识分子的代表——周恩来,也一向是疑忌重重,几乎要把他打倒。1957年反右派,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大多数是知识分子。文/革爆发,打倒反动学术权威,各界知识精英,除了郭沫若等少数拿来装门面的以外,差不多都打倒了。按汪先生的说法,被打倒被排斥的知识分子都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难道只有张春桥、姚文元这样的打人棍子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吗?邓拓在新闻界、杂文界是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老舍在文学界是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翦伯赞在历史学界是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黄万里在科技界是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说什么“好像”,说什么“但”,这样的话岂只是不够“准确”,简直是混淆是非。

汪华斌的文章还说:“现在动辄就说毛泽东时代的‘缺吃少穿’,可现在是领导干部不缺吃少穿了;而老百姓比过去的‘缺吃少穿’还困难,因为两极分化造成他们的生活成本快速上升。”有些左派言论不敢否认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成就,只是对今天的诸如企业家入党、物权法通过、社会某些丑恶现象等等大做文章,可是汪先生却竟然说出这样不顾事实的话来,令人惊讶!我当然不相信汪先生今天仍然处在“缺吃少穿”的地步,否则也不会有闲钱买电脑办博客了。那么你能举一个你的亲戚朋友的例子,是怎么个“缺吃少穿”的程度?你知道什么叫“缺吃”,什么叫“少穿”?你知道吗?真正的“缺吃”,也就是饥饿年代,就是毛泽东领导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资料显示:1959-1961年,中国发生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死亡四千多万,这是人类历史上和平时期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200149日《贵州日报》冯远理《盘点二十世纪》)我写过一篇《问钟》,真实地记录了我个人生命历程中的饥饿的印记;在饿得不行的少年时代,我曾经偷家里的酱油吃!而“少穿”的年代,可以说是贯穿于整个毛泽东时代!在文/革期间,我羡慕别人有黄军装穿,我的一个姐姐给我买了三角钱一尺的黄洋布,做了一件黄军装,穿了一个多月就破了。我到二十多岁才穿第一件毛线衣。70年代我刚结婚,为了给我做一条蓝棉绸裤,妻子跑了十多里路去买布。

汪先生的文章还说:“我们总说毛泽东时代论资排辈……现在一夜之间提拔的年轻接班人,竟然连党纪国法都不要;因为他们没有党纪国法的概念,结果我们现在的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我不知道“论资排辈”是怎么和“冤假错案”连起来的,但是如果把今天的冤假错案和毛泽东时代的比较,那对于汪先生来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如果我说汪先生的当代史知识等于零,大概不算是“冤假错案”了吧?不错,今天也有冤假错案,比如重庆发生彭水诗案这样的现代文字狱,可是今天有人民的愤怒,有舆论的沸腾,迫使当局释放了冤主,在那个无法无天的年代,这是可能的吗?

我承认今天的社会还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也还有贫困人口,更有许多不公平的现象。但这些问题的解决的途径,是回到毛泽东时代还是继续改革开放呢?其实还有一个比较的视角,那就是和发达国家比,和民主化程度高的国家比,甚至还可以借鉴越南等国家稳步推进政治经济改革的经验,而决不是回到以阶级斗争为纲、计划经济的年代,更不能回到个///制、个///拜、个///裁和阶级暴/政的年代。中国的出路是深化改革,特别是要启动政治体制改革,遏制贪腐,推进民主法治建设,而这只能是把毛泽东时代的“政治遗产”更多地当作垃圾抛弃,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潮流。对毛泽东时代情有独钟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心情只会越来越糟糕。季羡林曾说过他不计较个人名利,不接受大师、国宝一类称号,但是他说:“在大是大非问题面前,我会一反谨小慎微的本性,挺身而出,完全不计个人利害。”我愿意和一切主张回到毛泽东时代的人辩论,不管他拥有多么高的学历和地位,拥有多么显赫的名声和荣誉。甚至我不会考虑这样的人像汪先生所说的那样多么“普遍”(其实这是不可能的),真理就是真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附】汪华斌原文:

现在生活有压力的人都在怀念毛泽东

汪华斌

  最近一个多月,与社会各阶层的人接触较多;发现我们现在社会中,那些实际生活有压力的人们;竟然普遍在他们心中怀念起了毛泽东。就连那些正在接受‘送温暖工程’的人们,他们依然怀念毛泽东;是啊!他们虽然也从改革的年代中走过,但却经历的多是辛酸;而在他们的记忆里,毛泽东时代才是他们值得永远铭记的年代。

  是啊!毛泽东时代上大学费用国家负担,现在子女上大学成了他们不堪忍受的负担;有的还用自杀来逃避现实。同样,毛泽东时代大学毕业后由国家包分配;所以那时就只有个人努力的成绩才是竞争的唯一标准。更重要的是,知识分子不需要推销自己;只需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展现自己的知识。现在子女毕业了,家长陪同一起操心;不知路在何方。

    因为如今我们不仅上大学不平等,就连实际工作也是不平等的;高学历不如好关系。看那些腐败分子的子女却能到国外镀金,回来后却自然是国家的栋梁之材;而老百姓的子女即使读了博士,还是不知路在哪里;所以现在虽然也谈竞争但更多的却只是空话连篇而唬人的,老百姓现在好像连梦想都没有了。

    毛泽东时代好像对知识分子是排斥,但知识分子政策却体现在了真正的知识分子身上;因为那时领导干部与知识分子是两条平行线,自然知识分子的政策全部体现在非领导干部的身上;可如今我们虽说重用知识分子,但却是领导干部一肩挑;因为他们既是领导干部又是高级知识分子,两头的好处政策要全部占尽。你如果只是一个没有职位的知识分子,即使你是国际头号专家学者;在中国也只能把名誉与地位送到你的领导的手中,因为领导才是你的绝对权威。

    毛泽东时代的就业政策是按受教育程度来兑现,受过高等教育的则全部是国家干部待遇;其它的街道企业实际解决的就是其它低学历的就业,所以就业链很少错位。现在你就是博士也难就业,而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却能成为高级人才;看我们的EMBA,有几个是受过教育的;只要有了权,中国什么都能实现。而且这些没有真正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人才还有国家的津贴,而真正的高级人才却连就业的岗位也没有。

    我们虽然有了“教育产业化”,学费却涨上了天;而换来的却是大学生“毕业即失业”、“零工资就业”、“大学生只是普通劳动者”“不应要求过高”,而实际我们社会受教育程度并不高。

  有人说,现在自由了;大家都敢讲话了。殊不知:人们在强调“自我”的同时把集体主义把全局观念破坏了,搞出了“地方保护主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金钱至上有法不依”“假冒伪劣无法无天”;人的“自由”却反衬了党威望的丧失、领导们的道德诚信堕落,且在某些方面却表现出更大的“不自由”与“无奈”。如我们对上级、对老板他们即使腐败、违法,你都不能吭一声;否则就砸你的饭碗炒你的鱿鱼,这还能提毛泽东时代的争论或贴什么“大字报”吗;更不知有多少年青的打工者死在落后的生产线上、死在没有必要劳动保护的作坊里、死在黑心老板的打手下等等,更有一批作风正派的人全部排斥下岗了。

我们总说毛泽东时代论资排辈,可论资排辈的结果却使领导在老百姓面前不趾高气扬;所以当时能理解老百姓的辛酸是普遍存在的党群关系。现在一夜之间提拔的年轻接班人,竟然连党纪国法都不要;因为他们没有党纪国法的概念,结果我们现在的冤假错案层出不穷;如今天你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岗位,明天年轻的领导就能通知你下岗;现在连岳飞时的‘莫须有’罪名都不需要了,而且永远没有平反的可能。

现在动辄就说毛泽东时代的“缺吃少穿”,可现在是领导干部不缺吃少穿了;而老百姓比过去的‘缺吃少穿’还困难,因为两极分化造成他们的生活成本快速上升。在“改革要有代价”的理论中,付出的是老百姓;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来二去变成了“让领导干部们先富起来”;而多数老百姓只能是加据贫穷。

  社会的发展如果是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和子孙后代的利益来滿足少数人眼前的欲望,这种发展就不是一种进步而是一种倒退。让少数人为多数人牺牲是正义,让多数人为少数人牺牲是卑鄙。曾几何时,有权让少数人迅速暴富;却没有职责为多数人提供起码的生存条件,按社会主义的道德标准看;这是置人民生死于不顾,按资本主义的道德标准看;这是违约赖帐。正因为如此,在现代社会中生活有压力的人;他们才从心里想念毛泽东时代,因为现在的压力已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更重要的是,现在有权的人却没有生活压力;这好像与毛泽东的初衷是大相径庭的呀。(2007年1月19日)

http://whbsuwc.blog.bokee.net/bloggermodule/blog_viewblog.do?tip=2&id=509863&uname=chenlinsen128

分享到:

上一篇:读书界的三位“挑刺高手”(转载)

下一篇:向韩寒开炮

评论 (328条) 发表评论

  • M主席最亲 (游客) : 中国需要再搞一场革O命。革腐·#败的命。请楼主多批判一下腐??败。这是现实。少纠缠一点过去的事情。因为过去的事情 事实已经清楚,没有必要做祥林嫂。

    2009-10-07 13:20

  • 建国大业 (游客) (游客) (游客) (游客) : 我认为,评价一个人有一种比较客观的办法,就是把一个人从历史上抽走,假如他在历史上不存在,看人类社会是不是更好一些。如果更好一些,那麼这个人起的是负面的作用,而如果是更差一些,那麼这个人起的是正面的作用。对制度也是一样。

    2009-09-19 20:13

  • 建国大业 (游客) (游客) (游客) : 建国大业!!!!!!!!!

    2009-09-19 20:12

  • M主席最亲 (游客) : 一方面怀念M时代,极力为M时代粉饰,另一方面又说不想回到M时代,这是啥子事呢? 2009-06-25 21:54 你这是胡搅蛮缠 不知道是你的水平问题 还是道德问题才说出这样的话。总之是有问题

    2009-07-10 11:42

  • 陈林森
    陈林森 : 一方面怀念M时代,极力为M时代粉饰,另一方面又说不想回到M时代,这是啥子事呢?

    2009-06-25 21:54

  • 游客 (游客) : 我觉得这种讨论很有意思,说M年代的优点并不是要返回到M年代,难道历史上就没需要学习的优点?难道唐朝有优点,就是表示愿意回到唐朝那个年代?时代在发展在进步,但这并不能掩盖现在社会的很多难以调和的矛盾。所以M年代有些事让人怀念,这也不假。怀念M也许是某些人在现在这个有如此多不公的社会中寻找的信仰,一种精神寄托,作者没必要如此排斥。

    2009-06-25 10:15

  • M主席最亲 (游客) : 这里的万岁 请不要仅仅从字面上看 建议先看了 那篇文章再说 看看 李敖先生的说法.

    2009-06-24 17:21

  • M主席最亲 (游客) : 这里的万岁 请不要仅仅从字面上看 建议先看了 那篇文章再说 看看 李敖先生的说法.

    2009-06-24 17:21

  • 陈林森
    陈林森 : 有的人习惯于山呼万岁,这是他的自由,但倘若某人真的如他所愿活到万岁,那中国就完了。

    2009-06-21 15:51

  • M主席最亲 (游客) (游客) (游客) :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搜索 我为什么要喊M主席万岁

    2009-06-20 18:44

  • M主席最亲 (游客) (游客) : 本来想转一李敖的文章 不过在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 根本没法发 限制言论自由

    2009-06-20 18:43

  • M主席最亲 (游客) : 我为什么要喊M主席万岁 在这喊主席万岁的至少要满足以下条件: 1、受过教育的,或有一定的思考能力,不是瞎起哄。 2、没有任何外力强迫,看不出今天喊M主席万岁能给这些人带来任何功利。 3、虽然不是历史学家(我想这儿没有),但多少都对M主席的一生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4、已经看过许多攻击M主席的文章。 可我或我们,仍然要喊M主席万岁,因为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主席,才得以让我们从心底里喊M主席万岁,其它人不配!

    2009-06-20 18:34

  • 南方 (游客) : 在M时代,所谓阶级路线迫害了大批家庭出身、社会关系有“问题”的青年学生。实际上在那个年月,除了M本人及其极少数亲信,其他所有人都有受迫害受打击的可能性。

    2009-05-26 07:23

  • 陈林森
    陈林森 : 不要玩百分比的把戏,老毛当初就是利用打击百分之五百分之十而发动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从而把中华民族推向灾难的深渊。在毛时代受打击受迫害的绝不只是地富反坏右,除了地富反坏右及其家属之外,还有资本家、走资派(绝大多数领导干部)、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实事求是的好干部)、臭老九(几乎所有知识分子)、反动学术权威(文化精英)、文艺黑线人物(几乎所有作家、艺术家)、所谓有海外关系的家属、大多数劳动模范(如时传祥)、志愿军战俘、政治异见者(如张志新、遇罗克)、还有三年困难时期饿死几千万(多数是农民)、在温格中保守派、造反派先后被镇压,其中有大量工人。

    2009-05-25 07:17

  • 邓笑贫 (游客) (游客) : 毛是人民领袖,而不是国民领袖!那些被毛整肃的地、富、反、坏、右、官僚及其继承者不可能支持毛。相反,那些农民工,黑窑工,矿工,下岗工人,童工等占全社会80%以上的中下层人士经过正反两面观察则自然占到了挺毛的队伍里。 有人骂,有人挺,很正常!关键看人数。 但可悲的的是:这种斗争全部在毛所划定的圈子里折腾,到现在也没有跳出去。可悲的同时夹杂着一种可笑。也是对某些自认为比毛高明的人的一种讽刺和嘲笑。 顺便指出:毛时代的被人洗脑和现在的被人洗脑同样是可悲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是无知,便是蓄意!无知还可医治,蓄意则是人品问题,无药可治。不论骂毛者,还是赞毛者,这条都适用。

    2009-05-24 19:54

  • 邓笑贫 (游客) : 大煞笔啊大SB 楼猪就是大傻比

    2009-05-24 19:52

  • 人 (游客) : 我认为,评价一个人有一种比较客观的办法,就是把一个人从历史上抽走,假如他在历史上不存在,看人类社会是不是更好一些。如果更好一些,那麼这个人起的是负面的作用,而如果是更差一些,那麼这个人起的是正面的作用。对制度也是一样。

    2009-05-09 17:32

  • 谁是刘扬 (游客) : 人在21世纪,脑袋还在60年代啊,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什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帽子公司啊你.

    2009-04-23 06:17

  • 哈哈 (游客) : 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写的评论象是那个年代的批斗会发言似的,也不害臊

    2009-04-22 20:00

  • 陈林森
    陈林森 : 再答刘扬:出口骂人、满口脏话就可以看出你没有教养,也没有任何辩论的实力。

    2009-04-22 13:39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