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天下同名何其多

天下同名何其多

陈林森

谭汝为先生在博客上写了一篇谈重名地名问题的学术文章,主要以天津为例。在现实生活中,这些重名地名的现象,一定惹过麻烦,或给单位、或给个人带来过损失。这些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而同名现象涛声依旧。

例如天津市区有两个“杨庄子”;市区有一个“三岔口”,宝坻县有一村落也叫“三岔口”;名叫“大王庄”的有三处:一在河东区,一在武清区,另一个在静海县。

潭先生说,多地一名,是一种消极现象,给通讯、邮电、联络、交通、户籍、刑侦、急救、消防等带来的负面效应,不言自明。

今年高考阅卷期间,有一天晚上,我在电视的滚动新闻中,无意中发现有一条“九江大桥坍塌”的信息。我心里咯噔一下。第二天用晚餐时,我问张青云老师:九江大桥坍塌是怎么回事?他笑笑说:那是广东的九江。原来此九江不是彼九江,此九江是江西省的一个设区市,位于赣北门户,是京九大动脉中段的一个重镇;彼九江是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一个镇。后来想到,如果是此九江发生的事,会说“九江长江大桥”。

为了研究星子方言,我曾上网查询,键入“星子话”,发现这里讲的“星子”不是我们的星子县,而是广东连州市的一个镇。两篇谈星子方言的文章都有一段类似的话:“江西省西北部有个星子县,于是就有人怀疑星子话是不是从江西星子县流传过来的,两地使用的语言至今是否一样。不少人到江西星子县探究过,发现两个‘星子’的语言根本不属于同一个语系,所讲的话完全不同。”(如今上网搜索“星子话”,就有鄙人写的几篇研究江西星子县方言文章的信息啦。呵呵,为星子县争了一口气!)

两个九江,两个星子,都有风马牛不相及的味道。而且都是一个在江西,一个在广东。不过这两组同名的地方不是潭教授说的那样在一个市,麻烦不会太大。寄到江西星子的信,不会送到广东去。

地名如此,人名更甚。鄙人的名字就是一个例子。张爱玲曾经说自己的名字“俗不可耐”“恶俗不堪”,那么,我的名字简直就是“秽气冲天”了。一是简单、土气,二是迷信、落后(五行缺木),三是重名的多。在《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什么》一文中,还可加一段:没有一个好名字。我在某中学任教之时,有一个实习教师叫“陈森林”,三字全同,排列有差。有一次收发递给我一封信,收信人写的是“陈森林”,我想都没想就拆开了,一看不是我的。一不小心就侵犯了他人的“通讯秘密”!近年网络普及,我曾上网查陋名,发现同名的多得不得了,最著名的是苏州大学一教授,被誉为“第二代身份证技术发明之父”。另一位小有名气的是江苏南通高中地理教师。其他还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有大学生,专业户,杀人犯,也有小说中的反面人物。

中国一家网站前两年所做的十大流行姓名调查显示,名叫刘波的有130万人,其次是李刚106万。20035月,《北京晚报》曾分两天刊登京城参加阻击非典护士英雄榜,6000人的名单,估计全部是女性。我作了机械统计,在这6000人中,名字中含“梅”字的最多,共206人,其中,叫“冬梅”的荣登榜首,为35人。其次是“雪梅”“红梅”,并列第二,为17人;“玉梅”第三,为16人;其余均在10人以下。“冬梅”“雪梅”比较多,可能和北京(北方)气候有关。

同名不是好事。像我的老同学彭祖彭,就没发现有同名的。但是中国这么大,起名字又都是背靠背,有些习惯思维总是制约着人们的头脑,又有许多字不大方便进名讳,要想不同名,也难啊。地名的重名则是来源不同,是历史遗留问题。听说我国有一部地名法,但是人名恐怕政府管不了。

分享到:

上一篇:闲谈高考舞弊

下一篇:江西省2007年高考语文试卷第21题