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都昌方言的一种句式

都昌方言的一种句式

陈林森

我在《我的三汊港怀旧之旅》一文中提到在三汊港看望处境困窘的小学同学罗秀玲的事,引用了方婕的话说:我是必须去看她的,我和她是亲戚。我每次回来都给点钱她。新浪博友“聚沙成塔”是一位语言文字专家,他在我的博客上留下一条评论说:

陈老师好!“我每次回来都给点钱她”句,是不是应为“我每次回来都给她点钱”?供您参考。

我当时感觉在生活中应当是我写的那样说话,但聚沙成塔的话又有道理,按照现代汉语语法规则,双宾句就是他说的“主语+谓语+间接宾语+直接宾语”。因此,我未加深思,就给了他一个礼貌性答复:“谢谢指教!”但我并未根据博友的意见对这句话加以修改。

最近偶得一部《都昌县志》(1993年版),有都昌方言一卷,其中第四章第五节专讲“特色句子结构”,分析了三种句式:比较句、双宾句、后补句。关于双宾句,书上指出:都昌方言有一种比较特殊的结构,是“主语+谓语+直接宾语+间接宾语”,举了两个例子:

俺装一支烟。(我给他一支烟。)

侬卖两斤糖我。(他卖给我两斤糖。)

由上可见,都昌方言的双宾句与普通话有区别,这个区别表现在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的前后位置上。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双宾句的语法结构是“主语+谓语+间接宾语+直接宾语”,如“我给你一本书”。这种语法结构是从古汉语双宾句的语法结构直接继承来的。如:

①公赐之食。②野人予之块。③公语之故,且告之悔。

我在讲古汉语双宾句时曾根据自己有限的观察而断言:古今中外的双宾句的语法结构都是一样的。现在看来,我至少排除了方言。

星子话的双宾句我没有研究,好像也是直接宾语在前,间接宾语在后,但是在直接宾语与间接宾语之间好像要加一个介词,如“我装一根烟把佢”。90年代的《星子县志》方言部分没有这方面的介绍。

我在写作《怀旧之旅》时是不自觉地记录了方言,在潜意识中觉得在生活中人们就是这样说话的,读了博友的评论,并没有被他说服,但也没有深究。只是今天偶然在县志中发现了正确的答案,说明我的写法是对的,从县志中找到了理据。看来凡事都需要研究,凡事都可以深究。浅尝辄止的态度永远发现不了新的知识,也不能获得真理。另一个启发是,正确的意见有时可能没有价值,错误的意见有时反而很有价值。你怎么知道它是正确的,因为它是已知正确的意见,那么已知正确的意见都是前人研究的成果。你怎么知道它是错误的,因为它和前人的研究成果不一致。但是和前人的研究成果不一致的是否就一定是错误的呢?错误的意见可能是整体上错误,局部是正确的;也可能错误的意见给我们带来了继续研究的契机。错误的意见往往包含着真理的元素,甚至可能就是真理的先声。因此错误的意见可能比正确的意见更有价值。此外,一个读者如果对语言毫无敏感,是绝对提不出“聚沙成塔”那样的意见来。这件事还使我懂得写作与方言的关系,作者只要忠于生活,他一定能在其笔下反映各种社会问题,也能记录一些宝贵的语言素材。生活是写作和研究的不竭源泉。

 

 

分享到:

上一篇:看望曹老师

下一篇:“不省人事”反映了“人本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