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从容面对“上下其手”的新义

从容面对“上下其手”的新义

《语文月刊》2011年第5期发表贺道德的文章,批评媒体对“上下其手”的“误用”。贺文指出,某报记者用该成语表示耍流氓是不对的,“上下其手”本义是玩弄手法,串通作弊,并非现在人们常说的对女性实施性骚扰。

其实,贺先生对这个成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然现有汉语词典(包括成语词典)对它的解释,毫无二致地是“玩弄手法,串通作弊”,但该成语的意义早就出现了变化,则是一个不争的语用事实。贺先生也注意到将“上下其手”作为性骚扰的用法是一种“人们常说”的现象,而不是个别作者偶然的出错。

早在2002年第3期《咬文嚼字》上,就有王本利提出了与贺道德同样的批评,认为某期《参考消息》把“上下其手”当作猥亵是“望文生义”。但就在当年第7期《咬文嚼字》上,发表了有香港背景的语言学家汪惠迪先生的文章《给“上下其手”留些空间》,讲了三个主要意思:一,“上下其手”当做“猥亵”用,在港、台及新、马等华语地区时有所见,而且使用频率高;二,“上下其手”表示“玩弄手法,串通作弊”的正宗用法在现实生活中使用频率反而很低;三,成语的意义不是凝固的,而是处在变化之中,而“汉语的词汇系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正处在大发展、大变化阶段”。因此,汪惠迪认为应当给“上下其手”之类留些空间,观察它们的语用趋势,对它们的新用法不要一律打压和扼杀。

早在本世纪初,笔者就注意到“上下其手”和别的一些成语如“美轮美奂”、“炙手可热”等一样,在新的形势下出现了不可遏抑的新用法。当时本人正在编写一部《新成语小辞典》,曾尝试将“上下其手”的新义编进小辞典,但因为体例的原因(即在现行成语词典中能查到的一律不收),最后未能收录。这是当时收录的一个书证:据报道,有民众前几天在图书馆的计算机查询区内,看见一对男女学生公开接吻,情到浓时更彼此上下其手。”(《新快报》2002924日)像这样的例证很多,实际上这种用法在中国大陆已经得到了普及,经常读报的人没有注意不到的。我以为这个成语的新用法有它的使用背景和现实需要。除了受港台用语影响以外,还因为男女交往的自由度、开放度,以及涉性的违法、犯罪现象,都比改革开放以前大有增加。在必要的场合,人们用“上下其手”表示抚摸、猥亵(多指对女性)这类概念时,可以比“猥亵”具体,比“抚摸”含蓄,作为一个有来历的成语,在某种使用场合,又不失其“雅”。再说它的感情色彩又具有一定的弹性,既可以指带有违法犯罪性质的“性骚扰”“性侵犯”,也可以指情侣之间的亲昵动作,并非一律是贬义的。比起传统的“抚摸”“猥亵”“性骚扰”等词语,它更加直观和形象。当我们希望用一个成语来表示此类现象时,更是非它莫属。因此它受到记者和一般民众的青睐和接纳,不是偶然的。目前,“上下其手”的正宗用法仍然存在,反腐斗争的深入开展决定了它的正宗用法不会淡出,新旧用法可以并行不悖,但另一方面,它的新用法的使用频率的确远高于正宗用法。现在上百度(新闻)搜索,传统意义和新意义的用例比率大致为三七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于“上下其手”的新用法还是从容一点好。

 

分享到:

上一篇:北京特级教师点评高考作文题的文章硬伤

下一篇:郭沫若没当过“国务院副总理”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